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理论探微> 正文

微笑的鸡蛋

www.jyb.cn 2015年07月11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19年前,一纸调令将我分到了户籍所在乡镇最偏远的一所小学校。两排破破烂烂的平房,两百多个脏兮兮的泥孩子,十一个同事有六个戴着老花镜,从眼镜上方翻着白眼瞅着我……校长安排我教二年级,一个人连轴转,既教语文又教数学。

  开学第一天,我的心都凉了!好不容易挨到放学,回到家里,我迫不及待地给在广州打拼的同学写信,希望他能提供个机会帮我离开这让人郁闷的地方。毕竟同学也是刚进入社会,自己站稳脚跟都很难,哪有什么好机会?就这样在苦闷与无望的等待中,一个学期过去了。

  新的一年开始了,妈妈因为一个小手术需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于是我就成了“光杆司令”。除了上班、做家务,我还要照看地里的庄稼。我至今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周六的上午,最后一节课临近下课的时候,一个女生怯怯地问我:“老师,您明天在家吗?”“你有什么事?”我不解地问。“没事,我们想去找你玩。”小女孩的声音大了些,表情不再那么胆怯。“我明天还要去地里拔草呢!”我一半像拒绝,一半像自言自语。小女孩直到放学也没再说什么。放学后,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还在不停地腹诽:“这样包班,我就像卖给你们一样,好不容易等个星期天,再让你们烦,还让不让人活?”

  第二天我早早地做了饭,准备吃过饭就下地干活。饭还没吃完,门外响起一个怯怯的声音:“老师,您在家吗?”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心立刻被反感占满了,看看门外,我一句话也没回。伴着又一声“老师”的喊声,一个小人儿从门缝里挤了进来,接着是两个、三个、四个……足有十八九个。看着这群小活宝,我有些生气地质问那个领头的小女孩:“昨天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今天我要下地干活!”“老师,我们是来帮你干活的,我以前帮妈妈拔过草。”“我也拔过。”“我也拔过……”一张张小嘴急切地辩解着,一张张小脸满含期望地看着我,生怕因为不信任而被赶回去。

  “那好吧。”我十分勉强地答应了,一边走一边命令似地嘱咐:“草要拔干净,不能踩到麦苗,也不能拔下麦苗。”劳动开始了,他们一改往日的叽叽喳喳,眼睛仔细地盯住地面,可以说是一丝不苟。两亩地,两个多小时,孩子们热情不减,认真劲也丝毫不减。回家的路上,孩子们七嘴八舌问这问那,我都一一耐心地解答,我甚至为自己上半年的不负责而深感羞愧!

  第二天,我提前半个多小时来到学校。刚进办公室,门外响起一个声音:“老师好!”我抬起头,还没等我开口,昨天那个领头的女生就进来了,她双手背在身后,定定地看着我的眼睛问道:“老师,你妈妈没在家,对吗?”“哦,怎么了?”我十分纳闷这孩子的问题,谁料她丝毫没顾忌我的提问,径直说道:“老师,你知道吗?今天是寒食,我妈说每个人都要吃鸡蛋,我们家煮了很多鸡蛋,我给你拿了一个最大的。”小女孩一边说一边把手伸了出来,一个硕大的鸡蛋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我刚要推辞,她一溜烟跑走了。摸着热乎乎的鸡蛋,我的心瞬间充盈着温暖和甜蜜……我收拾起感动准备进教室。刚出办公室,却被一群孩子又拥了回来:“老师,给你个鸡蛋”,“老师,我家的鸡蛋还热乎呢”,“老师……”一愣神的工夫,我的办公桌上摆满了鸡蛋。那一瞬间,我的眼眶发热……

  孩子们放下鸡蛋跑了,该如何处置这些鸡蛋呢,这倒成了一个让人发愁的问题。我一边思考一边摩挲着这些鸡蛋,忽然发现其中一个鸡蛋上写了名字。我在赞叹这个孩子细心的同时,忽然想,何不在鸡蛋上画画呢。大课间时我在鸡蛋上简单地画了几笔,使它成了一个笑脸,算是给学生的示范画吧。在孩子们的诧异中,我提着一兜鸡蛋走上讲台,布置了本课的任务,并拿出我的作品让大家欣赏,于是教室立刻沸腾了……多半节课过去了,孩子们开始陆续向我展示他们的作品:有人画的笑脸,有人画的小猪,有人还粘了纸鼻子,有人还给小矮人戴了纸帽子……“微笑的鸡蛋”在小女孩的二次努力下长出了粗粗的长辫子,头上还戴了一个美丽的黄色蝴蝶结……

  许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会时常想起那些“微笑的鸡蛋”。(作者苏照芳系山东省鄄城县富春中心校教师)

    《中国教育报》2015年7月11日第4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张春铭}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