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高校更名热潮为何招来非议?

www.jyb.cn 2015年06月2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有媒体报道,近6年来,我国共有472所大学更名,占高校总数的23%。虽然这些更名行为都是通过了正规审批,符合法定程序,但还是引发了公众的关切和疑虑。

  盘点那些更名的高校,可看出有5种类型——

  一是从学校更名为学院,基本上是从高职专科升为本科学校,如贵州商业高等专科学校变为贵州商学院;

  二是将学院更名为大学,如泸州医学院变为四川医科大学;

  三是独立学院和母体学校脱钩,变更校名,如华中农业大学楚天学院变为武汉设计工程学院;

  四是学校想摆脱某些传统行业形象,用文理、科技、经管等时髦词汇替代原来校名中的机械、纺织、化工、农林等字眼,如江西蓝天学院变更为江西科技学院;

  五是一些以地方名命名的高校,将校名升级为省级或区域名,如鸡西大学更名为黑龙江工业学院。

  高校更名成风,原因何在?

  首先,社会上普遍认为大学比学院强。高校出于包装形象、吸引生源等方面考虑,希望将校名变得更“高大上”。尤其对于一些弱势高校来说,变更校名,能使他们在对外交流中更有“底气”。

  其次,我国高校有不同的层次和行政级别,大学往往比学院,学院比学校高一等,这不仅仅是“虚名”,而且还有实际利益。通常情况下,学校更名是升格的表现,校领导的“官位”和待遇也会随之上升,而且在师资招聘、学科专业设置、学术研究等方面会获得更多的政策和资金支持。这是学校更名的强大动力。

  此外,高校更名还能获得地方政府的支持。南京晓庄学院教授袁宗金在接受光明日报采访时分析道,各地级市都希望当地大学级别越高越好,名字越响亮越好,因为高校一旦成为地方品牌,不仅有助于引进、留住人才,更能为主政者的政绩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北京日报曾刊发文章表示,只要经过审批,符合法定程序,而且在教学质量、管理上都取得了较大进步,高校更名是理所应当的事,有利于高校的发展,也能给学生发展带来益处。

  尽管如此,高校“更名潮”还是遭遇诸多质疑

  质疑一:高校更名是面子工程,是教育理念的走偏

  蒲公英评论作者向浩认为,在教育改革不断推向纵深的当下,作为高校,理当树立正确的教育理念,将教育改革宗旨熟稔于心。应清晰地认识到,改校名不等于成名校,内功没修炼好,再高大的外表也是假把式;高校拼的是实力,不是名字,就算改成“中国大学”,没有里子,没有实质和内涵,只能徒增笑柄罢了。这种功利化办学追求和不严谨的办学决策,应当及时纠正过来,否则,不仅会误导学生和家长,也会扰乱高等教育的正常秩序。

  蒲公英评论作者马得清在文章中提到,大学者,乃吸纳大学问者之所在也,非豢养追逐官僚行政级别待遇之酒囊饭袋者之所在也。有学问家在,则有大学在,有名大学在;有一流大学问家在,则有一流大学在。一所大学若拥有一批大师,何愁不“高大上”?何愁培养不出杰出人才?

  质疑二:国内高校热衷于更名,教育理念与国际脱轨

  东南网发表评论认为,很多高校更名是因为不自信,且没有实际意义。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是一所全球知名的高等学府。照眼下一些高校更名的“通行”做法,早就该改名为“麻省理工大学”或“麻省财经大学”了。可人家依然抱着原来的那块“金字招牌”不换,从学院名气到办学质量,丝毫不比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有任何的逊色,每年都吸引全球大批优秀学子前来求学。

  蒲公英评论作者马长军也有类似观点,他在文章中分析道,时不时有人喊跟国际接轨,搞教育时又有不少人把那“轨”抛到九霄云外了。

  质疑三:高校更名耗费钱财,不如搞科研资助大学生

  值得一提的是,校名更改之后,学校校牌、公章以及众多文件都要更改,造成大量人力财力浪费,也为觊觎教育经费者提供了可乘之机。

  马长军在文章中提到,那么多高校改名,成本有多大,难以算得清。可以拿来做多少项目的科研经费?或者,够资助多少贫困大学生?办教育办大学,还是不要玩花架子瞎折腾的好!

  质疑四:高校更名易丢掉累积声誉,定位不准不利于人才培养

  同时,还有人担心,一些学校舍弃原名,可能会丢掉累积多年的声誉,得不偿失。比如,四川大学在这方面就有教训。该校在合并另一所重点高校后,改名为“四川联合大学”。总以为更名后,学校的“实力将大大提高”,结果却适得其反。有调查数据显示,不少人以为这是一所新冒出来的民办高校,学校的生源质量因此受到不小影响。不得已,只得又重新改回“四川大学”的校名。

  更为重要的是,一些学校频繁更名,对学校定位和人才培养目标及模式认识不清,培养出来的毕业生既达不到本科院校的水准,技术技能也不如高职院校学生,可能会导致人才培养结构失衡。东南大学高等教育专家仲伟俊接受光明日报采访时建议,高校的层次类型不能盲目攀高,而要形成梯度,注重内涵,对接需求。

  结语 还得回到梅贻琦先生那名言:“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高校真正要追求的不是校名的“高大上”,而是教育质量和科研实力的“高大上”。大学如果能够吸纳众多大师,培养大批人才,还用担心“校名”不够响亮吗?(中国教育报刊社蒲公英评论出品,编辑田贵兴制作)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