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检索页>当前

教育精准帮扶:定位须“准” 施策唯“精”

发布时间:2021-05-27 作者:严华银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民族教育》杂志

教育帮扶在脱贫攻坚战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针对问题,寻找根源,克服惯性,成为实现教育精准帮扶的前提。而教育根本问题的解决,则需要凝聚共识、聚焦关键,在教育和办学的决定性因素上做足文章。校长与教师两支队伍的建设,则尤其要注重资源聚合、平台支撑、八方来助,从体制机制中寻求变革的力量。

自我国确定“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战略,面向“三区三州”的教育帮扶驶入快车道。2019年秋季开始,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在四川省西昌市启动对凉山彝族自治州7县教育帮扶动员大会。精准帮扶有助于贫困地区人民从根本上斩断贫穷代际传递的链条,彻底改变区域落后的面貌。如今,我国已经实现了总体脱贫,但是“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要在巩固拓展攻坚成果的基础上,做好乡村振兴这篇大文章,接续推进脱贫地区发展和群众生活改善。

脱贫区域的教育变化巨大,但还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

以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为例,许多年来,面广、量大的国内各界力量给予了贫困地区教育的全方位、实质性支持。比如,按照教育部教师工作司的统一部署,从2019年秋,教育部“国培计划”领航校长们所在的学校,连续3个学期派出1000余名教师,在凉山州7县几十所学校发挥了实践、理念和现代文明的引领作用。一些学校教学及管理发生了不同程度的变化,部分教师的精神状态、进取精神和专业成长意识不断增强。四川省教育厅的“一对一精准帮扶”在一些片区由点及面地引发同频共振。这些变化是难得、了不起的,成为区域教育更好发展的良好开端。但深入下去,我们发现还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

部分县区党委政府、教育行政部门对教育精准帮扶工作被动应付现象仍有存在。在四川省凉山州,虽然有诸如昭觉县等地行政管理者积极思考、主动争取、勇于进取的先进典型,但有些区域对教育改变的复杂性、迫切性认识不深,导致应对教育帮扶工作的动力不足。甚至在一些地区,极个别领导和工作人员认为直接帮扶有点多余,给钱给物就行了。一些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对本区域教育发展状况认识不清,对教育帮扶的重点和关键把握不准。一些人热衷于立竿见影、立马见效的硬件项目,比如造校舍、硬件配备和“智慧校园”建设一类的大工程,几乎全心投入,而真正关乎教育内涵、本质、根本问题的,诸如教师、校长队伍建设以及制约教育改革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则兴趣不大、动力不足。

少量支教主体单位对帮扶区域的教育与学校发展问题调研不够深、不够细,把握不够实、不够准。从某些高校团队支教帮扶的方案和已经开展的部分工作看,号脉不准、定位过高;面上看,很有力,很有声势,但雷声大、雨点小。在少量乡村学校,校长和教师配备不足,许多教师未经师范专业教育训练,课堂教学理念落后,有的甚至没有一名县区级骨干教师,而个别帮扶单位帮扶时未能从实际出发,却把学校发展规划、文化建设和校本研修等作为帮扶的重点工作。这类大水漫灌式的工作虽然动静不小,但收效甚微。极个别帮扶主体的单位领导人态度不是太积极、组织不够有力、工作不够踏实。一些人将教育精准帮扶看成是一项政治运动,以为是一阵风,应付敷衍,很少考虑过程、效果和质量。有部分地区派往支教的教师和相关管理人员,工作能力和师德平平,在支教帮扶过程中或者作秀摆造型、走过场,或者要这要那乱伸手,形成一定负面影响。

内地支持的窗口和示范学校的意义和价值没有得到很好体现。许多年来,区域间的对口帮扶尤其是援建学校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花费巨资援建一所学校,派遣一批校长和教师,硬件软件全面配备到位,短时间内为该区域打造出现代化高品质的样板、典型和教育高地。“一枝独秀”也许短时间内“刺激”了当地教育生态,而从长远来看,并没有产生应有的辐射和影响作用,其他学校的陈旧、落后、低品质状态并没有因之发生多少根本性的变化。

