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比较教育> 正文

中国学者的八卦有点少

www.jyb.cn 2015年06月29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把中国学者和外国学者都作为整体的比较对象,那么两者的不同之处一定很多。如果单单说一下学界八卦的丰富程度,给人的一个感觉是,跟外国同行比起来,中国学者的八卦好像有点少。

  这里的八卦可不单单指围观群众最爱的男女关系之事,而是包括除正经科学研究以外的一切花边。事实上,外国学界的八卦五花八门,无所不包,其丰富程度,令人叹为观止。

  比如一开始明明是搞科学,最后却近乎搞成神棍的,这当然是伟大的牛顿才干得出的事——牛顿先生晚年几乎没干别的,净研究上帝了——这反而成了后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再比如打赌——外国科学家好像极其钟爱打赌,像霍金先生,说话都得靠电脑,惨到这份上了,还不忘跟人打赌天鹅座X—1是否有黑洞,最后输得一败涂地,还愿赌服输,给赢家订了一年的《阁楼》——和《花花公子》齐名的成人杂志。就算是难登大雅之堂的男女关系,外国学者好像也到了境界。薛定谔这位物理学的超级大牛人,一生就干了两件事,一是物理,二是风流,而偏偏他取得的最重要成就正是在和情人缠绵悱恻时搞出来的。大师的这段八卦,给了后人无尽的遐想,前些年还有一部叫《薛定谔的女朋友》的剧在西方上演,据说还挺轰动——当然了,时代不同了,社会道德也在进化,如果现在还有人这样干,估计臭了名声那是跑不了的。

  其实早几十年,中国学者的八卦一点不比西方同行少。民国时期的刘文典,人提起时必说他和沈从文跑防空洞然后把对方损得一无是处的事;说起胡适的八卦,那怕老婆这一段肯定是少不了的;提起金岳霖,他为了林徽因终身不娶也是现在文艺青年们快嚼烂的段子。

  那么当世中国学者的八卦怎么就少了很多?有两种可能。一是真没有,一是有了也只是小范围流传,没传到大圈子里去,成不了围观群众口耳相传的段子。

  有人会觉得,这不挺好吗?学者就是安心搞学问的,学问搞好就是了,八卦那是娱乐明星搞的事,学术界要这些玩意儿干什么?

  其实这种思维要改改了。社会发展到今天这个程度,科学、科技分分钟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加强学术界和社会公众的沟通已然成为一个急迫的命题。这不是一个小事情,现在让政府头疼的一些事,像PX项目、转基因作物,在科学上都有定论或者实验支撑,奈何就是过不了公众这一关,这些具有战略意义的产业进展迟缓,将来的损失可是难以估量。

  学者八卦对这些事情能有帮助?那就要看八卦的作用了。八卦说起来都是鸡毛蒜皮的事,讲的人图个爽快,听的人图个乐呵,但它还有“副作用”啊,某种程度上,它是对学者个人形象的丰富和再塑造,它让老百姓觉得亲切:瞧瞧,这帮聪明到脑袋不长毛的人,还不是跟咱们一样!从社会心理上来说,人们是乐于听有良好公众缘的人出来讲道理的,他们说的话,也更易为公众接受。

  中国现在有这样号召力的学术明星,还是少了些。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学者平时离公众太远,肯定是原因之一。现在的学术圈还是严肃有余,活泼不足,跟整个社会还没有形成良性互动,加上丑闻也着实不少,公众对学术界的信任度是有些折扣的,碰见重大事件,学术界的人出来说话,明明说的是实话,是有科学依据的话,但却总是被网友拍砖,这样的尴尬是不能回避的。

  这种尴尬,媒体也得反思。现在好多媒体报道起学者来,几乎个个都是鞠躬尽瘁,天天泡在实验室里不出来,好像人生除了搞研究,就不干别的。千篇一律的报道模式,造就的是千人一面的报道形象,至于传播效果好不好,那可得另当别论了。媒体不妨多报些学者的趣事、逸事,能被人津津乐道的事,也帮着他们和老百姓之间搭搭桥——当然,如果搞成狗仔队弄娱乐明星八卦的那种搞法,就又做过头,跑偏了。 (高毅哲)

  《中国教育报》2015年6月29日第5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李烨}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