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访谈 > 访谈嘉宾> 正文

两会E政录:高校招生自主权至关重要

www.jyb.cn 2015年03月1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国家教育发展中心体制改革室主任王烽,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文东茅,《人民教育》总编辑 余慧娟 李烨摄

  主题:高校招生自主权至关重要

  时间:2015年3月4日 14:00—15:20

  地点:中国教育新闻网演播室

  嘉宾: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

  国家教育发展中心体制改革室主任王烽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文东茅

  主持人:《人民教育》总编辑 余慧娟

  导播:修伯明

  摄像:李柯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教育报刊社“两会 E政录”特别报道,我是主持人《人民教育》总编辑余慧娟,今天要讨论的话题是高校招生改革。

  2014年9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实施意见》,全国两个试点省份也发布了详细的改革方案,但细则没有出台,它对基础教育发展及考试招生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大家的关注度非常高,今天很荣幸邀请了三位嘉宾来到中国教育新闻网演播室,分别是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国家教育发展中心体制改革室主任王烽,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文东茅。

  嘉宾:各位网友,大家好。

  高校招生自主权有所扩大

  判断招生制度改革是不是符合人们的期望,是不是有重要的意义,很重要的一点是看改革赋予了高校在招生方面多少自主权。

  主持人:关于这次招考改革大家议论较多的,是高校的招生自主权是否扩大,呼声也很高,下面请三位嘉宾谈谈您的看法。

  文东茅:大家对这次改革中高校自主权的期待较高,而改革后并没有达到人们期待,但从总体看,高校的招生自主权有所扩大,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第一,高考实施的是“3+3”选科方式,各高校可以对选科提出自主的要求。

  第二,高校在《大学章程》的指导下可设立自己的招生章程。

  第三,高校的综合素质评价可发挥决定性作用。

  第四,以浙江省的“三位一体”招生模式为代表,其中综合素质评价占很高的权重。

  这些改革还在试点中,需要逐步推广,这样招生自主权就能更好地落实体现,能更好体现高校的社会职责,能有效控制招生腐败现象,这样高校的权利才会得到更大的落实,社会才会赋予高校更多的自主权。

  张志勇: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实际是两个制度,分别是考试制度本身的设计,还有招生制度本身的设计。

  招生的主体是高校,就应该给高校招生自主权,这也是此次改革的重要方面,判断招生制度改革是不是符合人们的期望,是不是有重要的意义,很重要的一点是看改革赋予了高校在招生方面多少自主权。

  刚才文教授讲的几条,我认为都实实在在的给了高校自主权,我作为基础教育工作者,认为考试改革很重要,目前的考试改革已迈出了重要的步伐。

  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的多样化,包括高职、高专和本科的分类考试,包括高中学业水平考试的水平考试和等级化考试,高校招生已提出了人才选拔的丰富素材,高校应该合理运用招生自主权,设计针对学生水平考试及综合素质能力的考核,比如浙江“三位一体”选拔人才的方式,这都需要很大的突破。

  王烽:这次改革方案的主题是促进公平、科学选才,促进公平通过招生计划、招生管理、招生项目、招生标准来体现,科学选才从国家的角度讲,是为国家建设选拔人才。这意味着基础教育阶段培养有个性的人,课程要多样化,就要进行招生改革、考试改革、管理体制改革等一系列改革,其中核心的是招生自主权。高校自主权的扩大和获得,是随着改革不断推进而逐渐深入的。比如对高考加分项目进行缩减,逐步取消录取批次。

  张志勇:实质上高校招生自主权更大的意义,是学校第一次拥有了按照自己办学地位、办学特色、办学优势的招生资格,这对高中的教育有非常大的影响,需要根据高校的录取标准和学科选择的标准进行调整。

  高中和大学在人才培养体系间要衔接

  大学通过制定选拔标准来影响高中的课程教学,通过专业设置和基础知识的对接,以及高校的招生自主权,使人才培养体系对接,这对国家的人才培养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主持人:请问高校应该如何科学选才?

