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禁绝校园“霸主”,教育须从个体研究做起

www.jyb.cn 2015年06月29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最近,师生冲突事件频见于新闻媒体,引发了关于“特殊学生”的讨论。这类学生在学校里是一方“霸主”,学生怕,老师不敢惹,就算是老师惹了,最终也只会吃“闷亏”。他们是家长心中的痛,教师心中的结。他们不仅破坏着校园的宁静,也带动一批“潜力股”迅速成长起来。

  校园“霸主”不绝,教师们寝食难安。于是,所有的讨论都围绕着如何管住这些“霸主”展开。综观所有的讨论,有的提议修改未成年人保护法,通过法律来实施惩戒,或者法律授权教师来实施惩戒;也有人以“没有惩戒的教育不是完整的教育”为惩戒寻找专业立足点;也有就惩戒的细节问题展开讨论的,如惩戒的原则、惩戒的度、惩戒的细分等,归结起来就两个字:惩戒。

  惩戒真的能让校园“霸主”绝迹么?正如战争是最高形式的政治一样,惩戒也是教育手段中的终极杀器。只要卷入了战争,就没有真正的赢家。教育学生时,教师动用惩戒手段,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谁都不是赢家,何况校园“霸主”形成的原因复杂多样,妄图一招平天下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

  校园“霸主”或准“霸主”虽是难啃的骨头,但祭出“终极杀器”惩戒来治理,实际上是一种简单化思维。这和“不听话,咱就打”是一个思维模式。它说明我们教育这类学生时的无力,也暴露出我们做教育研究的盲点,即个体教育的研究缺失。

  为什么个体教育研究会成为教育研究中的盲点?

  首先,我们总是谈要全向全体,却很少真正的静下心去面向个体。“为了一切学生,为了学生一切”、“为了每一位学生”,这些口号的本意是什么?是说我们要通过关注学生中的“每一个”,来达到关注“全体”学生的目的。即先有个体,后有全体。而实际上,我们的眼中只有全体,没有个体。我们常见到,课堂上,教师面对几十名学生,口若悬河,神采飞扬,然而在面对一个具体的“问题学生”时,却束手无策。这一现象在很多名师身上也屡见不鲜。正是因为我们认为全体包含了个体,面向全体也就面向了个体,所以个体教育的研究很少纳入我们的研究视线。即使是引起了注意,我们也会认为,“问题学生”只占全体的极小比率,不值得研究,还不如研究全体来得更实惠。

  其次,我们热衷研究大问题,而忽视小问题。

  教师们喜欢讨论像应试教育、素质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三结合教育、道德教育、新课程理念、高效课堂、创新能力等“高大上”的话题。由于这些话题内涵丰富,且带着浓厚的理论色彩,这对希望提高自己理论水平的教师来说,是极具诱惑力的。另外,不管是真懂,还是假懂,讨论这些“高大上”话题,可以很方便地构建起一个话语层级,将自己与不学习者、平庸者区别开来。相反,像如何让学生习得良好的行为习惯、卫生习惯、学习方法、学习态度、教师的语言、板书、评价用语等“矮穷锉”的问题根本提不起大家研究的兴趣。

  毫不夸张地讲,从个体还在母亲肚子里起,所经历的一切都有可能对他的成长造成影响。这就意味着我们在做个体研究时头绪特别多。另外,做个体研究,需要做追踪研究,有时要几年才能完成。可以说,个体教育研究难度大,还不容易出成绩。我们也看到过一些个体教育的成功案例,但这些方法不具有可移植性。传闻一位教师读了陶行知“四块糖”的故事后,就在班上一个犯错的学生身上尝试。四块糖吃完了,这位老师问,你有什么想法?学生回答说,糖真好吃,还想再吃一块。

  校园“霸主”不是一天成长起来的。如果我们对个体教育有着充分的研究,当他们出现发展为“霸主”的苗头时,就找到合适的方法,及时纠偏,何至于到今天“喊打喊杀”的地步。(赵世庭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