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怎么看“女教师监考猝死”的舆论反转?

www.jyb.cn 2016年01月19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近日,江苏泰州年仅36岁的女老师,在期末考试监考过程中猝然离世。直到考试结束学生交完卷离开考场,这一令人悲痛的事件才被发现。经历此事的学生们被一些评论者认为是“应试教育受害者”、“冷血的考试机器”。然而,事实究竟如何?我们应当如何看待这起突发事件?

  江苏女教师监考中去世,中学生平静做题?在关于该事件最初的传播中,这些孩子被扣上了“冷血”、“无知”的帽子,并将一切归因于“应试教育”。

  该事件之所以引发舆论关注,源自1月17日一则名为《江苏女教师监考中去世,中学生平静做题——冷血无知的考试机器何以造就?》的微信文章。该文称,“令人惊讶的是,已经读初中的同学,竟然能在目睹吴老师最后挣扎呻吟中平静地做完题,是考试太投入了,太认真了,还是他们太过无知,对眼前发生的一切,看不出其中危险。”该文还说,“最后,当教师需要学生救命时,却发现学生正埋头做题,为了多得几分,而全然忽略你的存在。交卷时,看着你口吐白沫挣扎,竟然无动于衷。”

  面对女老师的“挣扎”、“呻吟”,学生没有一丝回应,因此有人说他们自私冷漠,有人说他们不懂得基本的生活常识,甚至有人说他们面对老师的痛苦无动于衷没有人性。一般人都会气愤,如今的孩子怎么了?教师在监考过程中去世,他们还能平静做题?这不是冷血无知的考试机器又是什么?该文最后得出一个结论,说之所以造成这样的局面,是由于“冷血无知的考试机器”造成的;之所以大家如此的“冷血”,是由于“拼命的看中分数,教出了一班生活中的小傻瓜”导致的……于是,在这样的推论中,学校教育又一次“躺着中枪”。

  随后,事件真相陆续被披露:女教师坐在教室最后面,并没有发出大声“呻吟”;学生发现老师有异常表现后迅速施救……由此,舆论出现“反转”。

  据现代快报记者反复核实,基本事实是:1月14日,泰兴济川中学一名吴姓女教师在监考过程中突发心脏骤停,当时没有明显动静。孩子们发现之后,立即喊来老师,大家一边紧急施救,一边打120并尽快送往医院。虽然最终老师抢救无效死亡,但孩子们的表现绝不能用“冷血无知”加以形容。

  这位老师生命的最后一刻,是在教室最后面的书桌前度过的——所有学生在考试过程中,都背对着她。在整个事件中,吴老师并没有“痛苦挣扎大声呻吟”,也没有出现所谓的“口出白沫和呕吐”的现象。一名学生说:“考试中途一切正常,直到考试快结束前,我隐约听到后面有细微的声响。但因为在考试,我也没有特别关注。”

  根据基本统一的说法,这位年轻的监考老师死于“心跳骤停”。对此,蒲公英评论作者凌馨在评论文章《还没搞清事实,何来勇气“开炮”?》则提供了另一个关键信息——

  我询问了医生,也查询了资料,它的发生非常急迫,从心脏停跳到昏迷,可能仅发生在30至60秒之间。这期间病人可能会有短暂的抽搐,多发生于10秒之内,也可能因呼吸异常发出一些声响,就是常说的“出气多,进气少”。 对于这位老师濒死前的状态,现在没有统一的说法,医生强调,“场景特殊,背对监考老师,如果没有好奇的学生回头看,不能把道德的罪责放在学生身上”。

  指责孩子太冷漠,讨伐应试教育,确实能迎合公众心理,但这种不假思索、罔顾事实的指责传递的是一种极不理性的社会情绪。事实上,无论是事实未清时,还是真相大白后,此次事件值得我们思考都有很多。

  知名教育评论人、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在《一桩站在道德制高点演绎出来的学生“冷血”事件》中写道:可能有人会说,就是学生没有目睹教师发病去世,但也无法否认,我国学生是缺乏同情心、关爱心,比较冷漠的。这完全是两码事。是把“抽象”的冷漠移到具体的个体上,加以演绎。这种演绎,存在两方面问题,其一,并不符合事实,其二,对事件中的学生并不公平。除了发泄情绪之外,不利于改善目前的教育。呼吁对孩子进行生命教育、生活教育的人士,不要忘记一个基本常识:无论生活教育,还是生命教育,都是关注个体的教育,离开了个体,谈抽象的生命教育和生活教育,能够让孩子具有关爱心吗?那些以关爱之心关注这件事的人,却不愿意去关注真相,而是站在道德制高点对孩子进行“冷漠”的抨击,这不也是极为冷漠吗?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教授周彬撰文《追求成绩究竟是多大的错:兼祭监考中去世的江苏女教师》分析认为:对应试教育的讨伐,好像谁都是应试教育的受害者,谁都可以骂应试教育几句。可是应试教育是谁造成的呢?难道和我们自己就没有一点点的关系吗?我一直在琢磨一个问题,是不是学生冷漠,是不是学生低能,是不是学生厌学,都是应试教育的结果?如果学校从此不再追求考试成绩了,是不是学生的能力就会增强了,学生对生活就会更热情了,学生对学习就更有兴趣了?究竟是追求成绩的学校,还是那些不追求成绩的学校,更容易导致学生能力低下,生活冷漠与学习无趣? 我们更容易看到高分低能,我们更容易忽略低分低能,于是我们就指责高分低能,却放过了低分低能。这一感观上的错觉,导致我们花更多的时间去批评致力于提高学生成绩的老师,这正是对这些负责任的老师最不公平的待遇。

  高中语文教师胡爱萍在蒲公英评论网发表《监考女教师猝亡,学生的“冷漠”从何说起?》一文认为,面对教师的猝然离世,就算学生反应不及时、不到位,也不能把板子全部打在学生身上。这些学生几乎从来没有直面过死亡,不知道人有猝然死去的可能,更想不到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课堂上考场上。他们可能接受过安全教育,懂得不和陌生人说话,却不懂得威胁人类生命的重大疾病。这又怎么能怪学生?我们历来注重的是课本知识,检测、考试、竞争,依托的也是课本知识,什么时候将这些重要的生活知识,作为真正的重点,传授给我们的学生了?如果说每个人都有可能遇到的健康问题是生活常识,那么为什么在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中,都毫无涉及?

  结语  新闻界有句名言:“战争发生后,真相是第一个牺牲者”。从此次事件来看,情况亦然。根据道听途说的“真相”,指责学生冷漠无知,猛烈讨伐教育体制,看似见解深刻、批判有力,实则背离了理性认知,误导了公众情绪,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搅浑水”行为。当真相逐渐清晰的时候,很多人会唾弃当初误导他们的言论,但背离真相的认知还会在部分人群中传递,且情绪的激愤、情感的伤害已经发生,这些都会导致不信任感、不安全感的扩散,不可避免地危害舆论生态。在这个开放时代,个人表达越加便捷,但理性也更为可贵,这对发言者和听众来说,都是需要面对的考验。(中国教育报刊社蒲公英评论出品,编辑于珍制作)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