  张志勇:过去的高中和大学,在人才培养体系之间是不衔接的,只有分数对接。现在,大学通过制定选拔标准来影响高中的课程教学,通过专业设置和基础知识的对接,以及高校的招生自主权,使人才培养体系对接,这对国家的人才培养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王烽:实际上多元的选才标准是“两依据一参考”,比原来仅看分数标准化了,更重要的是每个学校有了发展理念特色和专业建设特色,每个学校都有不同的选拔标准,那么汇聚到高中阶段的人才培养就会多样化。

  文东茅:高校的权利不仅可以直接体现在招生上,它还有很多其他的权利。比如,浙江省的“专业+学校”录取方式,使很多学校的冷门专业受到冲击,这时学校就会进行学科和专业调整,或在优势专业上进行突破,实现招生的竞争力和办学的竞争力。

  主持人:所以,向高校下放招生自主权是非常关键的一步。

  张志勇:我认为,这是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最终能不能实现的关键一步。因为高中教育的体系改革最终是为高校选拔人才提供基础,所以,高校如何做好招生,就需要根据各自的品位进行自主招生。

  主持人:实际上,高校的另一端连接的还是社会对人才多样性的需求。离2017年的高校招生只有两年多的时间,目前高校需要出台招生方案,什么样的方案才能够实现促进公平、科学选才的目的?各位嘉宾有什么样的意见和建议?

  王烽:高校的招生自主权体现在多方面的。比如,制定招生计划、录取标准、综合评价方式、录取程序、录取结果等一系列权利,但这些自主权并不是绝对的,在赋予高校权利的时候,还需设立监督、公开、问责等机制,要把高校作为招生的真正权利主体,政府、社会包括考生的监督应是尊重权利主体为前提的监督。高校要把招生自主权落实工作看作体制改革的系统工程。

  首先,高校内部需要体制改革。高校应该是最懂什么样的学生可培养的,这样招生办的职能就该有所转变,要转变为院系专业服务。高校应该建立招生委员会,主要制定招生政策、招生章程、招生计划等。同时,应对院系招生进行监督,受理一些招生的争议、投诉,具体落实的权利还要从体制上来讲。

  其次,学校招生章程的制定是非常重要的。比如,原来的招生章程比较简单,那么现在可能涉及到各专业、各标准、综合素质评价以及学业考试科目如何选择,程序如何制定等。

  最后,招生是非常专业的,所以要从专业培养的需求严格制定招生方案。同时,还得考虑主管部门、社会怎样参与监督,还得设置对学校的招生信息公开更加有利的强制性措施,出问题后怎样去追责,这一系列的问题都得认真去做,才能把高校招生自主权落实好。

  张志勇:我作为基础教育战线的工作者,认为基础教育界关注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热度要远远高于高校,有些高校甚至置身事外,这是一个让人担忧的现象。

  建议高校设立招生委员会

  呼吁高校要充分应用自主权,让招生要求指向更加明确,才能促进高中教育的多样化、个性化,也是一个必然的发展方向。

  主持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呢?

  文东茅:高校不提任何招生要求,可能不是特别清晰到底要什么样的人才,也可能有些学科本身就不需要提要求。

  张志勇:如果一所高校的所有学科都不提要求,这就该担忧了。还是呼吁高校要充分应用自主权,让招生要求指向更加明确,才能促进高中教育的多样化、个性化,也是一个必然的发展方向。

  首先,要把高校推向改革的主战场。按照现在的招生体制,是以各省招办为主,在有限的时间内按照批次全部录取完毕,而没有给高校充分鉴别学生的时间,就无法准确鉴别哪些学生适合哪些学校和专业,所以应该给高校更多的时间。

  第二,高校应该建立招生委员会,招生主体应该回归院系。各院系、各学科的教授最清楚什么样的学生适合该院系,包括哪些科目该纳入考试,综合素质评价怎么使用及制定。

  第三,高校应该设独立的招生监督委员会。招生监督委员会的成员应该是与招生利益无关的人员,社会各界人士,包括家长、老师等相关热心人士都可以参与监督,

  总之,一方面要落实高校的招生自主权,另一方面要建立完善的体制,从而使招生自主改革能够顺利进行。

  文东茅:关于高校自主权的问题争议非常大,我认为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自主权,自主权分两部分:一是制度赋予高校明确的权利,这是法律制度明确规定的;二是制度没有明确规定的,是自由裁量的权利。

  关于制度赋予明确的权利,包括高校的招生计划、招生标准、招生评价方式、招生程序等,这都需要认真研究。

  关于没有明确规定的权利,应该由高校自己行使量裁的权利,这样很多问题学校就可以解决,比如破格录取等现象。

  关于学校内部的体制改革,既要公平又要科学选拔人才,让院系教授参与是可以,但不太现实,因为教授们的其他工作还很多。

  高校应设置专业招生面试官

  如果把招生面试官的业绩和声誉与新生的生源质量密切相关,这样的评判就会更加专业化,也可能遏制一些招生腐败现象。

  主持人:不知道硕士导师、博导他们对招生改革热不热情?

