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100节课不减少”弦外音是呼唤大学教师回归职业本位

www.jyb.cn 2015年08月25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施一公研究组近日在清华大学宣布,在RNA剪接领域取得重大破。正在任职副校长公示期间的施一公院士表示,即使当了副校长,他在清华大学每年约100节课的教学也不会减少。(8月24日北京青年报)

  《大师的教书生活》一书描绘了钱穆、朱自清、鲁迅、顾颉刚、陈寅恪、沈从文等六位大师的教书生活,或严格亲切,或个性十足,或教授治学的经验,或传授生命的快乐,放到现今来看,虽不乏特立独行之举,却闪耀着大师教学的光芒,读来感慨良深。

  褒奖大师并非意味着一味否定普通的教师,像施一公一样,行政再多,科研任务再重,也要完成足额的教学课程,花时间“与学生一起讨论课题、写文章、看文献”的教师,大有人在。这或许才是大学教师的本质回归。

  不过,令人担忧的是,“每年100节课的教学不会减少”的承诺虽掷地有声,听来却令人五味杂陈。毋庸讳言,以教师的职业属性来谈,走上讲台“传道授业解惑”就是分内之事,追求本该更高,停留在工作范畴之内的喊话似乎缺少了承诺的基础。如果把本职工作当成希望与承诺,要么是教师的职业环境变了,要么是职业属性变质,或是两者凌乱交织。

  当然,相较于一些高校领导忙于行政管理,疏于日常教学,一些教师轻教学,忙于抢课题、攻科研、升职称,“100节课不减少”的教学承诺当视作施一公难能可贵的履职宣言。只不过在不正常的教学风气之下,“100节课不减少”反倒成了另类。

  不过,应该看到的是,高校去行政化道路充满艰难险阻,但一直朝着这个方向走。“高校制订具体办法,把教授为本科生上课作为基本制度,将承担本科教学任务作为教授聘用的基本条件,让最优秀教师为本科一年级学生上课。”等细致入微的条目写入《教育部关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足见教育主管部门的良苦用心。与此遥相呼应的是,2014年,上海8所市属本科高校试点“骨干教师教学激励计划”,规定教授、副教授必须为本科生讲授课程,为缺时间、少动力的大学教授走上讲台探索激励与评价机制。

  说一道万,“100节课不减少”的弦外之音是大学教授要回归教师职业本位。教书育人的崇高职业属性丢不得,教师倒不如多些教书匠情结,涤荡随时可能懈怠的教学心灵。

  钱理群先生在《我的教师梦》中曾写道:当我高声朗读鲁迅《阿长与〈山海经〉》里最后一句 “仁厚黑暗的地母呵,愿在你怀里永安她的魂灵!”时,我看见学生的眼睛发亮了,就知道他们的心灵和我发生共鸣了。只不过,哪怕是教授、专家、大师,想要把学生心间的那根弦拨响,恐怕少不了几十年如一日的“课堂功夫”吧?

  (作者高创,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文章第4次入选“锐评”栏目)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