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再大的利益需求也不是我们教孩子撒谎的理由

www.jyb.cn 2015年06月2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老师说明天有人来听课,大家发言可以不用举手,站起来回答问题即可。大家要争先恐后,别怕答错,也别怕几个人同时站起,那才显示出咱班同学的学习积极性和主动性呢。” 王旭明日前在微博上实名发起有奖征集:“您可能有孩子上幼儿园、小学、中学和大学,请把您的孩子在受教期间,老师让孩子说的假话和做的假事写下来,告诉我们,启迪大家。”该征集引发了网民的巨大反响。

  教孩子说假话,其实不仅仅是教师在这样做, 我随便列举一些例子。

  某地搞“普九”验收。验收前的一个暑假,当地有关部门下令,中小学校教师一律不准放假,专门准备“验收”的各种材料。那正是孩子挤爆学校的人口高峰期,中小学的班额动不动就超过百人。但按“规定”,小学班额不得超过40人,初中班额不得超过50人,“材料”就得按这个标准做,学生数还要和当地户籍上的相关年龄段的人口总数相吻合,姓名也要能一一对上号。

  于是,各学校就在表册上“解决”大班额问题和学生辍学问题。一所有1000名学生10个教学班的学校,硬要在表册上做出20个教学班,每班都要有具体的花名册,要有班主任和任课教师,要有考试成绩,成绩还要有“渐进性”……这样的材料要做10多年,小学和初中的材料还要能“无缝对接”,那可真是一个浩大的“系统工程”啊!教师们全员参与还是人手不够,于是,学校将正休暑假的学生也叫来参加到“做材料”的工作中。

  上级部门下的死命令是,材料必须要过关,谁出了问题谁负责。开学了,“验收”临近了,有关部门又下发了“培训材料”,要求按“材料”内容“培训”教师和学生,必须牢记各种问题的“标准答案”。即使如此,教室里七八十人甚至上百人的班额仍是个“硬伤”,于是验收团来临之前,每班按分数名次留下合乎规定班额的人数,其他学生临时放假,等验收完了再返回学校上课。

  再如,某地搞农民扫盲验收。相关部门将任务分配到学校,学校便将任务分解给学生,让小学生们替农民完成扫盲的作业和试卷。每个学生完成了十多本作业、几十份试卷,领导来一检查,说太新了,不像农民做的,更不像慢慢积累起来的。怎么办?还是领导有办法,他们教给学校和老师,让他们安排学生拿了作业和试卷到土院子里去蹭,好在农村学校有的是土院子,但那么多作业,要翻着页去蹭,只“蹭土”这一项工作就让小学生们干了好几天。好在验收的人只是翻看这些作业和试卷,并按户籍册核对村民姓名,而不是按姓名找到真人考一下他(她)是不是真的会写字。

  上面两项“验收”一“过关”,当地便宣布本地已经完成了“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两项“艰巨的”任务。

  又如,某地搞“素质教育”验收。学校召集教师开会,给每个教师“分”了一种“特长”,和一张学生名单,学生名单便是某“兴趣小组”,拿到名单的教师便是“指导教师”。学校又给每个学生发了一份表册,让他们在表册上填上“分”给他(她)的爱好、活动的内容、取得的成绩,再让“指导教师”写上自己的评语、署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学校将表册收起来,分门别类装在档案盒里,并装进标有“素质教育”标签的档案柜里。好在,验收的人只是钻进档案室,打开档案柜,拿出档案盒,翻看档案材料,而不是走进班级,让学生展示一下他们的才艺和特长。

  用不着再多举例子了。教孩子说假话,小的方面,是教师利益的需要,但更多的时候,是学校利益的需要,甚至是官员政绩工程的需要。孩子看着我们说假话、帮助我们说假话,有时候我们还煞有介事地“培训”他们说假话,这让他们自小就对“诚信”、对做人的准则发生了根本性的怀疑,这对他们人格形成的严重影响,是我们终生都无法救赎的。(李兴旺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