  文东茅:不见得每个人都特别热情。我想,一方面确实要通过某种机制让学术的力量参与到学生的评价中间来,另一方面现在的招办结构要发生重大的变化,招办负责联络、组织、协调工作,但是不能负责招生评价工作,将来的评价工作要归于数量相对庞大的专职招生面试官。如果把招生面试官的业绩和声誉与新生的生源质量密切相关,这样的评判就会更加专业化,也可能遏制一些招生腐败现象。

  张志勇:据了解,国外一些大学把招生能力看成学校的重要组成部分,而我国长期的招生体制是靠政府单位,我认为就是批发学生。新的招生办法实质上是通过多样化考试,对不同招生课程及科目的设置,把学生进行了细分,这就符合了高校的办学定位。我呼吁部属重点高校要先动起来,把招生工作当成社会的责任,要下大力气,要设专职的招生队伍,要科学的鉴定选人的标准。这也是高校改革迈出的真正实质性的一步。

  主持人:高校为什么对招生自主权没有热情呢?

  王烽:我认为是整体管理体制的问题。从体制改革、制度创新角度看,核心要处理好地方招生办公室和高等学校的关系,也是放权的关键。怎么把本来属于高等学校的而被招办把持着的权利归还给学校,这对于人才培养的多样化,人才培养质量的提高,教育质量的提高都是核心的问题。

  张志勇:我补充说一下。为什么高校没有积极性?我认为是高校还没有危机感,高校本身没有生源竞争的真正的危机感,我国高校已经按照重点大学、省重点、一般本科、二本、三本程序化,这样的招生体制使高校本身没有竞争活力,也没有任何倒闭的危机感,而此次改革非常重要的一个制度设计就是打破批次,不分一本、二本、三本院校。

  另外,打破批次后按照专业报志愿,学生可以按照兴趣报考院校,而非按照分数报考。这也使得高校之间不再是综合实力的竞争,将会是学科竞争,也搞活了学校的竞争力。如果能够打破批次、一档多录、双向选择,一定能把高等教育自身的活力激发出来,而且高校招生改革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会加大。

  文东茅:关于高校是不是积极也不能一概而论,实际上有些高校是很积极的。北大、清华历来都很积极,因为存在很明显的排位,包括上海交大和复旦之间也有竞争。为什么大多数高校还不是那么积极呢?因为录取学生还是按照总分进行电脑排位,高校有力无法使,还没有真正独立评价学生的机制。

  再者,高校可能已经行动起来了,是缓慢的、整体性的改革。如果以专业来招生,那么该专业教师的福利和专业的发展都与之密切挂钩,这样大的竞争促使高校必须改革。

  第三,目前有些学校已经在积极的招生,我认为在方向上要做调整,目的是招到真正适合的学生,而不仅仅是高分学生。我也呼吁媒体不要动不动给高校排名,迫使高校招生追求高分。

  张志勇:我特别想呼应你这个观点,山东8年来一直禁止媒体炒作高考状元,炒作高分学校,要使教育回归到理性。

  充分运用好综合素质评价材料至关重要

  综合素质评价可以体现出学生的整体素质及个性倾向,如果高校能够作为选才的参考,那么高校的选人选才会更具丰富性、准确性。

  主持人:下面的问题是中小学非常关心的,此次招考改革的“两个依据一个参考”,参考是指综合素质评价,那么综合素质评价材料高校是否启用?怎么用?

  张志勇:我分管山东省的基础教育,高中非常关注这个问题,大家认为此次高考改革很重要的一个亮点,就是把学生发展作为重要的成果,这也是此次改革的重大意义。个人观点,把能反映学生智力测验的学科进行分数考,把无法用分数判断的考核项目进行记录,比如学生是否有爱心、社会责任感、热心公益、有担当,可以体现出学生的整体素质及个性倾向的,把这些记录提供给高校作为选才的参考,使高校的选人选才更具丰富性、准确性。

  目前山东省的高中综合素质评价,为了学生发展服务,让每个孩子做成长日志记录有意义的内容,一个学期结束后,学生可以提出哪些内容可以加入自我综合素质评价的平台,按照教育部要求,分别有德、智、体、美和社会实践五个方面,也要保证做到客观和公正。如果高校能够参考这种评价方式,那么它就是有价值的。如果不用,它也达到了两个目的,一是服务于学生的成长和发展,一是服务于学校选拔人才,我希望这两个功能都能得到发挥,也给予高校很大的期望。

