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理论探微> 正文

我国国家话语呈现新态势新趋势

www.jyb.cn 2015年05月27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语言与文风系列(三)

我国国家话语呈现新态势新趋势

  我国改革开放的成就,无不体现在话语上。经济发展、国力增强,我国国家话语的表现形态和方式、方法以及战略,呈现出新的态势和发展趋势。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我国的公共话语场逐渐由无到有、由小变大、由弱变强,由封闭转向开放,并逐渐向全社会辐射,正在成为一种新常态。

  话语是社会沟通的桥梁,也是社会发展的载体和反映。国家话语不仅承载了一个国家的文化和文明,同时也折射出其发展的现状和趋势。我国改革开放的成就,无不体现在话语上。经济发展、国力增强,我国国家话语的表现形态和方式、方法以及战略,呈现出新的态势。同时,国家传播的权力部门也在进行革新、创新,国家话语在转型,呈现出新的发展趋势。

  话语主旋律逐渐由改革转向反腐,用反腐带动改革,由集体叙事转向集权叙事

  以反腐为旗帜的法治叙事,成为削弱、瓦解旧的权力集团、建构新的权力集团的重要话语方式。近几年,我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经济发展模式受到了能源、环境以及国际市场的制约,原有的粗放型发展方式不可持续;一些地区累积了巨额财政赤字;在三十多年的持续高速发展过程中,市场经济对原有的价值观体系形成了严重冲击。尤其是腐败多发高发,已威胁到执政党的生存。

  因此,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加大了反腐败力度,声势一浪高过一浪。国家话语的主基调逐渐由“改革”、“发展”,转向整顿作风、铲除腐败。因此,涌现了一批新的话语范畴体系,比如“洗澡理论”:“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以及“八项规定”、“反四风”等;如“打老虎、拍苍蝇理论”:“双规”、“双开”、“背书”、“铁帽子王”、“反腐上不封顶”、“反腐永远在路上”、“楷书还没有练好,就练草书,还敢裱了送人”等。这些新的施政范畴成为新式国家话语的主基调,统领了国内话语体系。

  与此相对应,国家的执政话语也逐渐由“集体话语”转向“集权话语”,叙事方式由“集体叙事”转向“集权叙事”。执政党加强了中央集权,向中央部委、军队、地方省市、大型企业以及文化宣传等多个领域派驻纪委官员,由巡视话语转变为监督话语或领导话语。从2012年以来的“领导小组”建设,到2014年年底和2015年年初,人大、政协、国务院等五大班子党组领导向中央政治局汇报工作,逐渐形成了以中央政治局为核心的新的集权话语体系。这为反腐败和深化改革建构了权力话语保障。

  此外,在意识形态和政治思想领域,也加强了“集权话语”方式,采取了一系列举措。首先是“红色话语”重新显现。党和政府以不同的形式,重现红色话语,特别是在军事领域。“党指挥枪”、“刀把子”、“枪杆子”等范畴重新进入公众视野。其次是最高领导人加强了对国家价值,特别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推广、强调和引导,比如“扣扣子理论”:“青年的价值取向决定了未来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而青年又处在价值观形成和确立的时期,抓好这一时期的价值观养成十分重要。这就像穿衣服扣扣子一样,如果第一粒扣子扣错了,剩余的扣子都会扣错。人生的扣子从一开始就要扣好”。这些构成了我国政治话语的新常态。

  重视官方叙事与民间叙事的结合,重视现实叙事与虚拟叙事的融合

  近年来,国家传播采取了许多新举措。首先,积极采用新媒介技术,推动媒介融合,推出新的传播方式,比如建立主流媒体微信公众号等,并渗入民间社交媒体。其次,通过管制等手段同化民营媒体,建立以民间为名义的政府传播机构,如“澎湃新闻”等。再其次,在传播方式、方法上,向民间话语场渗透,采用民间主题、话题以及民间话语叙事方式和方法,如人民日报的微信公众号,推送“为你读诗”等信息,切合大众信息接受习惯,满足公众的信息需求。这些举措收复了原来流失的官方话语阵地。

  据“第3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4年12月,中国的网民规模达到了6.49亿,其中手机网民达5.57亿,农村网民占比27.5%,规模达1.78亿。这标志着我国的国家话语逐渐由现实叙事转向了虚拟叙事,也意味着国家话语的传播速度大大提高,范围可覆盖绝大部分城镇和乡村人口。

