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倡导学习繁体字是“开倒车”吗?

www.jyb.cn 2015年06月29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近日,湖北大学知行学院一名老师提出“期末考试用繁体字答题可加分”, 经媒体报道后,引发热议。事实上,汉字繁简之争由来已久。就在今年政协会议分组讨论中,知名导演冯小刚呼吁恢复部分有文化含义的繁体字,一度引起舆论关注。有人认为,文字由繁至简是一种历史发展趋势,倡导学习繁体字是“开倒车”;也有人认为繁体字不仅是文化的载体,还是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只有学好繁体字才能更好地弘扬传统文化。

  湖北大学知行学院一名老师提出“期末考试用繁体字答题可加分”,理由是,这门课教授中国古代文学,文字是文化的载体,用繁体字可以更加贴近历史,了解作者创作作品时的思想情感。“虽然使用的教材也是繁体字,但是平时只是读和看,同学们并没有使用到繁体字。”她希望通过这项“加分政策”,可以激发同学们书写繁体字的动力,让同学们不仅认识还会书写。

  很多支持学习繁体字的人认为,繁体字隐藏着先民的文化密码,更符合造字法则,即象形、指事、形声、会意、转注、假借,简化后很可能表意不明晰,甚至会遗失某些寓意。冯小刚就曾举例说,“亲”的繁体是左边一个“亲”,右边一个“见”,组成了“親”;“愛”是在“爱”中加了一个“心”。这两字的含义是亲要相见,爱要有心。结果简化后变成了“亲不见,爱无心”。他在今年政协会议分组讨论中呼吁恢复部分有文化含义的繁体字。他还说:“能不能选择50个或更多有含义的繁体字,增加到小学的课本里,让小学生感受传统文化。”

  哪里有提倡,哪里就有质疑和批评。许多反对重学繁体字的人指出,文字由繁至简是一种历史发展趋势,便于交流,繁体字太复杂,难以记忆,甚至有网友列出“蕭齊鸞齡靈叢釁”等繁体字,称如此繁多的笔画,阅读书写都耗时费力,不符合现代社会追求效率的价值取向。同时,他们还认为,学习繁体字应该是古代汉语、历史文献学等学科学生、研究人员或者有相关爱好的人的事,没必要加重其他人的学习负担。

  事实上,学习繁体字并不是某些人的专利,不学习繁体字很可能闹出笑话。1984年,《人民日报》头版曾刊发了一篇文章,引发整个汉字文化圈的轰动。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北大图书馆没有《后汉书》”,说的是一位教授在北大图书馆借阅原版的《后汉书》,恰好书名上“後漢書”三个字都是繁体字,结果不认识繁体字的图书管理员便告知该教授北大图书馆没有此书。此事一时成为笑谈。作为北大这样一所世界名校,图书馆的管理员竟然在繁体字与简体字的互换使用过程中出现这样的笑话,不应被看作一时疏忽,这其实是汉字简化负面作用的一个缩影。

  另外,还有评论认为,倡导重学繁体字,与目前的文字使用规定背道而驰。《武汉晚报》发表评论文章《难道只有用繁体字答题才贴近历史?》,作者认为,用繁体字答题加分,其实是一种错误的导向。简化字总表公布于1964年,是我国最终进行汉字简化后的总表,1986年10月,国家语委经国务院批准重新发布了《简化字总表》,并作了个别调整。发布简化字规范的目的就是为了规范文字的使用。当老师明确提出用繁体字答题就可以加分的时候,无疑会让学生有错误的认知,认为使用繁体字是提倡的事情。

  但也有人认为,繁体字这个称呼本身就带有贬义,它应该得到尊重。广东籍书法家欧广勇希望自己谈书法的书能以繁体出版,出版社却未能通过,认为这样“不规范”。他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说:“简体字对于中国书法甚至传统文化,都有长期的损害和干扰。我认为繁体字这个称呼本身就有贬义。我们的汉字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要叫它‘繁体字’呢?应该就叫汉字、正体字。是你简体字去改了人家,你就是异体字。繁体字的造字原则是会意的,写诗、写书法用繁体,意境就不一样。繁体字是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不应废除。个别汉字要简化,可以循序渐进,不应强制改掉。可以新旧交替使用。如今的商业招牌也规定要用简体字,可是我们用书法题匾,只能用繁体字。”

