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古诗词的传承需要读写并重

www.jyb.cn 2017年03月0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央视的“中国诗词大会”点燃了许多人对古典诗歌和传统文化的热情。但我觉得美中不足的是这项活动基本停留在“读”上而没有涉及到“写”。

  其实,参加“中国诗词大会”的不少选手都谈到了自己对诗歌创作的爱好和追求。就以那位内蒙古的农民大叔为例吧,他把自己创作的诗歌挂在门口,谁能帮他改一个字就送一瓶啤酒;他还现场为“诗词大会”活动吟了一首诗。但令人遗憾的是并没有人评点一下他的创作,好像这就是个背诗的所在,如果写诗就离了题。而与此同时,康震教授在“中国诗词大会”现场作的一首诗“大江东去流日月,古韵新妍竞芳菲。雄鸡高歌天地广,一代风流唱春晖”,按照“平仄交替”和“对句相对、邻句相粘”的要求看,“完全不符合格律”。用一句网络流行语来说,“这就尴尬了”。

  现在自媒体很发达,喜欢写作和“发表”古体诗词的人有很多,这说明中国古体诗词有着非常强大的生命力,这也是传承古典诗歌文化的强大动力所在。可现在的诗词写作者,却有一种“圈子”内外互相排斥的不正常现象。

  我说的“圈子”,是指比较专业的或者拥有相关身份的古典诗词写作圈子。先说圈外的情况。没有专业的或相关“认证”的身份,但喜欢古典诗词的大有人在。他们中不乏写诗的高手,但也有不少人虽然喜欢写古典诗词却缺乏基本的格律知识,有的连押韵都做不到,更别说“平仄”“粘对”“拗救”了,他们心目中的“格律”不过就是“五律八句四十字”而已,因此他们写出来的诗作是没法登上古典诗词的大雅之堂的。

  再说圈内。也有不少专业的诗词写作者,以一种泥古不化的态度死抱着“平水韵”等古代的韵书作为不二法门,并以古诗中的意象作为写作的基本语言,把以创造为第一要义、表现力为基本生命的文学创作变成了徒具形式的选字填字游戏。他们审视一首诗歌,就像X光机检查人体,看不到容貌和肌体,却一眼看透了骨骼结构上有什么问题。甚至在圈子内,古韵派和新韵派也互相争斗不休。

  于是就有了这样的现象:一方面,圈内人往往用一句“格律不对”拒虚心请教的圈外人于千里之外;另一方面,圈外的有识之士也对圈内的拼古拟古拼字凑字无病呻吟之作看不上眼。 “圈子”内外互相排斥,这对古典诗歌的传承与光大是非常不利的。

  有不少人喜欢古体诗歌的写作,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现在要全面提高写作者的写作水平,让古体诗歌写作真正为中华诗词的传承和时代文学的繁荣添砖加瓦,就需要做好下面几方面的工作。

  其一,学一学诗词格律。所有的诗词爱好者都应该学一学诗词的基本格律知识,而不应该以任何借口来怀疑遵守格律的合理性。一种语言文字可以创作出好多种不同的文学样式,而格律诗之所以是格律诗,决定性的因素正在于它的格律。目前的中学语文教学从教材编写开始就忽视了这方面的内容,以致于中学语文的古诗词课堂充斥着内容的解读、主题的阐发、不着边际的探究等,很少有语文教师能指导学生从句式对仗声韵平仄等格律的角度去品读。要传承中国诗词文化,中学语文教学就必须改变这种现状。当然了,这首先就要求中小学语文教师必须具备基本的诗词格律知识。

  学习、了解了诗词格律的基本知识以后,每一个写作者,即使是只为自己遣兴而作,也应以一种明确的格律意识、在格律的基本框架内营造意象、抒写情怀,这样写出来的诗歌才能得到人们的认可,诗歌创作的水平也才能不断得到提高。

  诗词的格律其实也就是汉字的音乐节奏韵律,因此,即使只是为了阅读、欣赏古典诗词,掌握了基本的诗词格律知识,也就能得到更深更好的审美感受,而且记诵起来也更会容易得多。

  其二,加强交流,加强指导,创造和谐的诗歌传承与发展环境。一方面专业工作者要主动热情地做好诗词读写的普及与指导工作,另一方面诗词爱好者要虚心学习、潜心研究,不断提高自己的欣赏水平和写作水平。另外,有关媒体和机构可以将各种诗词读写活动常态化,让诗词读写成为人们日常文化生活的一项基本内容。

  其三,打破诗词创作的僵化状态,让古典艺术焕发时代生机。我曾和一位诗词造诣很高的朋友谈“平水韵”,我说我的困惑是,“平水韵”是唐代以前的语音,现在用“平水韵”作诗的人,却不能用“平水韵”把它读出来,只能用普通话或方言。自己写的诗自己却不会读,还总要把“平水韵”奉为现在作诗的圭臬,这是不是有些讽刺呢?虽然读古诗不可不知古代韵书,但汉语语音在不断发展,我们今天既然用普通话语音读古诗的,那么用普通话语音(中华新韵)作古格律诗也就是顺理成章的,有什么必要各立门户呢?各立门户只能让诗词创作的圈子自我封闭并远离大众,这是非常不利于诗词经典的现代传承与发展的。

  其四,追求诗意。合律是格律诗的基本形式要求,但能被人们传诵的好诗主要是因为它的内容,是因为它道别人所不能道,是因为它有言说不尽的无穷意蕴。读诗,就应该着力品味作品的诗意,让自己受到生活、思想、人格、审美、语言等全方位的熏陶,从而不断提高自己的生活品味和精神幸福指数。写诗,就要力求写出言有尽而意无穷的诗意来。评诗,也要以有没有诗意为最重要的标准,而不能只以合不合律为标准以致于让合乎格律却了无诗意的伪诗泛滥。

  在上述基础上,追求生活的诗意,享受诗意的生活,这才应该是我们传承诗词文化的最高目标。

  (作者李兴旺,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133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于珍}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