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您的位置:首页 > 教学 > 教学时讯> 正文

包昌升工作室:在语文田野共赏一路好风景

www.jyb.cn 2016年02月0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师报

  【名师工作室成果展】

包昌升工作室:在语文田野共赏一路好风景

  1月5日,江苏省苏州科技城实验小学教师胡玲安排好一天的工作,就匆匆拿着行李奔赴车站。这是她2016年第一次“远行”,目的地镇江,她曾任教24年的地方。

  与胡玲一样,镇江市丹徒区上会中心小学教师夏立新,也在开往丹徒新城的客车上。

  对于这样的“赴约”,胡玲与夏立新已经习以为常。在约定地点等待他们的,是他们的“船长”——镇江市丹徒实验学校校长包昌升。

  包昌升是土生土长的农村教师,也是古城镇江首批名师工作室领衔人之一。之所以称他为“船长”,胡玲说,是因为他与《死亡诗社》中的基廷老师一样,有些特立独行,尤其在农村学校,“船长”的许多做法让他们“吃惊”:他把大学教授、中学校长请来与农村小学教师同台上课;他几乎把当下最火的儿童文学作家都请到了农村小学,曹文轩、郑渊洁、金波、沈石溪……

  对于这些“大动作”,包昌升却认为这其实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也有人觉得总搞一些花架子,实际上不切实际,殊不知,包昌升是最愿意“守真”的人。

  “守真”比“求真”更重要

  伴随着新课程改革的不断推进,各地经验、模式、口号、名词不断推陈出新,农村学校虽然对外接触机会较少,但却更容易失去“立场”。对此,包昌升喜欢《庄子》里的一句话:“谨修而身,慎守其真,还以物与人,则无所累矣。”

  “一直以来,我们总是在‘求真’,在探究了一个又一个‘真理’后却忘记了要‘守真’,也就忘记了当初‘求真’的目的。”在包昌升看来,“守真”比“求真”更重要。

  同样,在教师个人成长中,包昌升认为向内求发展更重要。但向内求发展,并不代表教师要将自己“隔离”。生长在农村、扎根在农村的包昌升深知,农村教师善良、朴实、好学、上进。但受地域、经济等方面的影响,农村教师与外界接触交流的机会少,外出学习的机会也不多。许多农村教师只知埋头耕耘,不知道抬头看路,个人的专业发展受到很大限制。

  如何为农村教师进步做点事,让他们快速成长?包昌升觉得应该搭建一个平台,通过这个平台把城乡学校教师聚在一起,让他们沟通、互动,共同进步,共同成长。

  而此时恰逢镇江市第一批名师工作室申报开启,成立工作室是否能够实现城乡教师互动交流?包昌升一开始并不这么认为。于是,抱着“重在参与”的念头,包昌升申报了第一批名师工作室。

  不久,镇江市首批十个名师工作室公布,包昌升作为领衔人名列其中,也是全市唯一的小学语文学科名师工作室。拿到工作室牌子的包昌升,感到一种莫名的压力。名师工作室的功能是什么?应该怎样开展活动?它是“学习型组织”、“研究型团队”,还是“创新发展的共同体”?一边揣摩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概念,包昌升一边开始了探索。

  与什么人一起走

  在研究如何“走”之前,包昌升认为,更重要的是搞清楚要“与什么人一起走”。

  对于工作室成员的选择,包昌升有“三看三不看”标准:不看称号看课堂,不看荣誉看读书,不看面子看里子。他将教师实际的课堂教学能力、强烈的学习意识和丰厚的学科素养作为工作室的选人标准。同时,包昌升强调,成员要一半来自农村,一半来自城市。

  一半来自农村,看起来这个条件很简单,但操作起来并不容易。农村教师普遍没有什么骨干称号,尽管名师工作室的入门门槛并不算高,但对农村教师来说,门槛还是把许多人挡在了门外。但包昌升依旧破格“录取”了不少农村教师,夏立新就是其中之一。

  成立工作室之前,包昌升就认识了夏立新。同为农村学校,相对于包昌升所在的农村中心小学,夏立新工作的村小更为偏远。条件落后,思想不落后,夏立新一心钻研语文教学,在村小开展课外阅读研究,探寻小学生课外阅读星级评价机制,整理了适合农村小学生的阅读书目,创设了以班为主的读书活动形式,收获了学生及家长的一致好评。作为一名村小教师,有这样的钻研精神,对课外阅读的研究思考如此深入,让包昌升深受感动,觉得他正是自己要找的同路人。因此选择第一批成员时,接到夏立新的申请,包昌升毫不犹豫地把他留下了。