  而争议最大的还是繁体字的文化传承功能。蒲公英评论作者李玉柱认为,文字本身不过是一种符号,它所表达的意义并不是文字本身所内含的,而是人们外在赋予的,它所传递的信息是由一定历史阶段的人们约定俗成的。换言之,只要大家认同,“礼”和“禮”表达的含义并不以外在形式的相异而不同,后者并不比前者多“礼”,但显而易见,前者比后者更易于人们识记和传播。而所谓文化,也并非是文字本身,而在于其文字背后所表达的涵义。就如,我们要喝的是“鸡汤”,而不是表达“鸡汤”的这两个字符,无论是“鸡汤”还是“雞湯”甚至是“Chicken soup”,喝到嘴里的味道都是一样的!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说,文化的传承与“文字”本身的“模样”并无多大干系。中华上下五千年,文字变化有几多,但是中华文化还是一脉相承,并没有因为是“大篆”还是“小篆”而变异……因而,那种以为繁体字比简体字更能传承中华文化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大连日报》曾刊发评论文章《汉字简化并不是割裂传统文化》,作者认为传统文化的传承根本上说是民族意识和文化理念的延续,是入脑走心的精神活动,最根本的是把握传统文化的精髓。而文字只是传播工具,是一种交流载体,过分强调文字的符号意识,是重表轻里的浅层思维。“親不见,愛无心”之说抓人眼球可以,但不能作用于人的心灵。有了“见”和有了“心”之后,亲和爱这两个字不一定就有了道德约束力。不亲不爱的人写了有“见”有“心”的繁体字,并不能就真的成为知亲有爱的人。中国古代有很多人甚至都不识汉字,但在孝亲博爱方面仍然成为世人楷模,那才是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现,与这两个字有没有“见”和“心”有什么关系吗?

  其实,很多学者支持学习繁体字,不仅仅是因为它在外形、表意上有美感,能传递某些思想情感,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它是学习传统文化的一把钥匙。除了古代汉语学、历史文献学外,中医学、国学等专业,也需要掌握古文字包括繁体字,才能更好地领悟传统文化的精髓。今年6月中旬,南京中医药大学举行了2015年综合评价录取测试,有一道题出自《黄帝内经·素问·四气调神大论》,“……故與萬物沈浮於生長之門,逆其根則伐其本,壞其真矣……”满纸的繁体字难倒了不少考生。南中医第一临床医学院院长、省中医院副院长汪悦是此题的命题人。他介绍,之所以会出这段古文,一方面它体现了中医“治未病”的思想,另外,学中医要接触大量经典古籍,应当具备一定的中国传统文化功底和古汉语能力。

  从这个小案例可以看出,学习繁体字,对于文化传承的确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而文化传承不仅仅是某些专业研究者、某些学科学生的事,是每个人都要自觉履行的责任。

  那么,到底应该怎样对待繁体字的学习?在我国大陆地区,小学几乎不学繁体字,中学只在学文言文时少量地学习几个繁体字,所以冯小刚建议增加部分有含义的繁体字到小学生课本中。而大学阶段,除了历史文献等与繁体字联系非常紧密的专业外,其他专业通常是不学繁体字,或者主张“写简认繁”。

  蒲公英评论作者李兴旺认为,这种“写简认繁”的策略也有一定的问题。一方面,只认不写,“认”的效果本身就值得怀疑;另一方面,不常写繁体字,偶尔需要写一写的时候也很容易出错,如,有名人题词把“影后”写成“影後”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所以,他认为,学习和研究写繁体字,不仅可以成为一种激励措施,而且应该成为一种学习常态。

  深圳大学副教授徐晋如则认为,简或繁在选择上应该是自由的,不是非此即彼的。他在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说:“国家应从法律层面规定,繁体字和简化字都是规范汉字,具有同等的合法地位。简体字与繁体字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规范系统,无谓相混杂……我希望,不仅是古籍类出版物,任何出版物可以自由选择用繁体字还是简化字,任何商铺可以自由选择用繁体字还是简化字作标识,每一位老师,可以自由选择课堂板书是用繁体字还是简体字,每一位学生,可以自由选择书写繁体字还是简化字。”

  结语  不论是繁体字还是简体字,它们都是一种语言工具,一种文化载体,是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对信息交流和文化传承各有各的价值,并非是一种互不兼容的关系,应当允许它们拥有各自的生存空间。(中国教育报刊社蒲公英评论出品,编辑田贵兴制作)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