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您的位置:首页 > 教学 > 教学资源> 正文

民国时期语文课本文言文选:父母之恩|自立

www.jyb.cn 2011年09月28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综合

  民国时期语文课本文言文选

  故中华民国时期(一九四九年之前),国事纷扰,民生凋零。彼时传统新学两立,赖国文教育有识之士,兼顾二者,编录文言文入课本,寓情理於文章,传知识於学童,教化国民,传承汉学,功莫大焉。今日观之,其文笔优美,其道理质朴,可谓乱世之奇葩。爱文言兹选期间文章若干,以飨读者。

  父母之恩

  人初生时,饥不能自食,寒不能自衣,父母乳哺之、怀抱之。有疾,则为延医诊治。及年稍长,又使入学。其劳苦如此,为子女者,岂可忘其恩乎?

  《女子国文教科书(初小)》第四册第二十四课,(清) 戴克敦等编纂,高凤谦、张元济校订,商务印书馆民国元年至二年订正版

  路遇先生

  余儿行路中,遇先生。鞠躬行礼,正立路旁。先生有命,儿敬听之。先生有问,又敬答之。俟先生去,然后行。人皆称为知礼。

  《共和国教科书新国文》第四册第七课,(清)庄俞、沈颐编纂,高凤谦、张元济校,商务印书馆民国元年至五年版

  自立

  凡物莫不有死。草、木、鸟、兽、昆虫,有朝生而暮死者,有春夏生而秋冬死者,有十年百年千年而死者。虽有迟速,相去曾几何时?唯人亦然。方其生时,劳之以所为,淫之以所好,汩之以所思。其经营不已,若无复有尽期者。及其气散而死,则 然不能肉其白骨,与草木、鸟兽、昆虫之变灭何异乎?

  君子知之,故不以形体之有无为生死,而以志气之消长为生死。吾今日形体无恙而志气已竭,斯为死矣。吾志气配乎道义,发乎文章,且与天地同流,而奚有于形体乎?固简策所载古圣贤人,虽死已久矣,而其辉光常如日星之烂然,盖其人至今存也。然则死而不死,亦在人之自为之而已。士宜何如自立哉?

  《共和国教科书新国文(高小)》第二册第四课,(清)樊炳清、庄俞编辑,高凤谦、张元济校订,商务印书馆民国二年至九年版

  待外国人之道

  虎、狼,至暴也;鹰、隼,至鸷也,然不闻有自相食者,何也?爱其类也。今夫人可以不爱其类乎?一家之人,吾类也,吾爱之。积家而成国,则一国之人,皆吾类也,吾亦爱之。积国而成世界,全世界之人,独非吾类乎?吾奈何独不爱之乎?未开化之民,往往以他国之人,言语、服饰之不同,风俗、礼貌之各异,以刻酷轻薄之行遇之。及交通既盛,文明大启,始知同为人类。则无论肤色如何,程度如何,皆当待之以道。即不幸两国开战,互相攻伐,然侨寓之商民,宜保护之,被伤之俘虏,宜疗治之。夫两国开战之时,而国人之互相待遇,犹宜如此,则平日可知矣。

  蜗牛之教训

  童子自校归,默默然若有所思,母怪而问之。童子曰:“今日习算,我答数未合,同学皆笑我,号我为钝人;我思此钝人之名,胡独加诸我者?”母曰:“钝何害!汝不见墙上之蜗牛乎?其行甚迟,而奋进不已,卒造乎其极。汝苟以蜗牛为法,则勤必有功,虽钝何害!”童子闻言,遂勤学。

  无何,童子学大进。每试,辄冠其曹。向之号为钝人者怪之。童子曰:“此蜗牛之所教也。蜗牛缘壁行,虽纡缓而行不止;吾见而感之,因力学不倦,遂得有今日。使非蜗牛,吾无以致此。”

  《新法国文教科书(高小)》第二册第二十二课,庄适等编辑,商务印书馆1921年版

  自然故事 – 大 山

  我国大山,首推昆仑。最高处达一万七千余尺。在西藏之北。其东行之脉,分为三支。北支起青海之北,经蒙古、满洲达山东,泰山属焉;中支起青海之南,经甘肃、陕西、山西入河南,恒山、华山、嵩山属焉;南支起西藏之东,经云南、贵州、湖南等省,衡山属焉。

