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成功应该如何衡量?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董藩教授给学生的答案是“40岁时身价4000万”。近日,他在微博中“警告”自己的研究生,没有达到这个标准的“不要来见我,也别说是我学生”,并认为“对高学历者来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此言一出,立刻在微博上引起巨大争议。
    董藩表示,“答案”是对学生讲的励志的话。同时,董藩说:“可接受自己不富有,但不能容忍学生贫困,学生素质较高但仍需鞭策。我的财富观是富不傲穷贫不妒富,祝天下爱钱人都发财,共同富裕。”

   董藩:“没4000万别说是我学生”纯属励志说法
连线:难道财富是评价成功的唯一标准?
   

“40岁4000万身价”是一种扭曲的教育观

 
首批免费师范生走进了北京师范大学。王鹰

“4000万”导师是功利的注脚

  一个健康的高等教育,是多元并丰富的。但是,现实中的高等教育却并非多元,所有大学办学定位趋同,学科设置相似,导师制形同虚设。在这样的高等教育环境下,教师功利、学生功利,学问越来越少被提及,大家对董教授的言论不安,其实是对功利的不安。可以说,董教授的话成为当下“大学功利”的典型的注脚。详细

  只盯住脚下4000万就看不到未来
    作为大学教授,我们应该思考一下这样的问题:我们是只教学生盯住脚下?还是应该教学生仰望一下天空呢?为什么要仰望星空?因为星空是那样寥廓而深邃,是那样壮丽而光辉;因为星空里有无穷的真理,博大的胸怀,永恒的炽热。如果我们教育学生,只盯着脚下的4000万,学生会慢慢地生活在4000万的桎梏中,他的一生可能挣了很多个4000万,但他可能就跳不出这个4000万。[详细]
  教授以金钱衡量学生是哗众取宠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教师的主要职责是传授知识,关心学生在校期间的学习,至于学生毕业以后,行业不同、能力不同、机遇不同,在收入水平上会自然产生差异,这既不是老师能左右的,也不是老师该管的事。董教授无非是想以悖逆常理的言论来吸引关注。至于学生见与不见,倒不是董教授自己说了算,董教授“4000万见学生”的言论也从个案折射出一些人的畸形价值观。[详细]
  用“4000万”衡量人生成败的双重偏颇
   确实,“40岁4000万”之说既扭曲了“全面发展、人格健全”的教育观,也简化了原本内涵丰富、层次多样的价值观。但这一观点的另一层偏颇之处在,“对高学历者来说,财富意味着奋斗意识和汗水,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言下之意,衡量一个人的人生价值主要从结果来看……只要有钱有财富的,才是奋斗者和付出者;如果你贫穷,只说明你“无能、懒惰、耻辱和失败”。[详细]
 

对“4000万励志说”不妨多一点儿宽容

 
首批免费师范生走进了北京师范大学。王鹰

权当“40岁4000万”是一种激励远

  当然,成功富裕是人之共同向往,也是每个培养孩子上大学家长的期望。我很情愿把董教授的这番话,看作是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真心话,不必敏感,也不必上纲上线,用那种高举道德标尺的“习惯势力”,用那些很空洞、教条的所谓价值观去误导我们的孩子。这与社会价值观、与道德没什么相悖,而应该是相辅相成的。详细

  不必对教授“身价”进行道德绑架
    考量个人发展的成功,不应仅仅盯着其是否能够“升官发财”;教育和激励学生去奋斗,也不应以地位和金钱为坐标。但我不认为董藩“要求学生40岁有4000万身家”和“九成小学生喜欢当官”之间有什么本质的联系。很简单,如果将针对小学生的相同的调查放到大学生面前,大学生“喜欢当官”的比例肯定没有小学生高——因为大学生制订能“当官”应具备足够的客观条件。[详细]
  4000万论说出不少教授的心里话
   让我好奇的是,是什么样的教授有如此这般豪气。原来董藩教授乃北京师范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想必他的研究生也是研究房地产的。堂堂房地产专业的研究生,到40岁4000万身家似乎并非过分的要求,君不见这个那个富豪榜上,房地产商总是名列前茅且占据半壁江山。研究生做个小开发商精明一点能弄个4000万身家,董教授对此有信心,激励还是有谱的,没有好高骛远。[详细]
  且慢炮轰“40岁时4000万”之说
   更重要的是,如今这个经济社会发展转型期,各种深层次的矛盾越来越凸显,集中表现为分配不公、收入悬殊、阶层固化等引发的社会不公,呼吁推进改革的声音不断高涨。在这样的现实语境下,奋斗在商场如果漠视财富,奢谈清高,那只能是一种伪善。董藩教授勉励学生旗帜鲜明、合法合理地追求财富,显然是告诫大家,要靠个人的努力去改变命运,这本身没有错。[详细]
 

如何客观看待“4000万成功价值论”

 
首批免费师范生走进了北京师范大学。王鹰

40岁4000万后的“君子固穷”

  “君子固穷”的观念对干扰理性评判有些影响。假如财富占有和分配掺杂了一些权利受损等因素,使得某些群体奋斗历程得不到一个应有的财富价值体现,那么民众对财富分配的公平焦虑就会格外严重。若诚实守信的君子不是“固穷”而是“真穷”,且贫二代有沿袭的趋势,这时任何关于财富神话的言行都会惹来争议。详细

  “4000万教授”,说对了一半的一半
    “培养其财富意识是我工作内容之一,当然前提是合理合法致富。”那么,房地产学者有没有比培养学生财富意识更高的学术使命?有的,那就是从整个国民经济的健康发展的目的出发,以房地产业真实状况为研究对象,提出合理、健康的产业发展的路径,发现其中的弊端与扭曲,向社会公众说真话。经济学家的道德是什么?以学术,而不是以4千万身家为使命、生命,说真话。[详细]
  “40岁4000万”遭热议的“现实基础”
   可以说,媒体渲染和突出“4000万身价”,有些断章取义。如果细细看完董藩的话,相信不少网友会有理性的判断。不否认,董藩说“对高学历者来说,财富意味着奋斗意识和汗水,贫穷意味着无能、懒惰、耻辱和失败”,这话有些过,确实有拜金主义的倾向。但一些网友的愤怒,其实根本上是对高房价、房地产行业暴利的愤怒。从这个角度上说,董藩教授的话确实容易触犯众怒。[详细]
  立足政策,还“4000万元先生”以公平
   我国研究生教育面临的社会现实,催生了4000万身家事件。董教授对其研究生的话,无可否认,是诚实无比的,也是高度务实的。说其诚实与务实,完全是因为他深刻洞悉了市场需求,洞察了目前绝大多数学生选择研究生道路的动机:找更好的工作,挣更多的钱。至于董教授“高学历者的贫穷意味着耻辱和失败”的言论,我们谁有权利左右他甚至是一个普通人的价值理念?[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