这些问题的产生,有些是思想观念问题,有些是思维方式问题,有些是责任主体不明、职责不清的问题,也有些是行政作风问题,需要认真对待、理性解决。

教育问题千头万绪,真正解决需要聚焦关键、突破重点

一是需要聚合教育共识。关于教育对于国富民强的重要,教育对于文化、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教育发展与社会事业发展的关系、教育本身发展的机制和规律诸问题,早已有定论不需要赘述。关键是,各级党委政府如何通过合适的机制、方式激励和动员,让相关区域的行政管理者、党员干部、决策者和实践者形成共识。从我所到的众多区域看,这种必要的共识还没有普遍形成,甚或有的区域少量决策者和管理者对于唯有教育才能阻断贫穷代际传递这一点还没有多少感觉和意识。

二是推动生成内生动力。一切的帮扶,其成功的标志应该是看被帮扶主体主动追求发展的动力生成。仅仅满足于“帮扶”,或者“帮扶过”,也就是说,我人去了,钱花了,报告作过了,要我做的事情基本完成了,从本质上说不是真正的、务实的帮扶,或者说这样的帮扶基本与精准无关。从实际出发,解决根本问题,最终形成未来健康可持续发展的原动力,这样的帮扶才是有意义和价值的,因而一定是健康和可持续的。

三是形成自我造血机制。四川省教育厅旗帜鲜明地提出,其他地区对于凉山州7县区的教育精准帮扶要致力于“打造一支带不走的教师队伍”,这抓住了帮扶的关键。没有一支精良的教师队伍,何以支撑凉山教育的未来?这也瞄准了教育扶贫中需要解决的“痛点”。大量帮扶实践的经验一再表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如运动一般热热闹闹,时过境迁,连痕迹都很少留下。所谓“带不走”,或者说真正致力于“带不走”,就是要致力于建构一种长期有效的、能够从根子上解决教师队伍成长发展的体制机制,要有来自上层、基层的规划、设计,以及推动其强有力执行的方案。

四是迫切需要聚焦核心问题。教师是关键,师资缺口大,结构性缺编严重,并且教师队伍整体素质不高,教师学历偏低,优秀教师流失严重;学校音乐、美术、科学、小学英语等学科的专职教师十分缺乏;缺乏一支坚强有力的管理队伍;校长领导力不强,学校管理效能不高。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只有聚焦核心才谈得上“精准”,瞄准了“靶心”,才能抓住要害和关键,才能以一当十,彻底解决问题。调研发现,教师和校长这两支队伍是需要解决的根本性问题。数量不足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相比发达区域而言,这些地方教师的基本教学素养、管理素养较低,理念较落后,其教育教学的关注点与最新的教育教学改革、“立德树人”“教书育人”“五育”并举、全面发展的观念尚有差距。相比而言,脱贫区域更要狠抓教师队伍建设。要抓队伍,抓整体素质提升——从抓“有”转变为重“优”。

做好体制机制保障,让教育扶贫更加精准高效

校长和教师队伍建设问题,恰恰又是教育至难解决的问题。就刚脱贫的区域而言,基础薄弱、人力有限、财源不足,对此,我们还是要在机制、体制上着力。

第一,汇聚资源办大事。如今正是集中主要人力物力抓校长与教师两支队伍的时候。从凉山7县党委政府以及教育行政部门的工作重心来看,一些区域已经开始了投入重点的转移,如果我们在帮扶区域通过地方党委政府与教育行政部门的联动,通过帮扶方的精心设计和安排,设定如下工程,将更为精准高效:比如涉及帮扶片区或者全县的名校长培养工程、名师培养工程、名班主任培养工程等;各学科全体教师助教工程、全体中层干部管理素质提升工程等。从全国各地教育帮扶主体的组成看,大部分来自教育行政部门、教育科研机构、教师培训管理机构以及师范院校,培养和发展教师、校长正是他们的优势,理应发挥专长,解决当务之急。这取决于被帮扶县区领导层面对于教育真正脱贫之症结的把握,以及在工作中的重心调整。