  《单级国文教科书》第十二册第十九课,(清)庄适、郑朝汐编,陈宝泉等校订,商务印书馆民国二年至三年版

  历史故事-美利坚

  英国得北美洲为殖民地,课以重税。美人不能堪,华盛顿起兵,与英血战七年,遂离英而成独立国。

  美人既独立,自称美利坚合众国,立宪法,组织共和政府,举华盛顿为大总统。在职八年,任贤使能,国基以固。

  《单级国文教科书》第八册第三课,(清)庄适、郑朝汐编,陈宝泉等校订,商务印书馆民国二年至三年版

  罗兰夫人

  罗兰者,法人也。法国革命,罗兰有功焉。其妻尤敏慧,实左右之,而即以是役死。至今法人言革命时事,无不称罗兰夫人者,盖惜之也。

  法国暴君相继苛政亟行,民不能堪,群起言革命,激而过甚。主急进者,思一切破坏,以快其私。罗兰夫妇不谓然也。遂招急进者之忌,凭借势力,中以法而杀之。夫人临终叹曰:“自由自由,几多罪恶,假汝以行!”人争诵之,以为名言。

  推夫人之意,盖不肯借自由以行罪恶者。故虽言改革而必出于和平,以为非如是不足以救国也。身殉以言传自由真理,因以显著,夫人为不朽矣。

  《中华女子国文教科书》第二册第四十课,(清) 范源廉等编,中华书局民国三年至四年5版

  百有一人

  距今二百八十余年前,有英民百有一人,因信仰宗教之故,相率远遁于北美洲。栉风沐雨,万苦千辛。自立之端绪,稍稍萌芽,尔后有志之士,接踵而来。积百有余年,户口渐繁,经济渐裕,乃弥漫于十三州。复以抵制苛税,遂建义旗,脱本国羁轭。八年苦战,幸获胜利,成为地球上一大独立国,即今之美国是也。

  回忆此百有一人,初至美洲时,于风饕雪虐中,舍舟登陆,立于大西洋西岸。其始愿何尝及此?惟恃此光明俊伟之气概,与勇猛精进之精神。遂以胚胎孕育今日之新世界。天下事固有造因在数百年前,而结果在数百年后者。今之人有欲顶礼华盛顿者乎?盍先膜拜此百有一人也。

  《中华女子国文教科书》第四册第十二课,(清) 范源廉等编,中华书局民国三年至四年5版

  学生之爱国

  在校学生遇将士出征、必列队远送、或投私财以助军费。七八龄童子亦然。……教育者当使青年男、女共知将来国家所负之责任、必更重大。我国民欲尽此重大责任、全恃在学时代、专心一意、修养其身心而已。

  共和国民之精神

  以象自由平等博爱,盖共和之国,必人人知此三义。发于心,见于行事,始足互相团结,导国家于巩固之途。故特表而出之,视为共和国民之精神也。

  孔 子

  昔司马迁赞孔子,谓中国言六艺者,折中于夫子,可谓至圣。此至圣之名所由昉,即二千年来敬礼孔子之代表也。我国自汉以后,国人无不尊崇孔子。内而京师,外而郡县,皆建立孔庙。其曲阜之陵庙,则置吏守护,历久不废。其所以若是者,亦因孔子之圣,足为万世师表耳。尝考孔子之道,以仁义道德为本,治国平天下为用。其教人也,切近人事,不骛高远。始于孝悌,成于忠恕。举家庭、社会、国家之伦理,无不蕴乎其中。学者读其遗书,想见其为人,身体而力行之,将日进为高上之人格,而不自知孔子诚大哲学家、大政治家、大教育家也。诗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吾人于孔子复何间然哉?

