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强制捐款一次次杀伤我们的爱心

www.jyb.cn 2015年06月16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又到了一年一度“慈心一日捐”的时候了。为此,学校专门召开紧急会议。在会上,校长郑重宣读了上级文件精神,明确了今年“慈心一日捐”的标准,高级职称每人200元,中级职称(含中级)以下每人100元。紧接着,明确了今年的捐款形式,个人自掏腰包。期限两天,每人必捐。

  说起“慈心一日捐”,不知起于何年何月,但也由来已久。

  忆往昔,一开始捐款是从工资中直接扣除的。那时候,虽说工资少得可怜,但只要说起是为比自己更可怜的人捐款,顿时有一种热血沸腾、当仁不让的英雄气概。别说从工资中扣,就是让自己取出工资来捐,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首当其冲

  后来,不知怎的,“慈心一日捐”不从工资中扣,改为从微薄的学校奖金中扣了。那时候,老师们除了每月半死不活的死工资外,每个学期末还能从学校领到一些微不足道的“福利”,美其名曰“奖金”。每个老师的“奖金”根据平时考试成绩加量化,或多或少,多则七八百,少则三四百,“奖金”虽不多,但每个老师多少都各有一份,足够用作略表“慈心”之用。

  再后来,确切地说,是从去年开始,在学校确定捐款标准之后,改由自掏腰包了。因为这几年,反腐倡廉之风盛行,上级部门三令五申,一律不准发“奖金”。老师的“奖金”虽说只有三五百,且还是每半年才领一次,按照上级要求,亦在违规之列。领导自然乐意借上级之东风,一则节约学校有限的资金,二则避免操作不当,引火烧身,挨批是小,丢乌纱帽是大。如此斩草除根,何乐而不为?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天真如我者还会毫不保留地献出自己的一片“慈心”。

  然而,这几年来,随着岁月的陡增,年事的更迭,年过不惑的我耳濡目染了一些人、一些事,尤其是郭美美红十字会事件曝光后,我一下子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说实话,我愿意献爱心,但我不愿意自己献出的爱心被肆意地亵渎与践踏,更不愿意自己的爱心被强制捐款所绑架。

  所谓捐款、献爱心,顾名思义应该是以自愿为前提的,什么时候捐、捐多少、捐给谁,应该由捐款人说了算,知晓自己捐款的去向是捐款人理应享有的权利。离开了这个前提的捐款,都不能称其为捐款,同掠夺并无二样。

  我愿意献出自己的一份爱心、尽自己微薄之力来帮助那些比自己生活更困难的人。然而,我却不愿意这样糊里糊涂地被“强捐”,宁愿别人骂我“吝啬”都没有关系,只因为我不愿意自己的爱心一次次被伤得鲜血淋淋。

  “慈心一日捐”是多么美好的字眼,容不得一丝一毫的玷污。捐款就是“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而我们目前习惯了的“强捐”,不是对爱心的“绑架”又是什么呢?(孙中平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