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繁体字学不得?文化传承要避免非此即彼思维

www.jyb.cn 2015年06月25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湖北大学知行学院刘卫华老师规定学生用繁体字答卷可加分,这个做法值得称赞。当然,我们不能忽视这件事的背景——这位老师教的是中国古代文学。

  高校开设古代文化各分支的教学活动,都是为了传承、研究古代文化,并让古代文化在现代社会生活中发挥积极的作用。作为古代文化有机组成部分及其载体的繁体汉字,自然应该在学习内容之列。不过,自简化汉字以来,学习古代文化一直主张“写简认繁”,但这种“写简认繁”的策略也有一定的问题。一方面,只认不写,“认”的效果本身就值得怀疑;另一方面,不常写繁体字,偶尔需要写一写的时候也很容易出错,如,有名人题词把“影后”写成“影後”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更重要的,如果有一天没有人会写作为古代文化有机体之一的繁体字,古代文化典籍与教材的编写、出版等工作岂不就停滞了?这样,真正的古文化岂不也要失传了?

  简化汉字,减小了汉字书写难度,这在中国几千年的教育史上是一个里程碑式的变革,它对普及教育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但有些字的简化带来了新的问题。就如“后”和“後”,原本是不同的两个字,“后”指天子、诸侯及其妻子(王后、皇后),也指神祗(后土、后帝),“後”则是“前后”、“先后”等的“后”,现在简化字把两个字合成了一个字,虽然写起来容易,但字义的理解却变得复杂了,很容易望文生义地把“皇后”、“后土”的“后”当作“前後”的“後”来理解,至于“后帝”(天帝)和“後帝”(后代的帝王)都简化成了“后帝”,只看字形根本没法理解它的意思。 

  类似的情况,还有“云”和“雲”、“里”和“裏”,等等。而最让人啼笑皆非的是“發”和“髮”,这本来是字形、读音和字义都不相同的两个字,现在却简化成了一个“发”字,结果,它成了一个多音多义字,给普通话的学习带来了麻烦,一些地方的人总是把“头发”的“发”(髮)读成了“发展”的“发”(發)。而如果繁体字误写成“頭發”或“髮展”,那就更成笑话了。

  上面这些例子,说明不识繁体字、不写繁体字,就不能掌握和探究汉字之源、文化之源,因为繁体字是学习和研究中国古代文化的基本工具。因此,学习和研究写繁体字,不仅可以成为一种激励措施,而且应该成为一种学习常态。

  不过,随着“繁体字答卷可加分”的消息在网上传播,也出现了上纲上线、冷嘲热讽的批评声,下面是“凤凰教育”上的一段批评,很有代表性:“近几年出现少数人推崇繁体字,我感觉有些人是在没病装病。一部分人出于政治目的,凡是新中国出现的好的事物,都要尽情反对,从普通话到计划生育,再到简体字;一部分人是出于个人新奇,打着继承传统文化的晃子吸引眼球、标新立异罢了,真让他继承传统文化,说文言文、穿大袿、用毛笔写字、点蜡烛、用柴火做饭,不上网不看电视,整天弹弹古琴拉拉二胡,不出三天就会要说‘与时共进’了,毕竟传统文化不只是写繁体字,还得用毛笔写。对了,卫生纸也不是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中的纸是不能用来如厕的。不知这位老师可做到?”这段评论,首先是乱扣帽子,这位老师只是主张写繁体字有助于学习中国古代文学,怎么就成了“反对新中国出现的好的事物”了?其次,这种观点是绝对化的,非此即彼的二元思维,即写繁体字就只能“说文言文、穿大袿、用毛笔写字、点蜡烛、用柴火做饭”而不能“上网”、“看电视”,也就是说,要“新”的就不能有“旧”的,提倡“旧”的那就一定是反对“新”的,按这种荒谬的逻辑,还谈什么“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呢?这又给我们一个警示,在为“写繁体字学习中国古代文化”点赞的同时,还要警惕动辄上纲上线或者非此即彼的思维干扰。(李兴旺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