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您的位置:首页 > 教学 > 教学研究> 正文

“教材体”成鸡肋 人教社苏教社回应问题教材

www.jyb.cn 2009年12月16日  来源:钱江晚报

  

  右图:据《人民日报》报道,针对近期一些地区和中小学使用未经审定的国家课程教科书,难以保证教学质量的问题,教育部日前下发通知,要求各地立即进行全面检查,开展清理整治。 CFP供图

  本报今年9月23日《爱迪生到底有没有救过妈妈——浙江3语文教师对小学语文教材随意杜撰等问题提出质疑》系列报道中,浙江3位语文老师,给时下普遍使用的“人教版”、“北师大版”、“苏教版”中小学语文教材挑出了不少“刺”,其中有课文事实与常识不符、价值观陈旧,甚至有杜撰名人故事的,引起全国教育界关注。

  教科书的编辑质量,关系到千千万万孩子。本报对小学语文教材问题的系列报道,使一场针对小学语文教材的“打假运动”方兴未艾。小学语文教材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有“教材体”文章?选文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一套好的教材应该怎样坚持儿童本位?……

  继北师大出版社小学语文教材主编马新国之后,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学语文编辑室、江苏教育出版社小学语文教材主编朱家珑首次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各地多位学者也针对小学语文的一系列问题,从儿童文学阅读、语文课程、课堂实践等专业领域出发,进行了碰撞。

  教材主编:在等新课程标准出台

  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学语文编辑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教材修订按教育部的进度,现在在等待新课程标准出台,目前,他们正在做一些前期的资料收集工作,对国内外教材进行比较,结合语文教学理论的最新进展,做好编写前理论准备工作。小学语文编辑室的工作人员还深入到教材实验区进行调研,倾听一线教师的建议。

  本报报道浙江三老师认为《陈毅探母》没有出处,有虚构嫌疑,对此,江苏教育出版社小学语文教材主编朱家珑回应说,陈毅探母,在陈毅的传记中确实没有记载。该故事是陈毅的侄子亲口跟陈毅展览馆的工作人员讲的,工作人员整理成文后,被收入了由中宣部、团中央和关工委联合推荐的一本关于青少年教育的书里。苏教版教材上的文章,正是从这本书里引用的。关于“爱迪生救母”一文,是从1998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拍摄的十部青少年教育小故事影片中选用过来的。

  朱家珑认为,浙江三教师“教材以美德绑架儿童”这样的提法,模糊了对儿童进行美德教育的概念。这种提法有负面作用。“我们非常重视青少年的传统美德教育,作为小学教材,应理直气壮地弘扬传统美德。”

  “教材体”存在短小轻薄的问题

  教师和家长关注的是如何从儿童出发,而教材编者可能更需要关注客观的语文知识体系以及其他诸多非语文、非教育的因素。编辑课文,要考虑语文教学的生字、词语、造句,难易度、字频等一系列问题,有时候就不得不删改修订。

  著名儿童阅读推广人、江苏省特级教师周益民举例说,一些教材的编写非常严格,规定每篇文章字数不允许超过多少,甚至连在哪篇课文中必须出现哪几个生字都有规定……重重限制之下,再好的文章也就慢慢走样了。因为这样的创编,于是就出现了所谓的“教材体”。

  “如果是选的文学文本,我完全反对教材体的选用。坚决反对,旗帜鲜明地反对。”中央教科所南山附属学校校长,曾任情境教育研究所副所长,长期关注小学语文教育的李庆明认为,语文教材编写需要打破框框,让具有真正的语言创造力的人能够把自己创作的好作品放到语文教材里面来。

  他认为,不同的年龄段,有着不同的语言发展的规律,需要找到合适的文体来对应。就目前比较流行的四五套教材来看,在整体质量上存在着短小轻薄的问题:篇幅上短小,思想性、艺术性上轻薄。为什么孩子到小学六年级毕业的时候语文能力还那么差?恐怕和他没有接触过复杂的文章有关。

  选《红楼梦》还是《木偶奇遇记》

  教材中的文章到底应该怎么选择?是经典,还是童话?是教育还是益智?