  “加入工作室时,我倍感压力,担心与大家的差距太大。包昌升校长一直鼓励我,让我终于慢慢拨开了蒙在语文课堂教学中的神秘面纱,找到了常态课堂的真与实。”夏立新不无感慨地说。

  正是对农村教育的坚守,对语文教学的执着,包昌升名师工作室吸引了一批优秀教师加入。江苏省句容市实验小学教师熊开玉,是包昌升邀请加入工作室的。在包昌升看来,熊开玉是当地语文教学的拔尖人才,在语文教坛辛勤耕耘了20余年,取得了突出成绩。包昌升当时邀请熊开玉加入工作室,一是希望工作室成员来自不同层次,这样容易产生思维碰撞,发挥她的示范带动作用;二是希望她能够与自己一起进行教学研究,提升工作室的研究水平。起初筹划邀请熊开玉这位同龄人时,包昌升担心“请不来”,没想到她一口答应下来,而且一直都很谦逊地称呼包昌升为“导师”,对于这个称呼,包昌升从来也不答应。

  在包昌升看来,提升青年教师专业素养,把他们引向通往名师的大道,是工作室的重要任务。但是,关注广大的普通教师,更应该是工作室“辐射性”“示范性”的应有之意。通过一个人影响一群人,通过一群人影响更多的人,通过一个成员的成长,带动一所学校语文教师团队的建设,这样才能充分发挥引领作用,尤其对农村教师更是如此。

  走进最常态的课堂

  成员选定后,2009年10月工作室举行了启动仪式。熊开玉称那次启动仪式虽然“简短朴实”,但却令人“喜悦激动”。

  正是在这次启动仪式上,工作室将“提高语文常态课实效”作为主攻方向。在包昌升看来,常态课是常规状态、自然状态下的平常课。学生的语文素养不是靠几节公开课、展示课就能形成,而是在一节一节的常态课中培养和形成的。提高教学实效,关键在于提高每一节常态课的实效。基于这样的认识,工作室将“提高语文常态课实效”作为主攻方向,而不是去追求打造几节令人称道的公开课、展示课。

  紧接着,工作室相继开展专题研讨,确立了“语文常态课与公开课的比较”、“常态课师生活动过程”、“基于苏教版语文教材的训练设计”等12个研究专题,每次活动围绕一个专题展开研讨,循序渐进,提升工作室成员的理论素养。

  除此之外,包昌升倡导开展案例研究,请工作室成员搜集优秀教师、名特教师以及本校教师成功的常态课课例,分析其成败得失,提炼出“优质常态课的要素”,用以指导平时的课堂教学。

  而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工作室推出了自己的品牌活动——“大家论语”常态课观摩研讨活动。谈到活动名称,包昌升解释说,何谓“大家”?有两个意思,一是指“大方之家”,“见识广博学有专长的人”,语文教学的专家学者;二是指热爱语文教学、研究语文教学的所有教师。他想一改教研活动单调的模式和沉闷的局面,力图带给教师一种强有力的视觉冲击和思维碰撞。他要传递给广大语文教师一个观念:跳出语文看语文。

  2009年11月6日,第一届“大家论语”在高资中心小学开场。参与课堂展示的有一线优秀小学语文教师,还请来了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中学语文特级教师张玉坤,还有苏州大学文学院的陈国安博士。听说这样的执教者阵容,教师们兴奋了!中学教师、大学教师来上小学语文课?从来没有听说过!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一大批来自城市、乡村的教师报名参加活动。高资小学顿时热闹起来,校园里人头攒动,礼堂里更是济济一堂,座位上坐满了人,走道里挤满了人,甚至连门外的走廊也站了许多人。

  至今,许多教师对那次活动仍然记忆犹新。镇江市京口区教研室教研员李素琴作为与“大家”同台竞技的小学教师,仍忘不了当时会场热气喧腾的讨论氛围,尤其是张玉坤执教的《黄山奇松》一课,“上得洒脱、自在、大气,畅快淋漓”。

  至此,“大家论语”活动一发不可收,京口、润州、句容、丹阳……“大家论语”成了工作室的保留节目,也逐渐成为镇江小语人常常谈及的话题与期待。如今的“大家论语”活动成为镇江市最具创意的品牌教研活动,成为学校竞相申办的研修盛会。

  关注带着泥土芬芳的本土经验

  一直以来,“守真”始终贯穿在包昌升的语文教学中。在工作室的发展中,他也将“守真”的理念投射其中,尤其关注本土经验的积累与维护。

  “当前语文教学流派多、主张多、理念多,如果我们总是在‘跟风’,总是在重复他人,总是在接受‘洋经验’,就缺乏创新的活力。母语教学更多的应该关注本土的经验。”因此,包昌升要求工作室成员增强创新意识,增加专业研究的自信,提出自己的教学主张,不要人云亦云。

