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留守儿童之死”的悲剧何时不再重演

www.jyb.cn 2015年06月13日   来源:

  近日媒体报道称,贵州毕节4名儿童在家中疑似农药中毒,经抢救无效死亡,4名儿童为留守儿童,年龄最小的5岁,最大的13岁,父母均在外打工;亲属称,孩子们平时在家的唯一食物是玉米面。据笔者了解,这样的悲剧在毕节市并非首例:2012年11月贵州毕节5名男童被发现闷死在街头垃圾箱内,因家庭贫困,他们曾流浪多日未获救助。

  前者为吃饭而亡,后者为取暖而死,人间悲剧竟频频降临在留守儿童身上,让人沉闷和心痛。

  毕节四兄妹的死亡,再次将该如何保护农村留守儿童合法权益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我们都知道,农村留守儿童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不均衡、城乡二元体制结构下出现的一群特殊儿童,这个群体的统计数据让人触目惊心:我国留守儿童的人数约为5800万,其中14岁以下留守儿童超过4000万,绝大部分留守儿童生活在经济贫困、地处偏远的农村地区。这组数据也让人心生疑问:“我国20年来出台了一系列保护儿童尤其农村留守儿童生存权、发展权的司法制度,但为何今天我国农村留守儿童悲剧事件却频频发生呢?毕节四兄妹之死,究竟谁之过?”

  对于毕节四留守儿童中毒身亡责任归属问题,网友各执一词,有很多网友将责任推到其父母身上,认为父母只顾异地打工没有尽到监护人的责任。从表面看,毕节四兄妹之死,作为监护人的父母理应承担一定的责任:父母均在外地打工,四个孩子在生活上得不到基本的保障,在心理上更无法得到及时的安抚,致使其成长和发展处于极其不利的境地,连最基本的生存权都无法保证。

  然而,我们又不难理解,亲生父母又何尝不想让四兄妹享有一个幸福的童年,实现自身的健康成长和发展呢?另据媒体报道,毕节四兄妹的父亲外地打工,母亲3年前“被人拐跑”,爷爷奶奶已去世,外公外婆年迈无法照顾四兄妹。四兄妹无人抚养、照顾的事实又暴露了监护人缺失的问题,而在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早有对完善留守儿童委托监护制度的规定。显然,将悲剧的责任“一股脑”推到这个破碎的家庭上,无疑会让这个原本苦难的家庭“雪上加霜”。

  不难发现,我国在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存权、发展权和特殊状态下的权利保护方面存在诸多问题,保障农村留守儿童的合法权益在当前显得尤为重要和迫切。笔者认为,应在坚持农村儿童利益优先的原则之上,从立法、行政、司法入手,构建完善的权益保障机制,为保护农村留守儿童的生存权和发展权“保驾护航” 。一是应从监护资格、监护职责、监护程序等方面进一步完善农民工子女的委托监护制度,使留守儿童在父母外出期间,在安全、健康和教育方面获得充分保障;二是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创建农村留守儿童托管机构,如建立“假日学校”,或者政府引导和鼓励社会力量介入农村留守儿童心理救援体系,弥补留守儿童在生活、教育,尤其是亲情方面的缺失;三是构建和实施农村贫困儿童的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让农村留守儿童拥有基本的生活保障,避免因缺乏生活费而导致辍学在家;四是建立国家扶助机制,逐步改革户籍制度,放开户籍限制,实现地区城乡间经济、社会、教育等方面的均衡发展。

  但现实的问题告诉我们,文本权利只是一个美好的梦,将梦变成现实,需要执行力度的保障。因此,需要进一步增强现有政策法规的可操作性,并加强对政策法规执行过程的监督,使有关农村留守儿童权利的法律规定落到实处,避免农村留守儿童再次出现类似悲剧。(翟良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