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监护责任不落实,再多举措也难有效救助留守儿童

www.jyb.cn 2015年06月16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近日,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4名留守儿童集体服农药自杀事件引发了轩然大波,李克强总理也专门对此做出重要批示,要求对不作为、假落实的要严厉整改问责,悲剧不能一再发生。

  记得在2012年11月,毕节曾发生过一次震惊全国的事件:5名儿童在下着冷雨的夜晚,躲进垃圾箱生火取暖,结果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没想到,相隔不到三年,在同一个地方竟然发生了更令人震惊的留守儿童集体自杀事件,不由得令人愤慨:这样的悲剧何以一再发生? 然而,随着家庭关系、家庭教育等深层次问题在媒体跟踪报道中展现,公众渐渐认识到,这不仅仅是一个留守儿童的监管问题,也是一种社会难以承受之重,仅仅靠问责当地政府、学校及相关人员恐怕不能解决问题。

  4个孩子所处的特殊家庭环境是导致这起悲剧的主要原因:夫妻不和,经常当着孩子的面吵闹打架,妻子曾被丈夫打伤住院;长子张启刚曾被父亲责打手臂脱臼,耳朵被扯伤留有疤痕,被打后还曾离家出走多日,甚至跑去跳河,母亲也有多次“狠打”孩子经历;3年前,孩子的母亲离开了这个家庭,父亲张方其时常外出打工,家庭日常事务主要由长子承担;孩子的爷爷奶奶早就去世,姥姥和姥爷虽然就在这个村子,但是几乎从不来看孩子……

  从这些简单描述可以看出,这个家庭存在家教粗暴失当、家庭关系紧张和亲情冷漠等问题。别的不说,仅就孩子出事后竟然很长一段时间无法联系上父母而言,便让人匪夷所思。姥姥和姥爷就在同一个村子里,是无法通知女儿还是女儿一时不愿露面呢?作为孩子第一监护人的父亲,按理说会给孩子和亲邻留下有效的应急联络号码,为何拨了上百次电话也未能联系上呢?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不管处于怎样的情况,如此不闻不问、任孩子自生自灭都是令人无法理解的。

  可以负责任地说,即便没成为留守儿童,生活在这样的家庭里也很难有什么幸福可言,也不排除选择极端道路的可能性。关于这一点,警方披露的大儿子张启刚留下的遗书也有所印证:“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知道你们对我的好,但是我该走了。我曾经发誓活不过15岁,死亡是我多年的梦想,今天清零了!”一个尚处于懵懂无知状态下的14岁少年,竟然视死亡为多年的梦想,发誓活不过15岁,这背后的辛酸无奈令人揪心。

  实事求是地说,面对这样的特殊家庭,一般性的社会救助帮扶真的很难起什么作用。2012年起,田坎乡将张方其和孩子中的老大纳入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对象,加上外出打工的父亲每月寄回的几百元钱,孩子的吃饭并不是问题,警方在现场搜索到的银行卡也有3500多元余额,但这并不足以改变兄妹四人孤苦无助、相依为命的现实。

  在5月8日四兄妹都没有到学校上课的异常行为发生之后,哥哥的班主任立马拨打了张方其的电话,但无法接通。家访无果之后,学校随即将情况上报并与相关部门一同开展寻找。家长联系不上,而邻居则确认孩子们就是在家不开门。一个月内,老师、校长和村乡干部去四兄妹家家访了11次,除了有一次最小的妹妹把紧锁着的大门打开了一个缝隙露过一次脸之外,均遭遇了“闭门羹”……

  当然,无论曾经做过多少工作,这都不能成为相关责任部门的推卸理由,如果工作能做得更细更实一些,或许真的能避免惨剧的发生。但是,反过来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在父母都联系不上又没有其他监护人的特殊情形下,要想把工作做得更到位,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强行破门而入?派遣一位教师或村乡干部抑或是请求某位亲邻长期住在四兄妹家中?即便真的落实了“一对一帮扶”,父母关爱的缺失恐怕依然还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也不见得就能完全避免惨剧的发生。事实上,近些年发生的多起留守儿童自杀事件并不缺乏长辈监护,最典型的莫过于2014年春节前夕安徽省望江县一位9岁留守儿童因母亲又一次不回家过年而上吊自杀的悲剧。

  或许,有人会说可以通过加强心理干预化解留守儿童的心结。事实上,这在当前也只是一种理想化的想法。抛开留守儿童所在乡村相对偏远,极度缺乏心理辅导老师不说,父母关爱的缺失在很多时候恐怕也不是心理辅导所能解决的。更何况,很多留守儿童还与张启刚一样面临着家教不当和家庭不睦等更为复杂的问题。

  诸多因素纠缠在一起的留守儿童之殇防不胜防,但是,承认不如人意的现状,并不意味着只能消极悲观地等待,更应以之作为鞭策激励的动力。事实上,留守儿童的命运已经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政府在尽力拓宽留守子女跟父母随迁到打工城市的途径,让他们在城里入学,早日和父母团聚;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实行人性化管理,创造条件让农民工“常回家看看”;爱心人士纷纷组织公益行动支持孩子们跟父母团聚……

  关爱留守儿童已经成为当下社会的焦点话题之一,而积极探寻留守儿童问题的破解之道正是社会文明进步的表现。愿我们勠力同心,共同为留守儿童撑起一方蓝天。(胡欣红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