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教师讲台> 正文

蒋智春:关于磨课的质疑与回应

www.jyb.cn 2016年05月04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磨刀不误砍柴工

——关于磨课的质疑与回应

  江苏徐州市第三中学徐杨老师(中)参加“一师一优课,一课一名师”活动,图为徐杨和其他老师一起研讨课怎么上。申玉君 摄

  磨课,一般是承担公开课或赛课任务,由备课团队协助上课老师打磨课堂教学,一次次备课,一遍遍试教,一回回推倒,一番番重来,最终呈现出一堂“优质课、精品课”。据笔者调查,本地区的优质课比赛、教研观摩活动的课,都经过了务实的磨课过程,甚至有上课老师直言:“课不磨,拿不出手。”

  近年来,许多教师对磨课提出质疑,认为经过打磨包装的课堂不真实,难以迁移到“家常课”上来。于是,有人提出教师要拒绝磨课,应该上“裸课”,即上自主备课、不试教的课,这样的课更真实,也易引起听课教师的共鸣。全国著名特级教师张祖庆曾提倡上“裸课”,拒绝磨课。他的观点经网络媒体转载后,很快成为教师、学者们讨论的焦点。

  磨课与裸课,孰是孰非?笔者且先不下判断。我们先进行理性的对比分析,充分权衡利弊,再做决定也不迟。

  质疑一:上课老师饱受折磨

  【回应】 磨课的过程,就是上课教师在备课——试教——推倒——重来的四个步骤中循环往复,折腾来折腾去,就是为了上出一节独具一格、流程精致、互动热烈、效果较好的课。至于磨课的时间长短与重视程度,则与公开课的级别有关。据了解,参加“国赛”的选手们要经历一年左右时间的磨课,其辛苦程度让人吃惊。

  不过笔者想提醒大家关注的是,如此磨课的作用是什么?很重要的一点,应该是成就了上课老师。磨课,让上课教师发生了质的蜕变。他们认识到教学设计要充分考虑学生的学情,活动组织要科学、有序,问题设置应简练、富有思考性,师生交流须激发学生表达、互动,必要时关键处作点拨……备课团队不但要求上课教师拥有上述课堂的理解,知道要教什么,怎么教,而且逼着他们落实到教学实践上来,使课堂教学更高效。阅读名师成长故事,殊途同归的是,他们都有一段“痛苦与快乐”并存的磨课史,在一次又一次的磨课过程中,他们对课堂教学的理解更深刻了,在与团队的思维碰撞中,提炼并逐步形成了教学风格。

  因此,仅仅从上课教师在磨课中吃尽了苦头,就认定磨课不可取,是片面的理解。我们更应该看到磨课的终极目标是课堂质量的改善,是教师课堂教学力的提升。

  质疑二:课堂不真实,难以迁移到“家常课”上

  【回应】 经过团队打磨的课,让人看起来像极了“表演课”。语言表达简洁、清爽,环节过渡自然、恰当,活动组织有序、有效……好像彩排过一样,学生的发言都能说到“点子”上,甚至于还会有“惊人之语”,让课堂气氛进入高潮。这样的课,让听课老师惊讶,感觉不真实,很难顺利迁移或复制到自己的课堂上。问题是,名师的裸课,我们就能顺利迁移或复制到自己的课堂上?肯定也不能。其实,如果上课老师呈现的是一节与“家常课”差不多的课,听课老师也会惊讶,感觉没有听的价值,因为自己的课堂也是这样上的。

  听课,是学习教学方法与艺术的路径。磨课,就是为了给上课老师剔除低效、无用的教学设计,摒弃语言表达的随意性,提高课堂驾驭的水平。这样,他们展示给听课老师的课堂是经过精心设计、反复推敲的,显得环环相扣、严丝合缝。只是,这样的精品课与家常课比较起来,前者高屋建瓴,后者随心所欲。笔者大胆推测,倘若曾经历过磨课锤炼的教师听课,他们一定能认同上课老师的精彩表现,并能从课堂中学到方法。那么,没有磨课经历的教师,则需要认真记录听课笔记,借助专家点评课堂,或自己慢慢品悟课堂,从而逐步洞察精品课的精妙之处,学有所用,再迁移到自己的课堂教学实践中去。

  质疑三:耽误了一批学生

  【回应】 团队磨课,一般会创新设计教学方案,不走老路,上出新意。教学尝试往往会有风险,一开始试上的班级,学习效果可能不如预期,甚至很糟。随着反复修改教学设计、试上、推倒,上课教师就会找到感觉,距离理想的课堂越近,学习效果就越好。但是,这样一来,就有人批评磨课是将学生当作“试验品”。如果简单地从表面现象来看,磨课,的确“耽误”了先试教的学生。但问题是,为什么家常课正悄悄地磨灭学生学习的热情,钝化学生学习的兴趣呢?教学流程陈旧、无创新、节奏松散是重要原因之一,也就是今天的课堂在重复昨天的过程。中国基础教育十年改革,一开始不也是有经验的教师抱怨“自己不会上课了”?当新课改理念逐步被教师接受,经过多次不同层级的课堂教学观摩引导后,大家的课堂才慢慢地变了个样。

  从这样的课程改革背景来看磨课的开始阶段,就会理解与体谅上课教师刚开始试上的表现,他们正在突破上课的旧方式,需要一个“悟”的过程,一旦他们领悟了,课堂效率就上来了。其实,试上学生被“耽误”了,还可以在下一课上进行弥补。我们要看到的是,磨课培养了一个课堂教学能手,他任教的学生将长期受益。从这个角度来说,磨课的“痛”是短暂的,“乐”是长期的。

  基于唯物辩证法,对于磨课的评判,既要看到它的作用,也要看到它的不足。我们认同磨课能够提升上课老师的专业素养,也要重视对磨课过程的简化与优化。扬长补短,尽量减少“不完美”的成分。同样地,裸课的引入,则需要谨慎。它应该有适应群体,对于成熟的教师如名师、专家来说,他们的教学风格已基本形成,上裸课,有底气与实力,不会差到哪里去。而对于普通的教师,裸课易带来失败体验,也难以发生课的质变。

  张祖庆老师在他的文章《老师,你敢上“裸课”吗?》中说:“当然,对于初入教坛的老师,适当的试教,是必要的‘入格’训练;对于走向成熟的教师来说,不试教,不仅是勇气,更是修炼的法门。”饮水思源,张老师对磨课与裸课的理性评判,应该是对自身专业成长过程的准确归纳与思考,他并不愿意误导读者。这一段话理应引起教师们的重视与深思,并能在教学实践中作出审慎选择。(作者 蒋智春 单位:江苏省高邮市高邮镇北海小学)

  《中国教育报》2016年5月4日第11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庄元}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