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您的位置:首页 > 教学 > 教学博客> 正文

李老师,您在哪里

www.jyb.cn 2013年11月01日  来源:中国教师报

  自小学毕业,我离开恩师已59载。其间,曾几次寻找她的踪迹,但每次都无功而返。她老人家应该还健在吧?

  1950年秋,恩师李涤尘于南京某师范学校毕业,旋即来到北京,任教于北京市宣武区城隍庙小学,担任我所在班级的班主任,教语文和算术。当时她一头短发,略显微黄,头顶右侧别着一只黑色发卡,令人一见难忘的,是她那白皙瘦削的面庞和脸上星星点点的浅色雀斑。她长得不太美,但秀气可人。

  李老师讲课语调清新,生动有趣,枯燥无味的加减乘除,经她一讲,顿时变得趣味盎然。语文课讲得更是栩栩传神,一篇《风伯伯与太阳公公》,令吾辈如身临其境。课间,大家常常围着她,拽着她的手,问这问那。有段时间,她经常上语文或算术的观摩课。每当此时,同学们就异常兴奋,像过节一样,把教室打扫得干净整齐,好像我们是即将被检阅的士兵。一次,李老师得了阑尾炎,在医院住了10天。那10天,大家像泄了气的皮球,打不起精神,往日的欢快不见了,个个变得无精打采。虽然代理班主任想了不少办法,鼓动大家振作精神,但收效甚微。

  正是在李老师的悉心照顾和耐心引导下,我们班渐渐成为了一个学习的共同体,一个互相帮扶、充满信任的大家庭。

  我自小喜欢读书,为此还准备了记录词句的本子,遇到读不懂的就去问李老师。每每看见求知若渴的我,李老师都是笑呵呵地为我答疑解惑。她深入浅出的讲解,让我掌握了许多字词和句式应用,写作水平也一路飙升,我的作文也常被评为班级或年级的范文。有时,李老师也将她的藏书借给我,我便比其他同学有更多书可读。

  一个春日的星期六,中午放学前,李老师让我参加下午的作文比赛。按课程表,周六下午是不上课的,我自然没带午饭。正当我犯愁的时候,李老师把我带到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饭铺。她买了两份肉丝炒饼,怕我吃不饱,又将她的炒饼拨给我一半,说:“北京人好这口,你多吃些吧,我是南方人,喜欢米饭,今天是陪你才吃这个的。”我怯懦许久,不知所措。她看出我的窘迫,轻声说:“吃吧,别拘束,我可是你的大姐姐啊!”我不由得声音哽咽,一股暖流流遍全身。这顿看似普通的午饭,在我当时的家境,已属奢侈。从那以后,每当吃到肉丝炒饼,我的眼前就会浮现当时的场景。

  比赛结束,已经下午三点多,李老师送我回家。她招手唤停一辆三轮车,随即坐上车,我则坐在她腿前的车簸箕上,靠着她的双腿。靠在她的腿上,只觉得柔柔的暖流,通过她的双膝,透进我的后背,直抵心窝。再忆往昔,此刻的我早已泪水蒙眬。

  李老师担任班主任时,我家住学校附近。后来,由于市政建设征地,我家搬至离学校较远的永定门附近。那时交通不便,每日上学,须徒步而行,路远不说,还要两次经过人迹罕至的永定门护城河,况且每天上学还要带午饭,让我不胜其烦。不久,我便离开城隍庙小学,不情愿地离开了李老师。

  离开后,我给李老师打过两次电话,也曾去学校找她,遗憾的是,她已调离了城隍庙小学。我不甘心,又多次去城隍庙小学打听李老师下落,终不得果。更令人沮丧的是,城隍庙小学因拆迁已无影无踪,寻师之路从此断了。就这样,我同恩师竟成人间难见,无异于永别。但是,李老师对我的影响却并未消退。1959年初中毕业,我选读北京师范学院预科,全因恩师无声的召唤。参加工作后,我始终不忘李老师的教诲,以李老师为范,对学生言传身教。

  恩师,还有比这更沉重、更触动心扉的字眼吗?明明相信恩师在世,但天各一方,不得晤面,还有比这更撕心裂肺的事吗?从1954年至今,我没有一天忘记恩师。李老师,您在哪里?


【字体:】【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 编辑:张贵勇 }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