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为什么要批评高考作文

www.jyb.cn 2015年06月1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看完“批评”之后,想必持不同意见的各方,都会心平气和一些,也就可以比较客观理性地一起谈谈作文题了。

  关于作文题,质疑商榷中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有二:

  其一,作文题无所谓好坏,不过是给个由头,关键还是看考生怎么写。

  其二,假如出成类似法国、美国或者台湾那样的作文题,别说学生,让你们中学语文老师去写,你们能写什么?

  看来,关于作文题好坏的问题,很值得继续深入讨论。

  高考是选拔性考试,作文在语文试卷中占很大比重。然而,从这些高考作文题中,却无法对选拔什么样的人才得出明晰的结论。它不像美国、法国的“作文题”那样,题目直截了当,视域开阔,重视思辨能力,而是经常搜集一些名言集锦,编纂一些新材料,让考生去审题立意。

  再者,高考作文太过文艺,设定的评分标准也过于重视文学性。面向全体考生的作文题,旨在选拔文学创作之才,明显是不应该的,特殊人才选拔,更适合院系的自主招生。然而,即使对于文学的态度,高考作文题也是暧昧不明的,在文体上,不限制小说,有时限制戏剧,基本都限制诗歌。

  既然是为高等学府选拔人才,想必应该是不拘一格。

  逻辑思维强,能思善辩者,做严谨之论文,能破能立,理据分明,宜也;洞察人生者,于一草一木中可以发现美,从身边人事上能够体验爱,描摹人生百态,寄寓独特之思,亦宜也;那么,具备创造才能者,编剧写诗,用纯文学的方式,展示自己的思想见识,不亦宜乎?机会理应均等,不该对有特别才能的孩子设障。如果设限是因为批卷的难度——诗歌和戏剧,毕竟不是人人皆可评价(甚至读懂),那么,应该设法解决这个问题,比如,在评卷人中增加一些诗人剧作家,以专门批阅此类高考作文,而不是因噎废食,干脆不许孩子们编剧写诗。

  于是,不得不问:高考作文的命题与批阅标准是怎么制定的?

  在高中教师群体中,每年都会有这样的消息流传:今年是某大学的某教授命题,他不喜欢故事型作文题,今后要多练习名言类题目;某教授今年是作文评卷组长,她最喜欢记叙文,她认为中学生根本不会写议论文,要教学生好好练记叙文;某特级教师主持命题,他最喜欢出关系型的题目;某文学教授批卷,她最喜欢一个事例文中多角度剖析……

  到底是规则说了算,还是个人说了算?决定万千考生命运的命题与批阅,如若系于某一人的喜好上,不是很荒唐可悲吗?

  不得不说,高考作文题的命制、批阅与中小学的作文教学,已经陷入了“囚徒困境”。(这只是一个比喻,所以,无须插播亚当?斯密“理性经济人”的观点与约翰·纳什的“纳什均衡”等经济学常识。)双方互不信任,非但不换位思考,反而互相敌对。

  高中教师千方百计猜度上意,上面的专家则想方设法攻其不备出其不意。结果,高考题目一出来,师生各种吐槽悲叹。成绩还未出来,关于几十秒批一篇作文的愤愤不平的言论,已经铺天盖地。

  大学教授指摘中小学老师不会教书、误人子弟,中小学老师抨击大学教授眼高于顶、恣意妄为。而学生,一进考场,就发现之前备考复习的全都没有用。

  如何走出这个以防备、猜忌、指责、背叛为形态的“囚徒困境”?

  怎样才能建立一个以合作、交流、换位思考为模式的双赢局面?

  作为执教22年,体验了河北和江苏两种结构不同的语文试题的高中语文教师,我以为,解决问题的权力的确不在教师手里。

  在高考这个链条里,教师的地位比考生还要低,处在最底层。一些可以在高考中取胜的教师,也不过是身经百战,获得了戴着镣铐跳舞的能力罢了。好比双方交战,人家在暗处,而你在明处,防备尚且首尾难顾,哪里还有什么还手之力?

  改善双方关系的决定权,的的确确掌握在上层。

  而居于上层的专家学者们,恕我直言,回顾这60多年来我国高考作文命题的历史,我不得不遗憾地说,真的没有一点改观。命题者的思路一直被局限在死胡同里,非但摆脱不了“四气”(市侩气、脂粉气、才子气、文人气),也落伍于中小学的实际教学,落伍于新世纪学生的智识。

  为什么每年作文题出来,你们都会被批评,甚至被嘲弄,被遍拉出来与港台日本美国法国乃至于民国时期的作文题相比较?因为时代在前进,而命题者却故步自封,一直在绕圈子,始终没有在作文命题上开启新气象。

  2002年,“心灵的选择”,那个改编自一篇散文的小故事,写登山者按摩抢救“冻僵的人”,被质疑违反医学常识。可是,这并没有阻挡命题人们改写小故事的热情。2013年,山洞里色彩斑斓的蝴蝶;2015年,显微镜下没有色彩的蝴蝶。这两只蝴蝶,难不成是庄周幻化而来,告诉我们“彼亦一是非,此亦一是非”?

