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凭什么把高考作文中的网络热词一棍子打死?

www.jyb.cn 2015年06月13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今年,河南和广东两省教育部门明确禁止学生在7日开始的高考中使用“网络用语”。对此,中青在线发表评论《高考禁用网络语言:真登不上台面吗》认为,高考可以对网络语设限,但不宜划“红线”,一律予以杜绝。不少网络词语甚至进入了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凭什么要一棍子将它们打死呢?最科学、最人性化的做法是,提醒考生慎用生造、冷僻、不健康的网络语言,否则后果自负。

  河南教育部门的有关具体规定是:除外语(课程)科目外,笔试一律用现行规范汉语言文字答卷,学生答卷时不能用繁体字、甲骨文及网络语言答卷,否则肯定会影响成绩。广东省的规定是:考生使用现行规范汉语言文字答卷。根据教育部考务要求,用汉语文授课、学习的考生在高考时,除外语科外,笔试一律用现行规范汉语言文字答卷,考生切勿使用网络语言、繁体字、古文字等。

  从以上规定看,河南、广东两省实际上禁止考生在高考作文里使用网络语。而早在2011年,上海高考作文阅卷组禁止高考作文中使用网络词语的消息就曾引发讨论,有人反对,也有人赞成,两种声音都不乏论据的支持。如今,河南、广东两省教育部门高考答题禁用网络语言,无疑是不加区分地对待网络语。

  笔者想重点结合高考作文能否使用网络语言谈谈看法。为了理解方便,我们有必要要明确这样三个基本问题:一是为什么要禁止高考作文中使用网络词语;二是这样的禁止是否符合语言规范的法定要求;三是语言规范究竟是指什么。

  先说第一个问题。当年,上海语文高考阅卷中心组负责人、华东师大中文系教授周宏提醒:网络语言一旦进入高考作文,将会视为错别字扣分。网络词汇可以出现在生活中,但不允许出现在高考作文卷上,即使是“给力”、“神马”、“伤不起”、“有木有”等网络热词都会被当作错别字扣分,笑脸、哭脸等网络符号在阅卷老师手下也将“一视同仁”。其理由是:虽然考生在作文中运用一些网络语言,可以增强作文的生动性,但是,并非所有的阅卷教师都知道这些词汇,阅卷组也不可能对现有网络语言进行分类,规定哪些可用、哪些不可用。

  反对者的主要论据:一是把考生使用网络热词当作错别字扣分这种做法有些简单化,是不懂得语言演变的历史,难道《人民日报》使用的“给力”就是错别字?二是阅卷老师不知道某个词语是不是网络词汇,他该如何扣分?这是一个悖论;三是这种做法限制考生的思维,不利于高考作文的创新;四是现在很多中学生在写作文时都会很自然用到一些很生动的网络语言,是对生活的真实反映;五是高考作文不应该反对考生使用时尚的、活泼的语言来写作文,只要是内容切题,新颖,完全可以不拘一格,就是考生作文中偶尔夹杂外语单词也没必要太计较。《战争与和平》俄文中夹杂着法文,你能说它写得不好?六是禁止使用网络语言不具备可行性,因为网络语言至今没有明确的界定,缺乏操作标准。

  笔者认为,这些说法不是没有道理,但上海的做法还是欠妥当的,因为凡事要具体分析,具体看待,不能把考生在作文中使用的网络熟语“一棍子打死”。否则,就有些不公平(尽管扣满三分为止)。

  赞成者的主要论据:一是在国家语言标准委没有收录到《辞海》、《新华字典》等工具书前的网络词语都应算作是错字使用;二是高考中对待错别字要有刚性,否则就会因评判标准不统一造成对考生的不公平;三是网络语言变化太快,新词生成和湮灭的速度也很快,难以形成标准;四是不少网络词语只有网虫才明白,批卷老师不可能完全知晓,不知晓还怎么评判?五是一些学生没有学到规范的汉语,反倒热衷于在作文中使用网络熟语,如果不加限制,会对汉语言的规范化造成负面影响;六是考生严格遵守汉语言文字的使用规范并不会造成作文质量的降低。

  这些说法也有一定道理,其主张主要是从维护汉语言规范化的角度展开的,但是,如果连“给力”也算作错别字,显然没有道理。一个高考作文评卷老师如果连这个词语的含义都不明白,那就太不应该了。