  关于经典和选文的问题,周益民说:“《红楼梦》今天孩子不读,明天会读;《木偶奇遇记》孩子今天不读,也许他明天就不会读了。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两者如果让我推荐一个进入教材,我面对的是大众儿童,不是面对个体,所以我宁愿放弃《红楼梦》而推荐《木偶奇遇记》。我也愿意把适合儿童的成人文学作品给儿童读,条件是那些内容必须是儿童文学作品里面无法找到,也就是无可替代的,没有类似的儿童文学作品可以替代的,这时我会把适合儿童的成人的东西拿过来。就好比下雨天,因为一时无法找到儿童雨衣,就穿成人雨衣吧。”

  “我觉得成人本位和儿童本位有一个区别标准,就是是否张扬孩子的天性。选文不当的教材,其实是把儿童引向成人的那种规范化话语方式。”周益民说。

  整体专业知识出了问题

  “我们聚焦到教材问题,讨论并要打破这种背后隐含着、潜在的东西,这个东西是什么呢?用个比较专业化的术语叫做‘教师的学科教学知识’,或者叫PCK。”语文课程论专家、上海师范大学教授王荣生如是说。

  教师受两方面影响,一方面受他本人的学科教学知识的影响,现在很多小学语文教师没有儿童文学的素养,那么肯定会影响到他对文本的解读的处理。另一方面,如果大部分的教师认为目前通行的教法是好的,那就不能责怪到一个具体的实施者,而是整体的专业知识上出了问题。

  老师的PCK是怎么形成的呢?老师学科知识的树立与形成中,教材是关键。必须通过对教材的改变,来改变教师的对课程、对教材、对教学、对学生的一个理解。

  教材中不应有“暴力”

  有着多年教学经验的小学名师、江苏吴江实验小学副校长张学青指出了语文教材中残存的暴力倾向,她举了在苏教版中《卢沟桥的烽火》,其中描写战斗场面的一处段落,是这样写的:“英勇的中国守军举起明晃晃的大刀,冒着敌人的炮火在杀声中冲破县城,用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顷刻间,刀光闪闪,鲜血四溅……到了桥头,大刀队员们齐声大喊‘小鬼子看刀’,日寇猝不及防,一个接一个人头滚落,尸横桥头。”真的很暴力。

  张学青说:“我觉得以这样的方式去血淋淋地呈现战争,本身就是一种对生命的漠视,对生命的不尊重。在文本里,日本兵的生命,就像马蹄下的几茎细草。我不是说不能呈现战争,而是以怎样的一种方式呈现。《安妮的日记》为什么出版后引起这么大的关注?我们能不能以一个很平民的视角,贴近学生的视角去呈现战争呢?”

  刚入学的孩子已不是张白纸

  徐冬梅老师是亲近母语课题组主持人,也是著名儿童阅读推广人,她的观点发人深省:“按照我们现行政策,孩子7周岁入学,每一个孩子站在小学语文学习的起端的时候,实际上他不是一张白纸,很多孩子在入学前,已经由他的家庭、爸爸妈妈,给了孩子很多阅读的教育。”

  她说,一般情况下,翻开现在的小学教材,大多数都是这么编的:先是一些良好学习习惯的教导,然后就是汉语拼音,然后开始识字,集中识字,以及一些随课文识字,顺带一些小短文,童谣,小童话。她认为,我国大多数地方把教材和课程混为一谈,教材几乎成了课程的全部。

  她说,孩子们虽然刚刚入学,实际上已经有了很旺盛的语言学习的欲望,孩子们已经可以听一些很复杂的语言系统的东西。可是在教材中,他们只能面对一些非常短的、简单的语言材料。“对于很多孩子来说,(教材)实在是索然无味的一个学习,如鸡肋。关于这种索然无味,无论作为一名教师还是一位母亲,我都有特别深的感受。”徐冬梅感叹。她认为,编小学语文教材的人,首先应该是对儿童的心理,特别是儿童的语言能力,有一个基本的估价。(中国新闻出版报记者 吴重生 本报记者 兰杨萍)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庄元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