  《实用国文教科书》第五册第一课,北京教育图书社编辑,商务印书馆1915年版

  孔 子

  孔子者,我国大圣人也。生而神明,幼即好礼。及长,学无常师,博闻强识,人有疑,不辞千里而问焉。如穿井得羊,毁城得骨,世莫能知,惟孔子能识之也。

  时值周季,天下倒悬,思有以救之。于是周流列国,以冀遇合,所至者十余国,卒莫能用,仅小试于鲁。然数月之间,羔豚弗饰,路遗莫拾,侵地来归,其成效已可观若此。

  一车两马,仆仆征尘,岁月不居,年华易老,乃不复求仕。定礼乐,删诗书,赞周易,修春秋,以立万世名教之大防,且启迪后生,裁成狂狷。

  其设教也,因才而施,循循善诱,常以诲人不倦自期,一时受业达三千余人。身通六艺者,凡七十二。无不心悦诚服,以为自生民以来,未有夫子也。

  及卒,诸生以时习礼于孔里,垂十余世。后之贤者,未得为孔子徒,则私淑焉。

  《新编中华国文教科书(初小)》第四册第十课,沈颐、杨喆主编,中华书局民国三年二月初版

  孟 子

  孔子之道,传之曾子,曾子传之子思。至于战国,处士横议,急功近利之徒盈天下。儒家道统,不绝如线。孟子生于是时,惄焉忧之,乃受业子思之门人,上得孔子之真传。游齐适梁,称述唐虞三代之德。然时君惑于功利说,以为迂远,是以所如不合。孟子知道之不为世用也,乃变其计而以言为世则,退而与其徒序《诗》《书》,述仲尼之意,作《孟子》七篇。开宗明义,即以仁义揭其端,其对梁惠王曰:“王亦曰仁义而已矣,何必曰利?”斯言也,岂惟以讽梁王哉!司马迁谓:“余读孟子书,至梁惠王问何以利吾国,未尝不废书而叹也。曰:嗟乎!利诚乱之始也!”迁盖知义利之辨之亟已。夫孔子言性近,而孟子道性善,其旨一也。孔子称为仁,而孟子兼言义,其时异也。崇正道,黜异端,以仁义明立教之原,以强恕为求仁之术。孔子而后,异端蜂起,卒能正道绵延不绝者,谁得谓非孟子之功。

  《实用国文教科书》第五册第二课,北京教育图书社编辑,商务印书馆1915年版

  徐霞客

  徐霞客,名宏祖,江阴人也。力耕奉母,年三十,母遣之出游 。乃每岁以三时在外,一时归省,习为常。东南佳山水,凡在吴越境内者,皆几案衣带间物耳。有再三至,有数至,无仅一至者。其行也,从一仆,或一僧、一杖、一襥被。不治行,不裹粮,能忍饥数日,能徒步数百里。凌绝壁,冒丛箐,攀援下上,悬度绠汲,捷如青猿。尝游雁荡还,过陈木叔,木叔问曾造雁山绝顶否,霞客唯唯,质明,已失其所在。十日而返。曰:“吾取间道、扪萝上龙湫、三十里有宕焉,雁所家也。攀绝磴,又三十里。至其巅,罡风逼人,有麋鹿数百。三宿始下。其与人争奇逐胜,皆此类也。”

  已而徧游燕、齐、赣、闽之间。以母病归。母亡,益放志远游。由终南背走峨眉,从野人采药,栖宿岩穴中,八日不火食。抵峨眉,蜀兵乱,乃返。只身访恒山于塞外,尽历九边阨塞。又欲为昆仑之游,穷流沙而后返。有僧曰静闻者,愿登鸡足,礼迦叶,请从为。遇盗于湘江,静闻被创死。函其骨,负之。以行泛洞庭,上衡岳,穷七十二峰再登峨嵋,北抵岷山,尽历黔滇诸名胜。既至鸡足,瘗静闻骨于迦叶道场,从其志也。由鸡足而西,出玉门关,至昆仑山,穷星宿海。足迹所经,不下万余里。还至峨眉山下,托估客附所得奇树虬根以归。霞客至滇南,足不良行。既归,病甚。语问疾者曰:“张骞未睹昆仑,元奘、耶律楚材,衔人主之命,方得西游。吾以老布衣,孤笻双履,穷河沙,上昆仑,历西域,题名绝国,与三人而为四,死不恨矣。”霞客居平,未尝为文。每行游数百里,辄就破壁枯树,燃松拾穗,走笔为记。记游之书,高可隐几。死时年五十有六。

