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期待更多大学对“官员博导”说不

www.jyb.cn 2015年06月29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6月23日,中国人民大学公布改革方案称,人大将严控包括官员、企业家在内在职博士生的录取比例,并缩减了包含省部级官员在内的兼职博导人数。(6月24日新京报)

  中国人民大学取消部分官员兼职博导身份引起了舆论关注,这是一种归位,而对大学和官员本身来说 ,也是一种解脱,免得被舆论指责和诟病。官员做博导早就让舆论不满,不仅仅是因为这是典型的权学媾和,而且在于这有大学自降身段、谄媚权力的嫌疑,也有官员利用权力进行“通吃”的陷阱。

  一个细节是,“有些人就是官很大,但学术委员会投票没过,因为没有著作和像样论文,只有讲话,所以我们就大幅减少了,这也是我们这次改革的重点之一。”简单的说就是“官员靠讲话当起了博导”,这多少有点笑话,但是是活生生的存在的。那么,在中国人民大学试图取消或者正在努力消除这种尴尬现象时,其他大学有没有这种“靠讲话做博导”的便宜事?如果有,能不能、敢不敢取消“官员博导”呢?在全国的高校中,有多少“讲话式”官员博导存在呢?

  “讲话式”官员博导也是一种折腾,是危害甚大、败坏学风和社会风气的陋习。这种折腾是通过权力的秘密运作,达到权学媾和的目的,看似各得其所,实则是两败俱伤,一方面败坏了官员的公信力,另一方面很可能导致学术腐败,制造不公。受到损伤的不只是大学的声誉,更是大学的精神。在权力“赢者通吃”的心态下,没有任何一方能成为胜者,最终买单者还是整个社会。

  名利交易是“讲话式”官员博导出现的诱因。当不少官员摇身一变就成了某某名牌大学的硕导、博导时,很难说没有大学自身投其所好的因素,至少可以证明大学没有正确处理功利和实用之间的关系。当下,功利主义、实用主义像一种病毒,肆意侵蚀着大学精神的堡垒,民众诟病非议似乎改变不了大学的趋利动机。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中国人民大学取消部分官员兼职博导身份的意义得以显现。

  近年来,社会发展变化迅猛,大学与社会之间联系日益密切,社会的价值观念特别是市场价值不断侵入大学校园,大学再也不能孤守一隅,象牙塔开始坍塌。官员和大学各取所需,不亦乐乎。大学要负载价值,守望社会精神文明,给人类以终极关怀。在社会商业价值甚嚣尘上之时,大学万万不可忘记自己的历史使命。英国著名高等教育学家阿什比曾说,任何大学都是遗传和环境的产物。大学的重要使命就是储存、传递和创造人类文明。大学的这一使命赋予了大学保守的文化品格。大学要创造新的人类文明就要为了真理而追求真理,因此它天然地反对功利,与社会即时的、功利的事物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大学与官员密切媾和时,是不是意味着大学已经模糊了自身神圣的使命,笔者不敢断言,但是这种行为侵蚀了大学精神,把大学的功利性暴露无遗,恐怕是毫无疑问的。

  大学不应被政治、经济、社会利益所左右,与世俗保持一定的距离是大学本意所在。一所大学要有一批安于寂寞的学者,而不是一大批官员来装点门面。美国教育家弗莱克斯说:大学不是一个温度计,对社会每一流行风尚都做出反应。期待更多的大学对“讲话式”官员博导说不。(朱四倍 作者系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