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理论探微> 正文

青少年科普:横撇竖捺是智慧

www.jyb.cn 2016年04月23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在日前中国科协举办的学术建设会议上,中国科协副主席陈章良的一席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他深有感触地说,在我国真正愿意做科普又能做好科普的科学家太少了,因为都知道科普做得再好也评不上院士,什么时候有科研做得好又坚持做科普的科学家评上了院士,中国青少年科普教育就真正迎来了春天。

  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协会名誉理事长,原中国科技馆馆长李象益从事了22年的科研,后来转身做科普。在他眼中,从科研科普的对比来讲,科普不同于科研,科普非常泛。科学家往往是解题者而不是命题者,科学传播者要学会给科学家命题,让他们去解答,科学家对号入座后会更感兴趣,便会参与其中。他说“自己从事科普工作这么多年,真是从科普盲变成科普迷了,深更半夜我也不睡觉,总想着给人家出点儿什么主意。”这是一名老科学家的心声,他自己长期参与其中,感觉到参与科普非常有价值。

  与发达国际进行横向对比来看,美国从青少年教育开始,就让孩子们尽早地接触科学家,接触科学过程。不像我们的孩子,有的学了数理化还不知道将来怎么用。科普,要第一时间提高青少年的科学素养,不仅仅是传播科学知识,更重要的是传播科学家在科学研究中的丰富的科学思想和科学方法,甚至数十年如一日的研究所焕发出来的科学精神。正因为如此,在国外,青少年学生找一位哪怕是从没打过交道的科学家请教科普问题,不像在国内这样高不可攀,被拒绝的概率比较高。

  进入21世纪,各项科学事业飞速发展。比如和人的生命健康息息相关的基础科学,像我们都知道的引力波、暗物质,包括食品安全中的转基因,环境安全中的土壤、空气和水污染等问题,老百姓也非常关心,如果权威专家和相关部门不及时主动站出来进行科学、合理的解释,老百姓也会从网上找各种说法,结果是真假难辨。

  一撇一捺是练书法的基本功,如果我们不从一撇一捺开始扎扎实实练习,不但出不来书法家,更出不来人人热爱书法的良好氛围。搞科普工作同样如此,大科学的科学传播离不开科学家,科学传播者紧密跟进国家发展战略,发学术文章固然重要,但搞科研不仅仅是为了发文章、升教授评院士,说到底还是为了社会公众的福祉和青少年的未来。如果我们能够从青少年的科普做起,发挥科学家们和科研机构、高等学校的智慧优势,扎扎实实,一步步地引导公众,科学传播会更为繁荣,也会加强和科学家们的紧密联系,促进科学家出更优秀的成果。同时,社会上各种不负责任的黑科技流言就会减少,才能避免产生误导科学的社会恐慌,我们的科学传播普及才会天朗气清。(黄蔚)

  《中国教育报》2016年4月23日第3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李烨}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