  然而在提出主张之前,要先积累。作为工作室的领衔人,包昌升会给成员们开书单,以阅读丰厚积淀。胡玲说,每次收到工作室的活动通知,成员们都既欣喜激动,又有点诚惶诚恐,担忧导师布置的“作业”有没有完成,完成得怎样。

  工作室每月一次集中活动,内容一般是“三部曲”:读书汇报,专题研讨,听课议课,每一项任务都不那么轻松。就拿“读书汇报”来说,每个成员要完成指定书籍的阅读,还要浏览当月的《小学语文教师》《小学语文教学》等重要的学科期刊,在此基础上汇报读书心得、报告本学科的最新动态。几年下来,工作室成员阅读了大量的语文教育著作,也分享了其他成员的教学智慧,许多节典型课例一直让大家津津乐道:李素琴的《桂花雨》,胡玲的《学与问》,林丽的《灰椋鸟》,熊开玉的《槐乡五月》,严娟的《“番茄太阳”》……不知不觉中,大家发现自己的语文课堂变得干净了,教得轻松了,学生学得更有热情了。

  为了帮助工作室成员形成自己的风格,工作室还发起了专题论坛、成果发布会、课题报告会、“我的教学主张”汇报会等活动。令人欣喜的是,一些富有个性的教学主张诞生了:熊开玉的“自主阅读,有效建构”、李素琴的“意文兼得,情理交融”、林丽的“让儿童语言自然生长”……这些主张就像出土的新芽,不免带着泥土的气息,却充满着生机。

  2012年,工作室第一期成员恋恋不舍地离开,新一期成员顺利加入。作为工作室第二期成员,高资中心小学教师陈燕其实一直在跟随工作室的步伐,像她一样的编外成员还有许多。

  6年时间,不短也不长,当初的工作室成员许多成为当地学科教学的拔尖人才、领军人物,有的自己也带起了工作室,这也是最让包昌升感到欣慰的地方。“我们在希望的田野上一路行走,一路都有好风景。”包昌升如是说。(记者 宋鸽)

  成员讲述

一次结伴的旅行

  2009年,我有幸加入江苏省特级教师包昌升的名师工作室。一路走来,风光无限,行思兼程。

  包昌升校长儒雅敦厚,才溢文敏。看到他,就仿佛看到一卷明清时期的书画:追慕古人,但并不泥古不化,拙中带秀,平淡细致。

  我们一帮“旅友”都爱极了小学语文教育,有梦,却常常在讲台上转晕了脑袋。包昌升校长不温不火,常捧着本教材,一问“文章写了什么”,二问“文章怎么写的”,三问“课堂上应该教什么”,简洁明了的点拨,常令我们在小语教学的花海中迷途知返。

  在工作室,我校承担“小学语文常态课师生活动过程”研究的任务。包昌升校长亲临我的学校与教师交谈,听青年教师的课,与大家一起评课。他常常说:“提高教学实效,关键在于提高每一节常态课的实效。”“以读者身份读教材,以儿童视角读教材,以教师职业读教材”。坚持三读教材,我们读出了文本的价值所在,语言训练的价值所在,更读出了教师、文本、儿童之间的问题连接点所在。他要求我们力戒“热闹有余,静思不足”的语文课,听完课常常帮我们梳理——哪些指向文章内容、故事情节,哪些指向遣词造句、表达运用,哪些体现批判性思维。经他这么一捋,我们顿时感觉语文课亮堂了。

  包昌升校长带领我们穿行于课堂间,陶醉于书韵里,进行思想的旅行。他曾戏言:“一位好的语文教师应该有三味:书味、茶味、墨香味。”我们都在努力着,把《叶圣陶语文教育论集》等经典论著细细咀嚼,浸染书香;把备课上课当作泡工夫茶,虔诚其心,细致其行;一盏心灯,一笺墨香,述而也作,笔耕不辍,让不懈写作成为一种职业的自觉。他也曾说:“语文教师要充满语文‘情结’,对待语文要热情似火,激情澎湃,豪情万丈,痴情不改……”

  三年里,我和大家一起在工作室成长;三年里,我的学校也和我一起成长。这就是先生的影响力所致,包昌升所倡导的“公开课常态化”“常态课公开化”,已经成为越来越多的语文教师的共同追求:取常态课的实在,舍公开课的浮华;取公开课的精致,舍常态课的随意,还课堂教学以“自然本色”,让语文课真正成为学生成长的精神家园。(作者:殷晓蕾,单位系江苏省镇江市江滨实验小学)

  《中国教师报》2016年1月27日第8版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庄元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