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百家讲堂> 正文

杨九诠:闲暇是假期生活的意蕴

www.jyb.cn 2015年06月24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暑假来了。绝大部分学生都会拿到《快乐暑假》、《过好暑假》、《暑假生活》……接着还会有大大小小的补习班、强化班……这样的假期会快乐吗?能过好吗?这样的假期可以算作是“生活”吗?套用雷蒙德·卡佛的句式说,当我们谈论暑假生活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闲暇,才是假期生活意蕴之所在。说是“意蕴”,就不只是在说内涵,还在说假期生活独有的理性旨趣和感性魅力。“闲暇”,英文“leisure”,又译作“休闲”。亚里士多德说:“休闲才是一切事物环绕的中心。”马克思是被称为“能够预见到休闲在文明发展中的重要性的思想家”。他认为,“所有自由时间都是供自由发展的时间”,只有在自由时间中,人才能进入自由王国。美国闲暇学家约翰·凯利指出,“闲暇从本质上应被理解为一种‘成为状态’”。所谓“成为状态”,就是“成为人的状态”,就是朝着“人之为人”的敞开。闲暇是自由的、德性的、指向人的全面发展的,因而也是郑重的和迷人的。 

  现在普遍的情形是,除了“官的”作业外,还有老师和家长推荐的“私的”作业,还有这个班那个班,侵占了学生的闲暇。也许会有人问,是不是就该对孩子不管不顾,让孩子放任自流呢?这样的质疑,一方面说明我们对闲暇的理解还很浮浅,另一方面倒也道出了实情:闲暇教育稀缺,致使学生闲暇素养与技能短缺——我们是有“工夫”了,但我们却没有“功夫”!确实,正如亚里士多德所说,“如何享受闲暇是一个难题”。J.B.纳什从自我建设角度提供了休闲等级模式图。“创造性”处在等级的最高端,而“放纵”、“解闷”处在等级的低端。如何提升学生的闲暇能力和境界,是亟待思考和实践的大课题。澳大利亚联邦政府教育部就将“创造性地利用闲暇时间”列为基础教育的宗旨之一。 

  赋予假期生活丰盈的意蕴,需要学校、家庭、社会协力营构闲暇生态的体系,共同“造就占有自由时间的主体”。从学校方面说,如果正规教育一味迫使学生处在“使用(人)状态”,只能加剧学生的工具化,一旦“抛入”假期中,学生就不知道如何“安”生、何以“立”命。闲暇教育具有非正式课程和隐性课程的属性和功能。学校需要将闲暇教育的因子融入到正规教育中,从而达成“成为(人)状态”与“使用(人)状态”之间的目的与手段的会通与平衡。校本课程和学生社团活动,其课程意蕴就在于体验性、自主性及个性,是实施闲暇教育的更加适宜的领域。随着公共事业的发展,免费开放博物馆、科技馆、纪念馆、图书馆已成趋势,场馆教育越来越得到政府、社会、学校、家庭的重视。但,一方面公共闲暇资源供给相对短缺,另一方面学生对已有公共闲暇教育资源利用依然不足。家庭是学生假期生活的重要“去处”。但家长仍然是孩子假期中应试教育的主要压力源。虽然日渐开明,无论观念还是行动,家庭对孩子假期生活的支持还是比较欠缺。比如说旅游,大多还是“2+1”(父母和孩子)形式,孩子还是“跟随”的和“落单”的,旅游的闲暇教育功能未能充分发挥。 

  假期生活是学生生命的另一番情态,也就是学生自我发展的“成为状态”。孩子们到农村,到山川,促进人的自然化;打零工或做义工,促进人的社会化;走亲访友,促进人的人伦化;到博物馆、科技馆或自主阅读,如潘光旦先生讨论学生假期生活时说的,促进人的“知识生活的解放”。当然,闲暇具有整合功能,美、善、真,在这里共同晕染了孩子的生活,蕴育了孩子的生命。 

  闲暇意蕴的假期生活,始终面临着两方面的挑战。一方面是来自大众文化尤其是信息媒体的诱惑。台湾地区有一道看图说话的高考题,画的是“李白”“举头望明月,低头看手机”的画面。学生需要从媒介的沉溺中走出来,沉浸于大自然,沉思宇宙万物之情理。另一方面是学校正规教育的控制。学生需要像波士顿儿童博物馆开发的一个课程项目所标示的“超越黑板”那样,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知识样态。(杨九诠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课程教学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教育报》2015年6月24日第9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刘继源}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