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教师的幸福应建立在职业意义上

www.jyb.cn 2017年03月0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近日在人民日报读到《做有“年轮”的好官》一文,感触很深。文中说:“树有年轮,记录着它的成长;对于领导干部,事业就是年轮,镌刻其忠诚干净担当。”

  事业是官员的年轮,是官员的政治生命,推及众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就拿笔者所在学校的全国优秀教师、全省劳动模范艾云宜老师为例吧,她当了几十年的班主任,几十年如一日地全身心投入工作,一生的笑和泪都在学生身上,最开心的事是学生亲热地叫她艾妈妈。毫无疑问,她的生命是有年轮的。

  遗憾的是,并非人人都有此等境界。曾有同事跟我反映,也有个别老师在私下里表示对自己的生活感到很知足,幸福感满满的。问其原因,原来是他们担负的教学任务非常轻,再加上所任教的班级没有升学压力,只要能应付过去就行了,所以小日子过得特别自由和放松。

  事实上,持这种幸福观的老师并不少,甚至几乎每所学校都有。在这部分老师看来,工资收入不比其他老师少多少,但工作责任很轻,那才叫幸福。因此他们都不愿意担任班主任工作,不愿意多上课,对工作的质量要求也不高,能混过去就混过去。毋庸讳言,这类老师的生命是没有年轮的。

  教师的职业幸福是教育人十分关注的话题,教师只有为自己的教育生命铸造“年轮”,其幸福才能获得价值上的肯定。

  根据马斯洛的层次需求理论,人是一个有需要的动物,由低到高,有生存的需要、安全的需要、感情的需要、尊重的需要、自我实现的需要。追求安逸充其量只是一种原始的生理欲望,还仅仅停留在物质层面,这种幸福是不可能持久的。真正的幸福应是一种精神活动,是满足自我实现的需要后产生的一种持续的愉悦感。正如陶行知先生所言:“教师工作的最大幸福就在于能够培养超过自己的学生。”可见教师的职业幸福感主要源于自我成长和自我价值的实现。

  弗鲁姆的期望理论同样能够说明这个道理,弗鲁姆从努力——绩效、绩效——奖赏、奖赏——个人需要三个方面道出了人性的自我进步和追求价值的过程。个人需要的满足是建立在个人努力、个人绩效和组织奖赏的基础之上的,没有追求价值的过程,怎么去谈价值的实现?很显然,追求安逸的需要不是一种价值期望模式,对单位、对社会都是没有意义的,对个人也很难说是一种正向的回馈。

  有一首歌唱得好:“幸福在哪里,朋友哇告诉你,它不在月光下,也不在温室里......它在你的理想中,它在你的汗水里。”作为一名教师,如果没有崇高的理想和追求,没有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没有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又怎么能够正确履职,为国家培养出优秀的人才,为生命留下灿烂的痕迹?如此,作为一名教师的意义又何在?

  任何一门职业都具有独特的价值内涵,教师也不例外。教师的幸福应该建立在教师职业的意义上,有“年轮”的教师才会有真正的幸福。

  (作者孙光友,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36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于珍}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