  再说第二个问题。错别字,顾名思义是指错字和别字。从法定的角度说,不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字写字可以算为错别字。主要分两种情况:一种是无中生有,即在字的笔画、笔形或结构上写错了,似字非字,这称之为“错字”。如有人在“人”的一捺上加上三撇,这是毛泽东早就批评过的现象。有人把“染”字右上角的“九”写成了“丸” ,将“猴”字的右半部分写成了“候”,或者将“曳”字的右上角多写了一点,有人常常把“尴尬”的“尤”字旁写成“九”,这些都是错字。一种是张冠李戴,本该用某个字,却写成了另外一个字,这称之为“别字”。如把“应该”写成“因该”,把“戊戌政变”写成“戊戍政变”,把“按部就班”写成“按部就搬”,把“建议”写成“建意”,其中的“因”、“戍”、“搬”、“意”等都算别字。

  我们知道,汉语言使用中出现的字词是否属于错别字,是有法定标准可以判定的,例如,曾因一个别字被网友讥笑为“露了底裤”的故宫锦旗语“撼祖国强盛,卫京都泰安”,把“捍”写成“撼”,就是最好的例子。至于某大师把“致仕”(辞去官职)歪解为“获得官职”,那就不是写错别字的问题,而是理解错误的问题。

  有人对照规范汉字统计,发现常见的容易写成别字的汉字有一百多个,而高考中出现的常见别字有一千字之多,例如(括号中的是规范的汉字)爱带(戴)、白晰(皙)、爆(暴)乱、报筹(酬)、暴(爆)炸、坐(座)右铭、天然汽(气)、引伸(申)义、老实本份(分)、认罪服(伏)法、穷兵渎(黩)武、份(分)內之事,等等。

  由此不难理解,根据国家法律规定,错别字是有标准可以判定的。

  最后说说第三个问题。什么是语言规范问题?所谓语言规范问题也就是是否按照标准正确使用语言的问题,可以说这是与语言产生同步发生的问题。这需要从两个方面说。其一是说,我国民族母语的使用是有法定标准的,必须按照规范使用,而不能乱用。否则,就会造成语言使用的混乱。其二是说,语言是有生命的,是发展的,语言发展要依靠不同时代的新生词语和用法来发展,否则,语言就会僵化。这是由语言发展的内部矛盾决定的:新生的词语和用法是新生事物催生的结果,它折射着时代的生活新内容甚至生活社会的发展和进步,折射着生活之树常青这个基本的道理。

  按照吕叔湘与罗常培两位语言大师的论述,语言规范指的是某一语言在语音、词汇、语法各方面的标准,所以语言文字规范化的范畴实则涵盖了语音、词汇、语法和文字四个方面。因此,对照这四个方面看,河南、广东禁止高考答题(包括作文)使用网络词语的问题是属于汉语词汇规范方面的问题。

  两省禁止使用,是否有道理?对此,也要实事求是地看问题。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中收录了不少网络语。对这些网络语,我们应视为为现行规范汉语言文字,而不应把它们当作不规范汉语言文字。例如“给力”、“雷人”、“宅男”、“宅女”、“被代表”的“被”等词,就被收进了新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对这些网络词语,河南、广东教育部门显然无权禁止考生在答题时自主使用。然而并非所有的网络热词都被收进了词典,一些使用频率很高的网友自创词就被拒之门外。

  明确了以上三个方面的基本问题,我们由此可以得出这样的基本结论:其一,考生在高考作文中使用大家熟知的熟词诸如“给力”等是不应该算作错别字的,因为什么是错别字国家有标准,用了“给力”就算错别字,这本身是违反标准的,是不合法的;其二,考生如果在作文中使用只在一定交际范围内使用的网络词语或表情符号、“新人类语言”、火星文、穿越文、莫名其妙的符号等,也不能按照错别字处理,只能通过制定有别于错别字的标准来解决,以便批卷教师依据有关标准做出相应的扣分处理。

  总之,网络词语在高考答题(包括作文)中能用不能用,还需要法律作出规定。最有资格说话的,就是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而不是各省的教育管理部门,更不是哪一个人。就考生使用网络语的问题,要根据语言规范的内容,具体分析具体对待。(马得清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