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虚假大学为何能经得住“严打”?

www.jyb.cn 2015年07月08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正值大学生们填报志愿的时期,“上大学网”公布了最新一批“中国虚假大学警示榜”。按照校名有118 所虚假大学分布于北京、上海、河北、湖北等25个省区市。虚假大学排行榜发布多次,上榜学校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有所增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虚假大学?如何才能根治?

  自“上大学网”在2013年6月26日第一次发布《百所虚假大学警示榜》至今,总计发布四批共328所虚假大学。榜单中,标注办学地点为北京的虚假大学最多,超过130所,占虚假大学总数的三分之一。

  这些虚假高校大多打着“中国”、“首都”、“北京”、“华北”等字号,通过注册虚假网站骗取生源、出售假文凭等方式获利。媒体在报道时,称这些虚假大学为“野鸡大学”。其实,“虚假大学”和“野鸡大学”并不完全是一回事。

  “虚假大学”是子虚乌有的大学,学校根本就不存在,一般只有一个伪造的学校网站,而我们所称的“野鸡大学”,则多是正式注册的大学,但学校滥发文凭或者贩卖文凭,变为文凭工厂,其颁发的文凭得不到专业机构的认证和用人单位的认可。

  严打之下,为什么虚假大学还能够在社会上生存,甚至出现不降反增的趋势?

  熊丙奇在文章《虚假大学为何大行其道》中给出了答案——

  一是有关部门监管不力。对于不具招生资格的学校公然招生,有关部门应该立即查处,但这些机构却公然招生,表明监管缺位。

  二是大学维权意识差。一些虚假大学克隆一个正规大学的名字,或者盗用正规大学的官方信息,但正规大学很少立即维权,报警、提起诉讼,这导致虚假大学一直招摇过市。更奇妙的是,由于我国正规大学大多千校一面,就是虚假大学克隆正规大学的官方网站招生,受教育者也很难发现其中的问题。可以说,大学普遍缺乏个性,也给虚假大学生存的空间。

  三是考生和家长相信“潜规则”存在。其实,虚假大学的招生,通常不要求考生高考成绩,同时许诺考生可以获得国家承认的文凭,这种“天下掉馅饼”的事,居然考生和家长相信,是他们认为,有学校、教育机构是有这种“本事”的。近年来,就是在正规大学的招生中,也屡屡出现冒名顶替上大学、搞内部指标等丑闻,因此,家长和考生们不会认为自己被欺骗,而是遇到了“贵人”。

  很显然,虚假大学是看准了当前大学和考生的问题,进行精准“营销”的。尤其是虚假大学大量出现在北京,完全迎合考生的报考心理——很多中西部的考生都向往到北京等大城市读大学。而这种虚假大学,有的骗考生的钱之后,就人去楼空,没有任何教育;有的假装办学,可却无法给考生承诺的文凭。不管怎样,最终受害的都是受教育者。

  那么,如何识别虚假大学呢?

  《江南时报》提到了虚假大学的十大特点——

  一是最终目的是将假学历文凭证书卖给低分低学历人群;

  二是均不在教育部最新公布的“2015年全国高等学校名单”中;

  三是均不在当地教育主管部门批准的相关民办学校名单中;

  四是虚拟校名仿冒正规普通高等院校或其他正规学校;

  五是自建学校网站不在工信部备案或盗用其他实体单位的备案信息;

  六是其网站的IP地址(空间/服务器)均挂靠中国大陆以外的地区或国家;

  七是抄袭或盗用正规学校的简介、校园新闻或图片等内容;

  八是自建学校网站均有在线学历查询入口,首页或模仿或雷同;

  九是域名注册IP挂靠批量复制等建站成本低,改名换址极易死灰复燃;

  十是受害者或茫然不知或利益驱使,不举报不报案间接助长虚假大学泛滥。

  只是学会如何识别,并不能在实质上解决问题,还必须通过政府职能部门、用人单位以及社会舆论的多主体联动,彻底整治虚假大学问题。

  蒲公英独立评论员谢建中写道,要想使我国的虚假大学无立足之地:首先,相关职能部门需要进行专项行动,密切配合,联合打击;其次还要加强宣传,普及相关常识,让考生家长和考生本人对虚假大学的骗术有最基本的了解。再次,对于社会相关招聘部门,也要设置学历识别环节,把好“学历审验”这一关,也能对学历造假和购买假学历产生威慑,自然也就不敢再买假学历,虚假大学的生存土壤自然就会更贫瘠。

  熊丙奇则以更长远的角度去思考和解决虚假大学问题——

  虚假大学背后,其实还有“学历情结”作祟。我国目前实行国家承认文凭的学位授予制度,学生和家长在选择大学时,首先关注的是能不能获得国家承认的文凭,而不是学校的办学条件、办学质量和办学特色。如果学生和家长深究一所学校的办学条件、师资力量,那么,虚假大学很容易现出原形。

  要让学生和家长有这种意识,必须深入推进教育管理体制改革,实行大学自主办学、自授学位(文凭),学位(文凭)由社会专业机构认证。这也是教育管办评分离改革的要求。要引导全社会关注学校的办学质量、教育回报,而不是一纸文凭,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虚假大学自然会失去生存土壤。

  结语  面对异常活跃的虚假大学,考生和家长必须学会识别,避免上了虚假大学的当。但更重要的是,社会公众以及用人单位要告别“学历崇拜”,相关职能部门也需要肩负起自己的责任,从各个环节发力整治虚假大学,彻底铲除其生存的土壤。(中国教育报刊社蒲公英评论出品,特约编辑王启蒙制作)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