  《实用国文教科书》第四册第十三课,北京教育图书社编辑,商务印书馆1915年版

  平方之说明

  苏格拉底游于郊外,席地而坐;弟子弥诺侍。

  苏于沙上画一线问弥诺曰:“孺子!此线长几何乎?”弥诺曰:“一尺。”苏又画一线曰:“此长几何?”曰:“二尺。”苏曰:“第二线较第一线长若干倍?”曰:“二倍。”曰:“第二线之平方,较第一线之平方,大若干倍?”弥诺亦曰:“二倍。”

  苏乃就所画长短二线各作一平方,复问弥诺曰:“汝谓第二平方较第一平方大几倍乎?”弥诺曰:“余谓大二倍也。”苏指示之曰:“汝细审之,究大若干?”弥诺注视良久,恍然曰:“大四倍。”

  苏格拉底曰:“善!汝得之矣。”

  《新法国文教科书(高小)》第三册第十一课,庄适等编辑,商务印书馆1921年版

  铁路

  铁路创自英国,至今不过八十年,世界各国无不有之。造路之法,先填土方,上横枕木,而后铺以铁轨二条。轨宽与车轮等,轮行轨上,其驶如飞,每小时可行百余里。车分两种,曰机关车曰列车。机关车中设有汽机,然(燃)煤蒸汽,车恃以行。列车连属于机关车后,辆数视客货多少而定,又分二种。客车形如房屋,左右有窗,所以载人;货车形如箱,所以载货。轨有单线有复线。单线之制来去之车皆由一线,停车久待,费时甚多;复线则来去之车,各由一线,无此弊也,惟造路之费钱多耳。

  童话、寓言 漏网之鱼

  河水深阔,大鱼小鱼,游泳其中。大鱼谓小鱼曰:“吾大善跃。”小鱼曰:“吾小而善遁。”未几,遇一网,眼甚疏,小鱼漏网外,大鱼笼网中,小鱼傲大鱼曰:“今胡不复跃耶?”大鱼默然。小鱼语毕而前,复遇一网,眼甚密,不能遁。明日,渔人集于市,两鱼相遇。大鱼曰:“汝亦来矣,胡不复遁耶?”小鱼亦默然。

  《新制中华国文教科书》第十册第三十九课,戴克敦、沈颐等人主编,中华书局民国二至四年版

  画蛇(文言)

  人有遗其舍人一卮酒者,舍人相谓曰:“数人饮此,不足以 ,请遂画地为蛇,蛇先成者,独饮之。”

  一人曰:“吾蛇先成。”举酒而起。曰:“吾能为之足。”及其为之足,而后成。

  人夺之酒而饮之曰:“蛇固无足;今为之足,是非蛇也。”

  《新法国语教科书(高小)》第六册第二十三课、第二十四课,戴杰等编辑,商务印书馆1920年版

  自由

  一儿持鸟笼行于林中,呼鸟而告之曰:“鸟乎,鸟乎,汝盖来居。吾将哺汝以芳饵,饮汝以甘泉。”鸟曰:“吾营巢觅食,虽终日劳动,而有自由之乐,何能居于笼中,受子束缚乎?遂振翼飞去。”

  游 记周游世界

  余素有周游世界之志。某年夏月,发自北京。乘汽车至天津,易汽船指朝鲜。一日,至仁川。登陆,游汉城。日本所置总督府在焉。由此乘汽车至釜山,登舟向日本。明日,抵马关。又明日,抵神户,皆大商埠。欧美各国人,商于其地者颇众,然皆服日本法权。无租借,无会审。更乘汽车至大阪,工业甚盈。至西京,彼国旧都也。山水明秀,多古迹。又抵东京,则日本之都城矣。遥望富士山,高出云表。虽在盛夏,山巅积雪不消。

