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教育人须铭记:不教作假!

www.jyb.cn 2015年06月2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陶行知先生曾谆谆告诫我们:“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然而,最容不得弄虚作假的教育竟然也假象丛生,令人感慨唏嘘,无言以对。

  近日,王旭明先生又发出了“别逼着孩子说假话”的呼吁。他在微博上实名发起有奖征集:“您可能有孩子上幼儿园、小学、中学和大学,请把您的孩子在受教期间,老师让孩子说的假话和做的假事写下来,告诉我们,启迪大家。”这种带点娱乐性的征集引起很大反响,不少网友讲述了自己小时候在语文课上被“教”说假话的例子。王旭明先生认为“假公开课、假教学经验、假考试题目、假教学成果、假教育家等,在语文教育中尤甚。”

  实事求是地说,弄虚作假并不局限于“假语文”,而是一个带有一定普遍性的现象。今年3月2日《中国青年报》上刊载的《我是怎么劝小学生作假的》一文,深刻揭露了教师劝导孩子在迎检问卷中弄虚作假的情形。事实上,许多学校都在迎检中出于无奈而上下其手,甚至在材料作假无法应对的情况下,创造性地想出一些“奇葩”点子。据中国网报道,1月13日,广东省督导组现场检查验收潮州湘桥区“教育强区”工作,因验收标准里有一条“每班学生人数不能超过50名”的硬性指标,部分人数严重超标的小学便“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组织班内学号50以后的学生外出看电影;有的组织超编小学生在风雨交加的寒冷冬日冒雨参观当地知名文化景区牌坊街,以致数百名小学生在牌坊街上冒雨“散步”。面对家长和市民的质疑,教育局相关官员还解释说属于正常“社会实践活动”,与“教育强区”验收检查同一天纯属“巧合”。

  令人担忧的是,教育弄虚作假并非仅限于被动迎检,很多时候还有主动造假的情况:幼儿教师惩罚责骂孩子之后担心家长知道,便要求孩子不准告诉父母,否则就不是好孩子;中学为了规避不准补课的规定而要求学生递交“自愿补课申请书”;大学里不时传出学术造假、教授剽窃学生科研成果之类的消息…… 

  更为可怕的是,连传知解惑的课堂本身也假象丛生。长期为人诟病的公开课作秀已经不是秘密,王旭明先生所引用的朋友孩子大宝讲的学校新鲜事便是典型:“老师说明天有人来听课,大家发言可以不用举手,站起来回答问题即可。大家要争先恐后,别怕答错,也别怕几个人同时站起,那才显示出咱班同学的学习积极性和主动性呢。”甚至还有教师反复操练,精确到每一个孩子何时站起来以及讲哪几句话的地步!

  不仅是公开课,常态课也同样存在严重的弄虚作假现象,王旭明先生曾以一位年轻女老师讲丰子恺先生的《白鹅》为例,范读了一段课文之后不仅让学生给自己鼓掌,还追问学生老师读得怎么样。学生懂事地高度评价老师用讲故事的方式读得特别好,老师竟然不无得意地借机告诉孩子们读书时要像讲故事一样。其实只是声音提高了八度而已,根本没有讲故事的感觉。讲课结尾,这位老师还整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弦外之音:丰子恺先生称鹅是鹅老爷,明明是觉得白鹅逗,好玩儿,老师却说 “老爷”这个称呼在旧社会是给土豪的,蕴含着什么弦外之音。

  如果说为了迎检而被动造假已属不该,那么为了一己一时之私利诱导学生作假更是罪不容恕。由于诸多因素限制,一时之间或许我们还很难避免迎检造假,但是坚守“教人求真”的底线,不主动造假实乃我辈义不容辞之职责。记得当年朱镕基总理曾为新成立的国家会计学院题词“不做假账”,教书育人更不容作假。我们应该时刻牢记并践行陶行知先生的那句谆谆告诫: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胡欣红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