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教师讲台> 正文

段伟:绝尘

www.jyb.cn 2016年06月17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绝尘

  ——访列夫·托尔斯泰故居

  地方因人文而出彩,文化因文学而美丽。雅斯纳亚·波良纳庄园,一个甲子轮回,托尔斯泰在此度过。

  从莫斯科出发190公里,每逢周末列车才会停靠此站,而在此站下车的人几乎都是托翁的拥趸。走下站台那一刻,我莫名地想到了安娜·卡列尼娜和渥伦斯基在月台上相遇的那一幕……

  高天流云,岁月匆匆,从托翁1910年离家出走,已经过去了一个多世纪。

  进入雅斯纳亚·波良纳庄园,暑热很快消退,因火车晚点和旅途不适引起的浮躁不安,很快被幽美园林的逸情禅趣而逼走。

  庄园很大,广袤,丰饶,气象万千。右侧森林,左侧小湖,远岸漫坡散布着葱郁的森林和空旷的田舍,清澈的小溪沿着林中谷地缓缓流淌,溪水在低洼处汇集成碧波荡漾的小湖,岸边的绿荫倒映在明镜般的湖水中,恰似一幅经过高超光影处理,变化万千的俄罗斯油画。

  游客不多也不少,就像大师的生前身后,既不热闹也不冷清,有着淡淡的伤感和寂寥的情绪。

  列夫·托尔斯泰出身贵族,受过良好的教育,曾拥有如此奢华而又目不所及的庄园和大批农奴。但是,在他继承庄园之后的半个多世纪中,他的内心却总是在挣扎,为自己的贵族身份和生活方式而忧愤,为庄园的农奴制不合理的生产关系而苦闷。他尝试进行“变革”却无疾而终,他力求生活简朴直至最后离家出走客死异乡。他的命运本身,就是一部俄罗斯式的深沉而苦长的悲剧。

  “一切都翻了一个身,一切都刚刚开始安排。”据导游介绍,直到今天,所有俄罗斯15岁左右的孩子都要学习《战争与和平》和《复活》中的精彩内容,这是国家教学大纲所规定的必修课。在俄罗斯学校的课堂上,对托尔斯泰作品的理解,至今也没有跳出强烈意识形态色彩的评价范畴,以至托尔斯泰之于俄罗斯,就像鲁迅之于中国,看似有着无处不在的影响力,但扮演的却是一个缺乏亲和力,有如文字行刑官的不怎么让人入心的角色。

  托尔斯泰无疑是俄罗斯及世界文学史上一位伟大的文学家,漫步庄园,耳闻导游叙说其生平,加深了“他的伟大不仅仅在于作品的美,还在于他自身的人格之美”之印象。从图片和遗物中,不仅能感受到托尔斯泰曾经生活过的气息,甚至能体会到大师的心路历程。《昨天的故事》是列夫·托尔斯泰文学道路的起点,也是我们探寻托翁的终点。

  托尔斯泰的故居是一栋朴素的乳白色二层小楼,位于树林中最茂密的地方。墙边的栅栏上雕刻着马匹,也许和托尔斯泰喜欢骑马有关。按管理要求我们套上皮质鞋套进入托翁故居,故居内的布局、陈设和作家的两万多册藏书等都原封不动地保留着。人们可以看到作家的书房、卧室、客厅和办公室等。在这里,托翁给人类奉献了卷帙浩繁、无与伦比的思想与文学作品。他的书房,竟有三四间之多,远远超过卧室的数量。在众多的藏书之中,我看见玻璃罩里,展开摊放着一本1903年英文版《道德经》,书中空白之处,密密地写满俄文,水笔印记已显模糊,那是托翁手迹。托翁曾经深受老子与孔子思想的双重影响。道、仁和兼爱是托尔斯泰感受中国智慧的基石。他对儒家的修身齐家、中庸之道,道家的无为、克己谦恭和佛家的慈爱众生倍加推崇。他后期对人性思考的卓越著述《复活》应该是中俄文化结合的一抹惊艳。回想他的一生,那种在出世与入世间无法摆脱的矛盾重重,顿觉得世界虽大,时空虽没有交错,人的思想境界却能如此之接近。

  在这幽静、整洁、简朴的小楼里,托翁创造了难以企及的文学艺术的辉煌,我们彷佛可以看见他伏案写作的情景,看见他把雅斯纳亚·波良纳庄园的美丽的风景写进了《战争与和平》安德烈公爵的家乡童山,甚至可以听到吹过白桦林的风声,闻到他培植的蔷薇的花香。

  “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则各有不同。”这是小说《安娜·卡列尼娜》开头的一句。但不幸的是,这位文豪的家庭生活正是这多种不幸中的一种。

  度过了放荡的青年期,1862年,34岁的托尔斯泰同沙皇御医别尔斯的女儿索菲亚结婚。他们曾经度过了一段和睦幸福的生活。但两人的观念和文化水平存在较大差距,夫妻之间缺乏交流,使得婚姻生活每况愈下。这使得写出《战争与和平》的文豪家里,只有“战争”没有“和平”。

  文学是“向四面八方结下爱的丝网”。这期间托尔斯泰完成了其第二部里程碑式长篇巨著《安娜·卡列尼娜》。面对“一把辛酸泪”的生活,托翁没有放弃价值关切,以换取自我灵魂的安泰和清虚,而是反求诸己,对忏悔予以更大期待,果然,托尔斯泰最后把自己逼上了绝路。写完《复活》,托尔斯泰抛弃了上层地主贵族的传统观念,回到宗法制度的农民立场,可是如何消弭地主和农民之间的鸿沟还是没能解决。没办法,为了自己的信仰,托尔斯泰背叛了自己的贵族家庭,离家出走,最后客死于附近一个小火车站的站长室内。导游几次欲言又止,经我们刨根问底,她才说:“他上了中国文化的当,上得那般认真而情愿。”

  像光芒四射的《安娜·卡列尼娜》散发着无穷魅力一样,托尔斯泰的墓冢也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朝拜者。说是坟墓,其实外表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棱角分明的长方形土冢被浓密厚重的青草覆盖着,四周有几株大树荫蔽,旁边是一个深深的沟壑,没有墓碑,没有十字架,亦无墓志铭,甚至连托尔斯泰的这个名字都见不到。逼人的朴素禁锢住任何一种观赏的闲情,并且不容许你大声说话。如果不是“土堆”前的束束鲜花,根本就没有人会以为这里长眠着一位文学巨匠和深邃思想者。导游说,俄罗斯人认为墓地并不是阴冷潮湿或严肃紧张的地方,而是让人愉悦、内心安宁的美丽风景。更何况托尔斯泰无论是文学成就,还是新锐的思想都是一骑绝尘。因此附近的俄罗斯青年举行婚礼时,必然要来到这片庄园,向他的墓地献花致敬。

  (作者段伟 系湖北黄冈英山实验中学教师)

  《中国教育报》2016年6月17日第5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李柯}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