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教育评论写作者应成为教育的瞭望者

www.jyb.cn 2017年02月07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倘若教育事业是一艘航行在大海上的船,就必须要有船头的瞭望者,瞭望者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或浅滩暗礁,及时发出警报。从本质上讲,教育评论员就充当着这样一种教育瞭望者的角色。他们是理想教育的卫道士,是现实教育的清道夫。

  基于对教育事业的爱和对教育大船安全前行的一份责任与使命,我尝试着从自身的经历和感受,去审视学校、教育部门的一些做法和举措:什么样的政策更合理?什么样的举措更有利于学生和教师的成长?我们是不是可以做得更好一些?有人说我哗众取宠,有人说我的观点太偏激,有人说我提出的想法不可能实现,甚至有人在我的批评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而感觉浑身不自在。

  尽管大多数时候我是以批评者的身份出现,但这丝毫不能否定我对教育事业的挚爱与忠诚。或许是他们对了,我错了,也或许是我对了,他们错了。不管谁对谁错,教育改革、学校管理、学生管理“多一点冷静思考,少一点急功近利,多一分人文关怀,少一分强制命令”终究不是坏事。

  当听到某大学心理学教授不愿意帮家长矫正孩子迷恋上网的坏习惯时,我写了《莫让伪学者把中小学教育科研引入歧途》,认为真正的学者应该是理论与实践相统一、思考与行动相一致的人。当看到有学校为教师配麦克风的新闻时,我写了《让老师放弃扩音器光倡导还不够》,反映了配麦克风背后是教师的课务过重、班级规模过大问题;当师徒结对成为促进青年教师成长的普遍举措时,我写了《师徒结对要给青年教师留足自主发展空间》。

  回首翻翻写过的这些评论,自己也觉得很稚嫩,同时也会有几分得意。《名师制度的核心价值在于激励教师的专业发展》一文发表在蒲公英以后,某县的一位退休教师看到这篇文章,打印出来找到县教育局长,说“我们的名师就应该这么评”;当某些地区出台“新教师优先派往农村学校”的规定,并把它作为推进教育均衡的创新举措,加以推介时,我写了《强制新教师去农村校任教,无助于教育均衡》,提出新进教师前几年应该安排到城市名校任教,适应期满后,再通过教师交流等其他合理方式派往农村学校,这样才能真正实现提高农村学校教师队伍质量和推进教育均衡发展的效果。最令我高兴的是,我文中提出的建议在浙江衢州已经变为现实。

  作为教育评论者,更多的时候是孤独的、是痛苦的,因为有许多的教育困惑,找不到答案;有的即使找到答案,也没有实践的平台;有些问题你发现了,指出来了,可现实依旧;还有一些话,只能憋着不能说。

  教育问题社会关注度高,教育改革涉及面广,教育的航船迫切需要许多优秀的瞭望者,让教育航船更安全地前行。或许因为我站得不够高,看得不够远,也或许因为自身的理论和实践积淀都还很肤浅,我自认为还不是一位合格的教育瞭望者,但我愿意坚守理想,在瞭望中前行。

  (作者谌涛,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48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于珍}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