  文东茅:如果中学和学生真的重视综合素质教育,即使现在没有被高校所用,以后也一定会用上,所以不要认为某一次综合素质没有得到高校的认可就吃亏了,既使高校暂时没有特别好的使用,基础教育阶段仍然要坚持素质教育。

  其实,综合素质评价的概念很容易引起人的误解,很多人认为是把多种指标合在一起形成的总分。但严谨的说,应该是在基本素质都合格的前提条件下,对学生进行多元的专项评价,针对不同的人进行不同的评价,可能出现同样的评价结果,而结果的使用又是完全不一样的。比如,同一个孩子,A高校评价很高,也许B高校评价不是太高,这应该形成一个常态,而不是全国统一的总分,社会也应该接受这种观点。

  综合素质评价既然是主观的评价,就一定要由主观的人评价,而不是机器评价,也不是中学把结果给高校,而应该由高校的考试官根据大学专业的不同需求去评价。这方面有两个很重要的问题,一是考试官要有鉴别能力,要专业化。二是考生要学会选择,学会使用综合素质。以上都需要不断的实践和摸索。

  主持人:在划分等级方面,发现很多地方是不科学的,没有用定量的方式去评价。如果交给主考官来鉴别,会不会出现主观性强的问题?

  张志勇:这确实需要有主观标准,综合素质评价不应该是一个学院一个标准,应该是一个专业一个标准。评价一方面要判断学生的学习和实践经历,以及和专业相关性的实践成果。

  王烽:我认为综合素质评价和高考里的综合评价是两个概念,综合素质评价可能更多的谈,如何通过综合素质评价引导孩子更加健康、全面的成长。如果直接把综合素质评价和高考联系起来,这样就会认为中学生的健康成长和大学招生一致,不能如此简单的一致。

  其实,中学素质评价是为中学生的教育成长服务的。而大学把综合素质评价结果用到招生机制里就叫综合评价,综合评价包括学生的高考分数、学业水平考试分数,还有其他可以参考的方面,并不是把综合素质评价全部给高校用,或者按照ABC等级换算成分值,这是完全错误的,应该区分开来。

  文东茅:我认为综合素质评价一方面需要主观性,另一方面需要标准化。尤其是招生自主权需要个性化设置,可以赋予考试官自主权,有一套相对统一的标准,但该标准要保密不能公开,不能让人们投机取巧。

  张志勇:我非常赞成文教授的观点,我也特别期待招生录取政策进行改革,如果高校可以按照分数、投档比例先切一刀,然后在这种公平的基础上再参考综合评价材料进行选才。

  文东茅:我认为将来应该进一步扩大学生选择院校的范围,一个学生可以拿多个通知书,现在国外都做到了,我国研究生自主招生推免的考生也已经做到了,这样的招生工作量会加大,但这应该是发展方向。如果学生可以拿到多个通知书,学生就会有多种选择,选择压力就减小了,而招生部门可以在计划上做分布调整。

  王烽:这是双向多次选择的方式。其实现在都是通过网络大数据管理,并不一定会增加难度,工作的复杂程度和成本不一定会增加很多。

  文东茅:据了解,此次研究生的推免政策改革后,招生又出现一个新现象,就是学生有三个选择,但最终结果是最优秀的人得到的机会最多,一个优秀的学生占掉三个机会,相较差的一个机会都拿不到。这和原来政策改革者的预想有差别的。

  另外,我认为招生腐败问题可能和问责不明有关系,如果可以确认学生是某一个招生官招进来,那么出问题就可以问责,而现在是计算机选择,无法问责。

  张志勇:是应该有可以追诉的问责机制,很多人也担心高考改革会产生腐败现象,提议不能急切推进。实际上,腐败问题不能因为假设可能存在腐败,就停止改革,而是在改革中不断完善制度,避免腐败。

  王烽:其实现在通过电脑录取的方式,已经很大程度上消除了腐败的空间,出问题的只是在特殊学生的录取上,这需要建立监督机制。

  主持人:总之,新改革方案是在一条基线和一个门槛保证了基本公平后,再探索改革新突破,从而影响整个教育的发展。今天非常感谢三位嘉宾的真知灼见,也感谢网友的观看,本话题将在人民教育杂志、中国教育新闻网和中国教育之声微信矩阵上联合推出,谢谢!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李烨}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