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时评 > 蒲公英评论>正文

每一个生命都应有自己的春天

www.jyb.cn 2017年04月1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蒲公英评论网

  一位“失联”多年的朋友忽然有了联系,问起现在做什么,她说已经辞职在家,因为家中有一个不乖的孩子。

  我很惊奇:不乖到什么程度,让她连工作都不要了,专心在家伺候孩子?她告诉我,孩子在幼稚园的时候,经常把自己的东西扔满一地,让老师也手足无措;上课的时候注意力也很不集中,但每次完成检测作业时非常敏捷准确;在学校的时候,喜欢一个人,自言自语,对周围的人也不太感兴趣,很难建立起同伴友谊……恰好学校新来一位特殊教育专业董老师,从我这里了解了相关情况后,他说这可能是“阿斯伯格症合症”——维也纳儿童心理学家艾斯伯格博士命名的一种自闭症。

  听了以后,我真替她难过:家中有这样的孩子,真不亚于塌陷了半边天。据统计,目前我国自闭症儿童至少有167万,只有不到10%的自闭症儿童接受过正常教育,每年只有两万名患儿能得到国家财政的补贴。补贴的标准也非常有限,根本不足以支付高昂的康复训练费用。一些自闭症儿童被送到学校,但无法跟班学习,往往上到一段时间,只能黯然离开校园,很多家长没有办法,任其自生自灭。

  西安的一位父亲,因为没人照顾自闭症儿子,也没法送他上学,不得不在开电动三轮车拉活儿时,用布条把患有自闭症的儿子绑在车上。有家庭不得不将孤独症孩子锁在房间里20多年之久。2017年1月,江苏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父亲杀死19岁自闭症女儿的案件。更多的患者毫无保障地流入社会,近日媒体爆料,走失的15岁自闭症少年雷文锋死于托养中心。

  与港澳台相比,内地的特殊教育真的非常滞后。这些年,已经不止一次见识过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了,但因为家庭和教育者这方面知识残缺,这些可怜的孩子往往被忽视,错过了最好的康复时期。

  有一年,班级也有一位“行为与众不同”的孩子,没有同学愿意和他同坐一个位置,甚至有几个家长给我纸条,以自己的孩子健康为由,不让我安排他们的孩子与这位同学就坐,有的直接建议我让家长将孩子带回家。

  有一位母亲和我交流的时候说:有一次我带孩子出去玩,在外面的餐厅吃饭时,不记得了是什么原因触发了孩子,他狂哭,狂闹,怎么哄都没有用,周边人对我投来无数责怪的目光,我知道他们更多的是在谴责我不是一个好母亲,没有教育好孩子。那时我多么想告诉他们,他是个特殊儿童,但是我没有说出口,我也明白,即使我说出来了,他们也不会理解。

  然而,在港澳台地区,有教会学校专门接收这样的孩子,给予他们帮助和教育;症状不算严重的孩子会进入普通的学校接受“融合教育”。特区政府除了开展专项的经济救助之外,还组建了专业团队深入学校和社区进行必要的心理干预。

  在社区、公交车等公共场所有不断播放的公益广告;每个周末,也看到很多的志愿者走上街头,为这些疾患儿童募捐。这些行为的本身也传达了民众对他们的关爱,体现了社会的温情和美好。所以,在街头巷尾或一些机关单位我们都能看到他们穿着体面、容光灿烂,不少人还成为各行业的有用人才。

  每一个生命都是一粒神奇的种子,蕴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我们可能还一时无法理解自闭症儿童的言语行为和思维方式,“即使他们真的只是出现了漏洞的小系统,既然有希望修复,我们就有责任不放弃尝试”,每一个生命都应该有自己的春天。

  悲悯是一种情怀,但悲悯绝不是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我们日常生活里的一举一动。如果我们的身边有一个这样的孩子,你不一定要爱他,甚至不用帮助他,你只需要“看惯”他的与众不同,这就是最大的慈悲。

  (作者吴贤友,蒲公英评论特约评论员,文章第70次入选“锐评”栏目。此为蒲公英评论网站首发作品,转载请务必标注来源,违者必究。)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于珍}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