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基层学校需要什么样的教育专家

www.jyb.cn 2015年06月2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近日,在全市基础教育教学改革现场会上,听了一位京城知名教授的讲座。会前,朋友介绍说,该专家称得上“真正的大家”,再看其琳琅满目的教授名衔以及数百场的专家报告,不由对这位年逾古稀的知名教授肃然起敬,怀着一颗虔诚的心去聆听专家讲座。

  该专家真的出语不凡。一开场,便大批中国的教育,痛斥中国教育是非人的教育。讲了几分钟,专家主动走下讲台,走到听众中间,提出“教师是干什么的?”问题,让大家回答。立即,有一位年轻的语文老师提出语文教师要传授语文知识,提高学生的语文能力,提升学生的生命精神。该教授立即追问“什么是生命精神?”该教师的回答没有让专家满意,立即招来一顿斥责:不要拿套话回答,教师不会学习,如何教会学生学习?随后,又出现了关于“知识”、“教育本真”等问题。问题不同,但形式如出一辙,就是该专家抓住问题连续诘问,并要求举例说明。只要回答不满意,就是一通斥责。及至后来,该专家满场转着找人回答,却再无人应答。问题的正确答案到底是什么呢?该专家最后说:“我也不知道。”自己都解释不清,反而斥责别人,说别人不会学习。这专家任性得有点奇葩了吧。

  学术争鸣是正常的,真理愈辩愈明。真正的专家学者德才双馨,更善于虚心听取别人的观点,包容别人的错误和不足。该专家口口声声说师生要平等,自己却时时以“权威”自居,动辙以专家的口吻爆粗,试问:作为长者的宽厚之德哪里去了?作为专家学者的儒雅之风何在?人常说,心中有鲜花,满眼是春色;内心有肮脏,满口是污秽。一个只盯着别人的缺点,借挑别人的毛病以抬高自己的人,会得到别人的尊重吗?

  无独有偶。有位全国知名的教育专家应邀到某地作报告,仅因该地教育行政部门领导未到场作陪,便大光其火:“这么重要的报告,你们局长居然不参加,有什么事比听报告更重要?”看到与会教师中有人带着小孩,更是火上加火,“听报告带着小孩,是听报告,还是看小孩?”与会者终于领会到有些教育专家绝非传说的那样心静如水、闻过而喜。

  更为可笑的是,年逾古稀的知名专家作完报告后,给与会者留了几个问题:学与教哪个是本?知识与能力哪个重要?理论与实践哪个重要?问题与答案哪个更重要?真的是让人匪夷所思。了解现代教育理论的人都知道,教是为学服务的,学是教之本。2011年秋教育部修订后的义务教育新课标一个重要变化就是:“能力为重,知行结合。”课程标准是国家教育意志的体现,是教师实施教学的基本依据,符合课程标准的教学才是真正有效的教学。一个连课程标准都不懂的人居然进课堂听课,对基层教师的教学评头论足,指手划脚。任性的专家提出如此小儿科的问题也就见怪不怪了。

  诚然,中国教育问题多多,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但真正的教育是干出来的,不是写出来的,更不是骂出来的。对基层指手划脚的专家们为什么不能拿出一块实验田来,做出真教育的样本?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曾说:“真正的教育家,应该诞生在教育的田野,诞生在校园里,诞生在课堂上……我们迫切需要的是千千万万个校长教育家、教师教育家,只有他们才可能真正改变中国的教育面貌!”说白了,就是光说不练是假把式。

  时代在发展,教育在改革。中国教育几千年的发展过程就是改革创新的过程,否则,兴盛千年的科举制何以被废止?浩浩世界,滚滚洪流,决不会因为蝼蚁之声而逆转。面对变革的世界,耐不得寂寞而夜郎自大,无异于螳臂挡车,只会贻人笑柄。(许兴亮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