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您的位置:首页 > 教学 > 教学故事> 正文

我与白马王子的故事

www.jyb.cn 2014年01月2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26岁的我正是谈婚说嫁的年龄。我的心中白马王子谁呢?——谢伍。不过,他可是我班二年级的一位小帅哥,我这辈子是嫁不了他啦。

  那是2010年1月中旬,学生拿完成绩报告单,欢欢喜喜地回家准备开始快乐的寒假生活。班里只剩下一个孩子在等着他的父母来接他。他的名字叫谢伍。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名字吧。虽然我从没有要刻意去记住他。他是个长得很秀气的男孩,白白的皮肤,挺直的鼻梁,抿紧的嘴唇,眼睛不大,但很有神,眼睛里透着的不是小孩子调皮的机灵,却是和年龄不相称的安静、沉稳、懂事。我看着眼前这个默默和我整理桌椅、打扫班级卫生的小男孩,心里满是不舍。因为从今往后,我可能不会再和他见面了,如果不是刻意安排,我们也许今天就是最后一面了。

  因为他要转学了。原因是他们租住的房子要拆迁,他们要到更偏僻的地方去租房子,地方偏僻些,租金相对就会便宜些。为了上学方便谢伍就要转到离家近一点的学校。不舍的另一个原因是从我刚工作的第一年开始,他就是我得力的小助手,一(3)班的小班长。工作第一年,内心诚惶诚恐,每日慌慌张张地忙碌,做事总是丢三落四,每每此时就是习惯性、依赖性地呼喊:谢伍,你帮老师干嘛,干嘛?”不管我的表情多么慌张,语气多么不耐烦,他总是满眼关切又笑意盈盈地跑过来跑过去帮助我,一副安静且沉稳的样子。这样的小助手一当就是一年半了。每次看到他忙碌的小身影,看到他那给别人带来安慰的小表情,我就觉得谢伍是我的老师,我才是他慌慌张张的小学生才对。记得曾经还和另一个老师打趣说:“我就是喜欢谢伍这种类型的男生,我要以他的标准去找对象。”我那个年纪相仿的年轻女教师听得是哈哈大笑。

  整理完教室,我对谢伍说:“谢伍,你记得自己家的路吗?”他说:“记得,有时,爸爸妈妈没空来接我,就让我一个人回家。”我说:“今天老师送你回家吧!”我从食堂阿姨那借了一辆自行车,但出了校园才发现我根本无法骑着那上了年代的自行车载着谢伍回家,因为那待拆迁的马路太坑爹了,到处是坑坑洼洼,不时地还会冒出个大水塘,我当时还住在学校的宿舍里,平时出门都是叫量面包车,不知道外面的路竟这么难走。于是我就两手推着自行车和谢伍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边走边聊,边聊边走,不知不觉也就到了谢伍的家。可是家里没有人迎接我们,门上有一把样式老旧的小黑锁,我想完了,还得站在门口等着。哪知谢伍熟练的从书包里拿出钥匙,门不开不要紧,一开吓一跳,里面极其不平整的水泥墙壁,房屋大梁用的木料都裸露在外面,显得特别突兀,不大的房间一望到底,靠近门边有一张小床,显然是谢伍睡得,小床的一头堆满了锅碗瓢盆,另一头放了一张大概是吃饭用的桌子。餐桌的对面摆了一张大床,看来是谢伍的父母睡的。我想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惊讶,在我回过了神之后,谢伍搬出了一个方凳,让我坐了下来,我看着另一个方凳上摆着字典等一些学习用书,而那个方凳下面还有一个又小又矮的板凳,很是好奇。于是,我问:“谢伍,你平时在哪写作业呢?”

  他有点羞涩地指着我坐着的方凳说:“在这张凳子上写。”我说:“那坐在哪呢?”果然,他指着另一个摆满书籍的方凳下藏着的小凳子说:“坐在这个凳子上。”看着这样小的书桌、椅子,想象着他单薄的小身板蜷缩在那却能写出全班最工整、最美观,最大气有力的铅笔字,我很难过,也很钦佩。更让我吃惊的是他开始淘米用电饭锅做饭了。我说:“这个你也会吗?”他说:“嗯,我把饭先做好,等爸爸、妈妈回来,他们做一点菜就可以吃饭了。”这时我才想起来问谢伍:“你爸爸妈妈都去哪儿了?”他回答:“他们去挖藕了。”我说:“那每天放学回来都是你一个人先做饭、写作业吗?”他说:“现在是的。以前奶奶在家等我,弄饭。”我说:“嗯,你这么一说老师想起来了,一个月前老师还记得你奶奶到我们班级来过的。”他点了点头。我说:“那你奶奶呢?现在回老家了吗?”他说:“我奶奶走了。”我说:“走了?去哪里了?是回安徽老家吗?”他说:”不是的,我奶奶不在了。”我还是有点没听懂,询问的眼神看着他,结果我看到的是最近经常浮现在我眼前的那张眉头紧锁,似有心事的忧伤的小脸。我这才明白过来说:“哦,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呢?”他说:“有一个月了吧。”我说:“哦,那前一阵子老师问你为什么不开心,当时你没说,是因为奶奶不在了,你想她了,是吗?”他点点头。

    我想说些安慰他的话,可事实上却不知道讲什么好。因为我处在一种复杂的感情里,我在读高中二年级时,奶奶突然不在了,我伤心了好久,当时都以为自己的天空永远都不会有晴天了,那时的自己是多么需要人关心、安慰啊!而在我面前的这个可爱的小男孩他不开心,难过和我当时应该是同一种心情吧,回想我当时询问谢伍为何如此,他犹豫着,不等他开口,我就开始用责怪的语气批评他最近老是这个臭表情,做事慌慌张张、心不在焉,总是出差错。被我批评的谢伍则一言不发,不生气,不解释,想想自己原来竟然是这么残忍,这么不通人情,明明是一个受了伤,需要抚慰的心灵,我却要求人家为我服务,做不好还要忍受老师权威的批评。换做是我,恐怕做不到,而他仅仅是个二年级,八九岁的孩子。想到这,好一阵心酸,难过到要留下眼泪。很想和谢伍说声抱歉,但为人师的面子又让我张不了口,于是转换了话题。

  不久他的父母回家了,我走在回去的路上,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总以为孩子懂得了什么,心里无非就是想着两件事,一件事非常不想干但又不得不干,那就是学习,一种事非常想干但又不能随心所欲,那就是玩耍,别的懂什么呀。因此,遇到了问题,我就把一切问题都会归结到孩子贪玩的本性上来,似乎解决了贪玩,就解决了一切问题。而事实上,我低估了孩子,孩子的世界简单而不单调,他们有着丰富的情感,他们对人事有着一种天使般纯粹真挚的情感,这样的赤子之心纯粹,珍贵,因其简单方显热烈,因其热烈,更需呵护、关爱,而不是像我这样想当然的去看待!(作者系南京市建邺区莲花实验学校小学部 黄灵舒)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张贵勇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