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帮教“特殊学生”并非学校独家责任

www.jyb.cn 2015年06月24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近些年,师生对殴的报道接连不断,有老师希望能赋予自己体罚学生的权力;有老师认为,学校中确实存在一些“特殊学生”,老师对这些学生无能为力;有老师喜欢引用马卡连柯的语录:“合理地使用惩罚制度不仅是合法的,而且是必要的。”不过,马卡连柯还有一句话:“用殴打来教育孩子,不过和类人猿教养它的后代相类似。”因此,引用那句话来证明今天的教师可以适度体罚学生是不恰当的。

  教育不能没有惩戒,但教育一定不能有体罚,惩戒和体罚是不同的两个概念。惩戒需适度,过度也不好,譬如处罚抄10遍课文,这不是体罚,但这种惩戒也是过度的。

  马卡连柯确实在教养院里打过孩子,但这需要了解当时的时代背景。在他写的《教育诗》中有这样一段故事:刚成立不久的苏联有许多战争弃儿,马卡连柯奉命组建教养院,收留教养这些孩子。这些孩子是一群乌合之众,偷东西,打架斗殴,甚至戏弄女教师。一个冬天的早上,马卡连柯叫18岁的札陀罗夫去砍点柴供给厨房里用,得到的是挑衅式的答复:“你自己去砍吧,你们的人多得很!”马卡连柯被逼到绝望和疯狂的地步,又恼又恨,挥起手来对着札陀罗夫的脸就是一记耳光,这一记打得很重,他站不稳了,一下倒在炉子上。马卡连柯打了第二下后,又抓住他的衣领把他拉起来,打了第三下。这孩子已经吓得面无人色 ,双手哆嗦着一会儿把帽子戴上,一会儿脱掉,又一会儿戴上。要不是他哀求叫饶,马卡连柯还会打他。故事的最后是,札陀罗夫后来成了土库曼一个工地的工程师,而他的同伴也很有出息。

  今天学校里出现了一些 “特殊学生”,如何教育这些学生?众说纷纭,我认为,如果没有一个畅通的沟通渠道,这个问题一定就无解。

  许多“特殊学生”的问题出在家庭里,所以,学校首先要和家庭进行沟通。家长要履行教育孩子的责任,有效的家庭沟通能促进孩子的转变和进步。但如果家长和孩子也失去了沟通的可能,这个孩子也就不是学校或者家庭能够教育得了的。

  这种情况下,国外往往就会有一个社会组织介入,参与到对这样孩子的教育中来,这个组织通常由律师、教育学者、心理学者和社会学者组成,一起策划如何通过沟通实现有效的教育。先从学生问题的根源找起,然后对症进行沟通,必要的时候也有一些强制性手段。

  我看过一个报道,在瑞典有一个孩子沉溺于电脑游戏,学习很差,不愿意上学,父母也无可奈何。最后就由当地社区的专门小组介入,先了解情况,再进行沟通。工作小组的要求并不高:孩子必须走出电脑游戏,学习一门维持生活的技能,最终融入社会。

  这个要求与我们一些家长和老师的“恨铁不成钢”是截然不同的。所谓的“恨铁不成钢”,主要是大人把自己更高的目标强加给孩子,且标准往往是学习成绩。这对有逆反心理、压力大的孩子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结果是,因为教育无效,家庭与学校都会放弃一些孩子。有时候,一些教师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会采取体罚措施。这样做不仅难以有效,还会触犯法律。

  事实上,在学校教育之外,由其他组织或社会力量对“特殊学生”进行帮教、采取社会综合干预是一个有效的出路。比如,关工委、妇联、社会公益组织等都可以在这些方面有所作为,补学校教育之短。不然,这些“特殊学生”的教育始终是大问题。(刘古平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