  我国执政党和政府采取了许多具体措施,来强化现实话语和虚拟网络话语、现实叙事和虚拟叙事的融合。一是中央建立了网络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直接管控舆论领域;二是推出了媒介融合政策,大力推动官方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之间的对接,同时也推进官方媒体和民营媒体的融合。

  2012年至2014年的滴滴打车、快的打车等“打车神器”,成为网络公司话语市场上的“小鲜肉”。2015年羊年春节期间,腾讯等民营媒体的网络红包大战,也蔓延到官方媒体领域,就连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等国家主流媒体也加入了“抢红包”大战。这在客观上进一步加剧了各种话语场争夺的激烈程度,也大大促进了各种叙事主体的叙事方式和方法的创新乃至融合。

  公共话语发展迅速,逐渐成为民间话语场新常态

  近年来我国的公共话语发展迅速,其中有一些关键的时间点和公共事件,值得说明。

  2003年,孙志刚事件和非典事件(SARS事件),是我国网络公共话语场形成并被国内和国际社会所关注的元年。这一时期主要是网络讨论(BBS),并由网络聊天领域扩展到现实领域,形成虚拟话语场与现实话语场的互动。其中主要成果是国家废除了实行数十年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制度,同时制定实行了政府信息公开制度。

  2005年年底,明星博客迅速发展,博客成为我国虚拟空间民间话语场的主要场阈,博客也由对个人生活的表现,逐渐转向对社会情感、公共意志的表达。2011年7月的宁波动车事件至2013年8月打击“网络大V”事件,我国的虚拟民间话语场进入瞬时、同步、统一的微博时代,迈入了公共信息传播的“高铁”时代。2015年3月,随着网络视频《穹顶之下》的发布,我国的公共话语场进入微信时代,网络社交媒体逐渐由开放型转向封闭的圆圈重叠型。

  经过十多年的发展,我国的公共话语场逐渐由无到有、由小变大、由弱变强,由封闭转向开放,并逐渐向全社会辐射,向国外拓展,实现了官方话语场与民间话语场、现实话语场与虚拟话语场、传统媒体话语场与数字媒体话语场、国内话语场与国际话语场互动和融合的全面转型。随着政治、经济、法治进程的发展,公共话语场正在向立法等集权领域发展。这些均标志着我国的公共话语、公共领域正在成为一种新常态。

  文本话语叙事与其他媒介话语叙事的结合与延伸

  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和光缆系统的建设,带宽、网速均大幅提高,全民视频制作、视频传播成为新的传播常态。传统的以自然语言、文字为主要文本的话语体系,转向了以语言文字为主,图片、视频为辅的综合媒介话语体系。随着网民视频信息产品的增加和众多视频网站的建立,图片、视频以及其他形态的话语体系正在取代传统的自然话语体系。当然,这也给新型话语体系的管理带来了许多问题。因此,政府加强了对视频网站的管控力度。

  最近十多年,特别是21世纪以来,我国首屈一指的还是国家经济话语,这是带动我国国家话语发展的发动机。巨额的外汇储备使我国成为庞大的财富帝国和全球经济话语权的主导者。虽然我国在经济总产值和人均GDP方面不如美国。但是,我国的国家财富,无疑是世界上任何国家无法比拟的,它是由国家掌控和支配的,这与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的财富掌握在财团手中是截然不同的。尽管少数财团也掌控了一定的国家财富,如贪腐群体,但实际上也是被国家权力所控制的。

  我国高铁建设飞速发展,贯通了边疆地区,包括西藏、新疆、贵州、云南、四川、两广等,实现了全国疆域交通话语的一体化。此外,国内铁路也向国外拓展,融通中外,沿着丝绸之路,延伸到了南亚、西伯利亚、欧洲。同时,我国的海洋战略话语也在向外延伸。海上丝绸之路,不仅贯通了东南亚,连接了太平洋,也延展到了印度洋和大西洋。特别是以我国为主导的亚投行的设立,得到了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57个国家的积极响应和加入。这些实体“话语”大大增强了我国的国家话语权。

  (陈汝东 作者系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全球修辞学会会长)

  《中国教育报》2015年5月27日第6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李烨}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