  别说我冤枉诸位,一起来细看这些年的作文命题吧:

  1953年,作文题是写一个你所熟悉的革命干部。

  2015年,北京卷作文题是假如我与心中的英雄生活一天。

  1954年,我的报考志愿是怎样决定的。

  1989年,给某重点中学读高三的苦恼于志愿到底该怎么选的同学写一封信。

  1988年,以《习惯》为题写文章,诗歌除外,文体不限。

  1994年,以《尝试》为题写记叙文。

  2008年,江苏卷以《好奇心》为题写文章,诗歌除外,文体不限。

  2010年,全国卷以《路径》为题写文章,诗歌除外,文体不限。

  2001年全国卷:

  有一个年轻人跋涉在漫长的人生路上,到了一个渡口的时候,他已经拥有了“健康”“美貌”“诚信”“机敏”“才学”“金钱”“荣誉”七个背囊。渡船开出时风平浪静,说不清过了多久,风起浪涌,小船上下颠簸,险象环生。艄公说:“船小负载重,客官须丢弃一个背囊方可安度难关。”看年轻人哪一个都不舍得丢,艄公又说:“有弃有取,有失有得。”年轻人思索了一会儿,把“诚信”抛进了水里。

  寓言中“诚信”被抛弃了,它引发你想些什么呢?请以“诚信”为话题写一篇文章,可以写你的经历、体验、感受、看法和信念,也可以编写故事、寓言,等等。所写内容必须在“诚信”的范围之内。立意自定,文体自选,题目自拟,不少于800字。

  2008年北京卷:

  课堂上,老师说:“今天我们来做个小实验。”随后,他拿出一个装满石块的玻璃广口瓶,放在讲台上,问道:“瓶子满了吗?”所有学生答:“满了!”“真的?”老师从桌下拿出一小桶沙子,慢慢倒进去,填满石块的间隙,“满了吗?”学生们若有所思。老师又拿来一壶水倒了进去,直到水面与瓶口持平。“这个实验说明了什么?”老师问道。课堂活跃起来。

  一个学生说:“很多事情看起来到达了极限,实际上还存在很大空间。”

  一个学生说:“顺序很重要。先放这桶沙子,有此石块肯定就放不进去了。”

  一个学生说:“对,得先放石块。有些分量重的东西就得优先安排。”

  一个学生说:“也不一定,先沙子和水就一定不行么?”

  ……

  请就以上材料,展开联想,自定角度,写一篇文章。题目自拟,文体自选(除诗歌外),不少于800字。

  2015年四川卷:

  一次班会课上,同学们围绕“学会做人,我看老实与聪明”展开讨论。

  甲:老实就是实诚、忠厚,聪明就是机制、敏锐。

  乙:老实和聪明可为一个人兼而有之。

  丙:老实是另一种聪明。聪明不一定是真聪明。

  自选角度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标题自定,文体自选,不得抄袭,不得套作,用规范汉字书写

  ……

  枚举数例,亦已足矣!所谓“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广大网友们年复一年地推荐那些古今中外的作文题,年复一年毫不留情地批评这些悖谬于常识,逻辑上不能自圆其说,粗糙幼稚的作文题,无奈,任尔东西南北风,“我题”岿然不动。

  坏作文题必然有坏影响。专家命题时思维僵化、窄化、二元对立,直接导致评卷组在评卷时狭隘地设定审题立意的范畴。比如,作文题是批评黑暗与讴歌光明的对比,评卷时就极易把最佳立意(或说核心立意)确立为对二者分别旗帜鲜明地拥护或反对,而倘若有孩子的观点是:批评黑暗也好,讴歌光明也罢,都是个人选择,自由的社会应该允许其各自存在,而不是非此即彼。那就有可能被判为观点模糊不清,态度暧昧不明……

  较为深远的影响,便是对教与学的坏导向。

  为了适应高考作文特点,僵化保守,猜度上意,投机取巧,必然成为教师教学中的首选。比如,让学生熟背汪曾祺、林清玄、王开岭、余秋雨、筱敏、祝勇、曹林等人的文章,考场上遇到合适的题目,即可打组合拳,套作上去,夺取高分。假如江苏省的一个老师是这么做的,那么他的学生肯定会发现,写今年的“智慧”作文易如反掌。其做法,也将因为高考成绩的突出而被奉为法宝。

  至于学生,在十几年如一日的格式套作、模仿抄袭、练审题、练立意、练点题、背诵名言警句等的所谓作文训练中误入歧途,还奢谈什么自我、风格、灵性、才华?怎么会有创造力?即便一些孩子侥幸得到了保护,面对高考作文题,又怎么有勇气创新?十年寒窗,他们赌不起。

  当年,陈丹青批评大学,叹息“一格一格都是格”,审视高考作文,题目中的僵化幼稚,评分标准里的“健康向上”,那不是格,是枷锁。扛着这重重枷锁,孩子们尚未年轻便已老去。即便能培育出鉴赏力,也发展不出创造力;知道什么是好的,自己并无能力做出好的东西;脑袋里堆满了别人的创意,却没有自己。

  其实,无论是命题者还是评卷人都是读书人。读书人,自古以来,就是有情怀、有理想的,是愿以一颗温柔心来款待这个世界的。

  那些专家学者在命题时也是煞费苦心,想出几道流芳百世的题目,让有才华的学子鱼跃龙门。可是,理想不能与现实接壤,便是水月镜花,只能用来贩卖良知,玩弄文字游戏。古人云,术业有专攻,对于植物学、经济学、医学、法学乃至于数学知识,一个研究文学的教授所了解的很有可能并不比一个高中生多。在探求真理、严谨治学、健全制度的道路上,“闻道”还是应该“有先后”的吧?

  作为知识分子的读书人,应该勇于将情怀变成现实规则,把理想栽种到现实的土壤里。

  解放一代孩子的思想,激发一个国家的创造力,推动社会价值观的改造,健硕一个民族的精神骨骼,请自高考作文始!(史金霞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