第二,集中精力抓龙头。无论是教育发达区域还是某些教育帮扶精准、发展迅速的脱贫区域,两支队伍的建设都有许多成功的经验。比如全员培训,动员教育行政、教科研训机构、帮扶机构等各方力量,紧紧围绕校长与教师,进入学校、深入课堂,致力解决教师的教学素养提升、校长的管理能力提升。对于那些基础比较好、教师相对不多的区域,这种平均发力、“大水漫灌”的方式卓有成效。比如首先培植教育的精英人群,抓教学和管理的骨干。通过少数人带动多数人乃至全体人员共同进步。采取小班化、精英式培训和培养方式,培养一个,成就一群,通过“种子”,甚至通过“种子”的“种子”引领、带动骨干学科教师团队与学校管理团队的成长和发展。从2015年5月开始,教育部启动全国中小学校长“领航工程”;从2018年开始,又启动全国中小学教师“领航工程”,旨在借助这样一批批精英校长、教师带动面广、量大的校长和教师,共同推动中国教育朝着高位发展。就脱贫区域而言,应该将上述两种方法结合起来。也就是说,将面向精英少数和面向全体人员结合起来。一方面,通过设定高水准的校长和教师队伍建设项目,培养足以引领区域教育教学和管理的领头雁;另一方面,通过分段分类托底的校长和教师队伍建设工程,提升全体教师和管理者的基本教育教学能力与素养。

第三,优选精兵强平台。任何区域教育问题的最终解决,还得依靠本区域内的强有力专业机构和平台去促进校长、教师的发展。从发达区域教育最近几十年的成功实践看,传统的进修学校、教研室等引领、促进教师发展、教学进步的机构,为当地教育事业的改革发展作出卓越贡献,在此基础上整合而成的教师发展中心,如今更是为发达区域的教育插上了翅膀。如今,要打造一支真正带不走的队伍,而且未来这支队伍还要不断学习、研究和发展,理所当然无法或缺这样的平台。尽管如此,这项工作是脱贫区域教育未来发展的奠基石,是教育长治久安的稳定器。现今中国普遍实行的教科研制度、培训制度以及与之相关的各级教研室、教师发展中心,对于多数教师而言,是成长的摇篮、持续发展的动力。永远依赖外力“供血”不行,必须建构“造血”机制形成原生动力。建设县区教师发展中心,做到人员到位、经费到位、管理到位、培训到位。这需要各地党委、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力除如“顽瘴痼疾”一般的体制性障碍,将这件功在当下、利在千秋的事业,力行力为。

第四,主动开拓广聚智。各脱贫区域应该开阔视野、主动作为,学习和借鉴其他区域广用外力促进教育快速发展的成功经验,广开渠道,拓展“才源”,因地制宜,设计切实的“合作”方案。一是选派校长教师精英参加各级各类高端培训。比如可以在教育部教师工作司的支持下,由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各省市各院校教师、校长培训机构来组织实施。二是到发达区域学校或者教研、培训机构跟岗。校长教师到优秀学校跟岗,在学校管理和教育教学的真实情境中进行参与式研修,成效最为明显。这可以由曾经和现在参与帮扶的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教育行政部门、师范院校和优秀中小学来帮助实行。三是与教育发达区域的省内外中小学、幼儿园结对。四是由对口帮扶省市与各县合作办学,同时寻求省内外教研、培训机构的支持。只要政策到位、机制到位,主管部门充分调动,脱贫区域积极争取,扶贫主体精准服务,“三州三区”必将呈现新的发展态势。五是采取激励措施,力邀全国各地名师名校长到脱贫区域设立工作站。争取教育部银龄讲学计划的支持,邀请名师名校长在各县建立以其姓名命名的名师名校长工作站,特别是涉及各学段和学科的名师工作站,对于该区域当下教师发展意义非凡。

第五,管理主体确权责。唯有专人负责、管理得力、强化协同、合力创新,教育精准帮扶这项艰难的工作才可能化繁为简、转难为易。如此,定位唯“准”,施策求“精”,才能真正从根本上彻底阻断贫困代际传递,让面广、量大的“直过”民族真正融入中华民族和社会主义大家庭中。

(作者严华银,系江苏省教育厅师干训中心、江苏第二师范学院教授,教育部中小学名校长领航工程江苏基地首席专家)(《中国民族教育》杂志2021年第5期)

0 0 0 0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最新发布
热门标签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案号:京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2000-2019 www.jyb.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