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不能任由安全成为教育的“最大压力”

www.jyb.cn 2016年03月1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3月8日,在政协教育界别联组讨论会上,教育部长袁贵仁谈起近来备受关注的校园暴力话题时称,“如果你们问,教育部现在最大的压力是什么,我告诉你们,就是(学生的)安全问题”。

  教育部长都有如此感受,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的安全压力可想而知,用“压力山大”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保障学生安全,是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的基本义务,这本是个底线问题,但现在却上升到“生命线”的高度。把安全当作教育的“生命线”,从提高重视程度的角度看十分必要,但当所有教育活动的开展都以“不出事”为前提的时候,立德树人、教书育人就成了带着镣铐舞蹈。

  在学生安全方面,面对全社会的高关注和严厉究责态势,基层教育系统特别是学校管理者无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在现实中,“圈养式”教育模式越发盛行,如禁止对抗性的体育运动,从不组织外出旅游、体验生活,甚至禁止学生课间到操场自由活动。明知这样做是因噎废食,肯定会招惹批评,但为了保证不出事,“不挨板子”,依然如故。

  教育本身应该是充满活力和张力的,一旦失去这些,立德树人、教书育人就变成了保姆式的看护行为。社会把安全压力给了学校;学校管理层千方百计保平安,把压力一层层往下传;教师不但要上课,还要参与日常学生安全管理,处在一种随时可能挨板子的忐忑状态。教师集保姆、保安和安全员于一身,活泼好动的孩子就只能静坐于教室。如此,怎么做好教育本职工作?这种状态下教育质量能好到哪里去?

  “圈养式”教育模式培养不出“千里马”。还教育以本色和应有的轻松,关键要运用法治思维和方式给学校“松绑”。这么做不是让学校推卸安全责任,而是通过健全的法律和完善的制度划清义务清单、明确责任边界,把无限责任变成有限责任,使学校在尽责之后无后顾之忧,把人力和重心放在教书育人的主业上。这是从源头上做好学生安全工作的治本之策。当然,还要加强配套建设,比如推行学生安全保险、建立学生安全事故鉴定机构等,在为学校解除“镣铐”的同时,进一步撑起保护伞,为种好教书育人的责任田提供全面支持。

  当整个教育系统不再视安全为“最大压力”时,教育管理者和教师就会舞得更加灵动,舞出精彩和成效。(作者李纪超,蒲公英评论独立评论员,文章第5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周玲玲}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