  居东京数日,至横滨登舟,作美洲之游。船随黑潮之流,向东北,渐寒,遂见雪。由是折向东南,复转炎暑。航行十四日,抵旧金山。远眺街市,有石造大

  厦,六七层不等。寺院尖塔,耸峙其间。登岸,乘汽车,横贯美洲而东,五日至纽约。纽约者,美国商业最盛之地。市街之南部,皆大商肆。北部则市民居

  之。复南行,至美都华盛顿。议院、官署,规模宏壮。徘徊其间,景仰不置。

  游既毕。至波士顿登舟,渡大西洋。航行八日,过爱尔兰,达利物浦。利物浦者,英国大商埠也。船舶出入,无间昼夜。登岸乘汽车,向东南行,历八小时,而达英都伦敦。东部为街市,商业繁盛。西部多贵显富豪邸第。南部多工厂。泰姆士河有长桥十三,而最著之伦敦桥,在其下游。河底有隧道二,其内遍燃灯火,电车往还,络绎如织。

  《共和国教科书新国文(高小)》第四册第一课,(清)樊炳清、庄俞编辑,高凤谦、张元济校订,商务印书馆民国二年至九年版

  西湖之游

  耳西湖名久矣,曩以未得一游为憾。某年春,与二三知己,架一叶扁舟,作竟日游,宿愿初偿,亦快事也。

  湖三面环山,水清可鉴。舟甫启碇,见有长堤二,纵列其间。堤架六桥,与三竺遥对。舣舟登桥,伫立四顾,花态柳情,山容水意,一幅天然图画也。

  鼓棹至三潭印月,潭如石塔,鼎立而三。闻诸舟人,每潭周有圆洞六,纳烛其中,封以色纸,月光相映,水中现影,颇称奇观。我来惜非月夜,叹不遇耳!

  既而夕阳西下,湖中游船荡漾,或高歌一曲,遥相应答;或放浪形骸,枕席舟中。盖游兴阑而放棹归矣。

  《高级国语文读本》第一册第二十课,魏冰心主编,世界书局1925年版

  泰山观日出记

  泰山,我国名山也。名胜古迹,不能尽述。而以登山观峰看日出为最著。某月日,登泰山,至绝顶。晚宿于南天门之古庙中。次日,天未明,登山观日。时则天地茫茫,东方微白。遥见海天相接处,浮白光一线。忽化万道金蛇,闪烁不定。而一轮红日,遂自海中跃出。排云破雾,呈于吾人之目前矣。日之出于海上也,如沐浴然,故又称为“浴日”云。泰山诸胜,当别记之。兹不赘。

  《新撰国文教科书(初小)》第八册第十二课,胡怀琛主编,商务印书馆1925年版

  瑞士湖山记

  瑞士,欧洲中央之小国也。其地多湖山之胜。时见台榭亭馆、树石桥梁,参差错落于山巅水涯。虽高峰戴雪,深坞藏云,然削岭穿山,处处有铁道飞度。游人安坐车中,可饱览湖光山色。故欧美人称为公园也。山中多流水,国人用水力以生电气,而工业赖焉。山中多水碓风磨,自然之力,用之不尽。居民除耕牧外,着意治道路,设旅馆,以待游客。盖瑞士如公园,瑞士人亦如园丁也。

  《新撰国文教科书(初小)》第八册第三十三课,胡怀琛主编,商务印书馆1925年版

  儒家语录一则

  某为孝廉时,里人有跪诉者。去不多时,某特追还,为下一跪。里人骇问何故。曰:“顷汝下跪,我立而扶之,想来终觉不安;故以一跪还汝,私心便觉得安耳。”

  禅门语录一则

  禅门语录:许多人众,坐于屋中,叹:“一外人,德行极好,唯有二过:一者喜嗔,二者作事仓卒。”尔时此人适在门外,闻作是语,便生嗔恚。即入其屋,擒彼道己过恶之人,以手打扑。旁人问言:“何故打也?”其人答言:“我曾何时喜嗔仓卒?而此人者,道我恒喜嗔恚,作事仓卒,是故打之。”旁人语言:“汝今喜嗔仓卒之相即时现验,云何讳之?”

  人说过恶而起怨责,深为众人怪其愚惑。譬如世间饮酒之夫,耽荒酗酒,作诸放逸,见人呵责,反生怨恨,若此愚人,讳闻己过,见人道说,反欲打扑之。

  《新小学教科书国语读本(高小)》第三册第十三课、第十四课,黎锦晖、陆费逵编辑,中华书局1923年版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庄元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