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陈刚:为珠峰测量“身高”的人

发布时间:2020-06-24 作者:程墨 庞伟红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49岁的陈刚刚从珠峰回来,皮肤晒得黝黑,身形消瘦。他在这座世界最高峰上停留了52天,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从最初的74公斤到现在的60公斤,他足足瘦了28斤。

陈刚是中国地大(武汉)海洋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大地测量、海洋测绘等研究工作。作为海洋学院副院长,他参与过汶川地震救灾,登顶过三个大洲的最高峰并徒步到达南、北极点,这次向珠峰发起挑战,因为天气原因止步在8000米的大风口,但谈起珠峰,他眼里依然有光。

“外界都关心我能不能登顶,可我关心的是能否精确地测到各项数据!”这是责任,也是初心。未来几个月的时间,他还将参与珠峰测量数据的分析、处理、和检核,和国内的测绘专家一起揭秘珠峰的最新“身高”。

2019年10月,陈刚接到自然资源部的任职文件,因其长期从事大地测量、海洋测绘等研究工作,又有全球“7+2”登山科考活动的丰富经验,身份与此次珠峰测高任务契合,他应邀兼任国测一大队任副总工程师,任期一年。他自己也没想到,有一天会作为国测一大队的成员,参与测量珠峰“新身高”。

“这圆了我的一个梦。”1991年大学毕业前夕,武汉测绘科技大学邀请国测一大队老队员做了一场报告会,多次提到了1975年的珠峰测高。陈刚听后热血沸腾,直接给西藏测绘部门写信要求进藏工作。虽然未能如愿,但辗转十余载后,坚守着这份测绘初心,他还是与这片高天厚土结下了不解之缘。

1月12日,陈刚从武汉出发抵达北京,之后的三个多月里,他分别在怀柔国家登山训练基地、西藏羊八井高山训练基地和珠峰进行训练,有段时间要背着9公斤的重力仪上下走22公里。他是整支队伍里年龄最大的队员,但他在体能、力量和攀登技术训练中所展现出来的良好状态,丝毫不输30岁左右的队员们。

4月7日,登山测量队抵达珠穆朗玛峰大本营,计划于5月12日登顶,但当攀登到海拔6700米时,发现攀登路线上有流雪的危险,所有人员撤回前进营地;5月21日,由于持续降雪,未能打通至顶峰的攀登路线,原定5月22日的登顶计划又未实现。

“今年的登山测量工作非常艰辛,可谓三上三下”,陈刚亲历了前两次冲顶测量的整个过程,第二次他们冒着大雪冲到了7790米C2营地,在暴风中住了一晚,5月21日早上又顶着十二级的大风,背负着测量装备向上攀登。由于前两次体力透支,加上天气恶劣,第三次他只能驻守在C2营地,负责顶峰下撤接应工作。5月27日11点,2020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珠峰。

“遗憾吗?”记者问。“测绘人员登顶测量就是想测出精准的数据,如果天气不好,通过前期专业培训的登山队员完成了峰顶测量任务,也是整个队伍团结协作的成果,不会有遗憾”,在珠峰的前期拉练里,他在几处营地进行重力测量时,不厌其烦地提醒年轻队友,要珍爱仪器,确保测出的数据完整。“要探索地学奥秘,必须深入一线,实地勘查,才能有大的收获和创新。”

“这是我从珠峰采到的样品”,陈刚从柜子里拿出几块螺状岩石向记者介绍。

“珠峰顶上的岩石为什么形状像海里的螺?”面对记者的疑问,陈刚说,很多人不知道,其实珠峰是古海洋隆起形成的。关于喜马拉雅山脉和青藏高原的隆升历史、演化过程,国内外学术界仍有许多争论,而珠峰是反映印欧板块相互作用现状的敏感指示器,这些地表的形变和地下的运动有直接关联。“在2015年尼泊尔8.1级地震后,对珠峰地区开展多学科交叉研究很有必要”。

陈刚,是追踪大地如何运动的人。

2008年,他参与到国家重大科学工程 “中国地壳运动观测网络”II期项目中。2012年,中国大陆构造环境监测网络通过国家验收,在全国范围内建成260个连续观测站和2000个流动观测点。

这是世界上性能指标最先进的三大地壳运动观测网络之一,可利用卫星观测等高科技手段,监测地壳的微小运动,为地震预测、大地测量、气象预报和地球科学研究等提供科学数据。因为这个项目,从南海的岛礁到西北的沙漠,陈刚10年内跑遍了大江南北。珠峰高程测量纪念碑下方有一个永久观测点,这是陈刚每年都要造访的地方。

2015年尼泊尔发生8.1级地震,波及珠峰地区。冒着余震,陈刚团队对珠峰北坡地区距震中300公里范围内的观测点进行了跟踪测量,并成功申请到2015年尼泊尔地震对珠峰地区垂向变化影响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

进入21世纪,海洋科学再度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航天航空和海洋观测平台从根本上改变了人类认识海洋环境的途径。2016年开始,他将研究领域从大陆构造环境监测延展到海洋观测。

“地球是由岩石圈、水圈、生物圈构成的,圈层之间相互交融,大陆构造一直延伸到海底,研究地壳运动到一定程度后必然会涉及海洋”。陈刚说,测绘研究与海洋地质、海洋防灾、物理海洋、海洋工程技术等各个领域都有密切的联系。

2019年3月,陈刚参加了国家海洋局第一研究所组织的西沙海域调查,在永乐群岛、宣德群岛进行为期25天的海岛礁、海岸带地质调查。2019年6月,他还作为特邀代表参加了南沙某岛礁北斗连续观测站任务,现场开展了20天的海洋大地测量、控制测量实时数据采集分析工作。

从大地测绘,到登山科考,再到海洋观测,变的是他的研究方式和领域,不变的是他的地质情怀。(中国教育报-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 程墨 通讯员 庞伟红)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