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没有升学的大多数,学校给了他们什么?

www.jyb.cn 2015年06月1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前两天和一位同行交流,谈到2015届高三毕业生的状况,并预计今年高考会有怎样的收获。眼前,学校教育教学没有质的改变,想在高考成绩中有所突破,很难。

  2014年,全县高考达二本线的人数刚好突破1000人,而在两所省示范中学中,我们学校属于二批招生。这一届学生在当年的中考招生中,全县前1000名中只招录了21人。正常情况下,二本达线能突破25%,也就是960*25%=240人,那就算是丰收了。

  其实,我关注和思考的并不是具体的达线率和人数,而是教师和学生们的辛劳付出是不是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两年前,我供职于另外一所省示范学校,那是中考第一批录取的学校。做班主任时,一个不足60人的班级,如果高考二本达线人数不足40人,就属于高考失误。更何况还有重点班,一个班绝大多数学生都能上一本院校。那时候,我觉得按应试教育的标准,算是有收获的。

  可是现在呢?眼前的这所学校,高三年级18个班,其中还有两个理科重点班和一个文科重点班。在高考中,这三个重点班二本以上达线人数差不多在120人,剩下的15个班,每个班在高考中能考取10人,就已经是非常出色的成绩了。但要知道,我所带的两个普通班学生也有100多人啊!如果仅以高考上二本线学生人数(几乎为个位数)作为我们师生三年的成绩,那该是多么荒诞!事实上,从校领导到教师,到学生,很多人都是这样认识的。

  教育“陪绑”现象十分严重,如果把高考当作教育的全部,那就意味着我们有超过75%的学生为少数学生陪考,这成本和代价也太高了。这段时间,我心里一直纠结的就是:除掉那些顺利进入大学读书的孩子,还有剩下的大多数学生,这两年中,我和我的同事们都给了他们什么?他们快乐吗?高中三年是不是他们人生中最美丽的青春记忆?“教育改变人生”的信念动摇了吗?他们一样要走进社会,一样要养儿育女,为人父母,他们又会怎样对自己的孩子,怎样谈教育呢?

  想起高二第一次月考,拿到学生成绩册的时候,我很痛心。全班56人,竟然没有500分以上的学生,数学及格的只有一人,普通班数学学科前40名人均分只在60分上下,要知道这可是150分的试卷啊!看到一个学生在自己的课本上写了一句话——“数学虐我千百遍,我待数学如初恋”,真不知说什么好。

  这样的成绩不是一次。

  我去找分管的老师,问能不能降低难度,可老师说,降低难度适应不了高考,更何况,学校喜欢联考,几所学校轮流命制试题,机械化作业方式,从命题、阅卷、评讲,步调高度统一。于是我们每次看到的就是这点分数,还以此相互比较,每个分数段多少人,条分缕析,细致入微,让每个教师和学生都看清自己所在的位次,这真残酷。

  其实,我们可以做得更人性化一点的。陶行知说:“培养教育人和种花木一样,首先要认识花木的特点,区别不同情况给以施肥、浇水和培养教育。这就叫‘因材施教’。”也就是根据“其材之高下与其所失而告之”。具体到每个学科,可以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降低难度,考查更具有针对性,这样不仅提高了效率,也提高了成绩,让学生从中找回自信,真正学会起步走。这应该是每个教育工作者都应该知道的道理,可为什么一到教学实际中,就把这些教育的基本原则都抛弃了呢?

  我的母亲说,南瓜长得快。我和女儿蹲坐在藤蔓前,怎么也不见它生长,可是一夜过来,我们总发现,它长了一大拃。其实学生也一样,总觉得他们智商欠缺,学得吃力,进步得慢,可等他们真正起步了,有了自由的时间与空间,怎么会没有长进呢。苏霍姆林斯基说:“没有任何才能的人是不存在的,事实上,每一个人能做的,比他现在做的和相信自己能够做的要多得多。”

  只是,我们都太急了,导致我们做得不够好,想起这,我很愧疚。(吴贤友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