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理论探微> 正文

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原则刍议

www.jyb.cn 2016年06月14日   来源:《北京教育》杂志

  摘 要: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必须遵循一些基本原则:目标同向原则、统筹兼顾原则、合作共赢原则、错位发展原则、重点突破原则等。

  关键词: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教育协同发展;原则

  目标同向原则

  目标,就其词义解释,是指想要达到的境地或标准。科学而言,目标是指在一定的时空范围内,个人、群体或组织按一定价值观确立并力争达成的境地或标准。目标具有主观性、方向性、层次性、时空性、实践性等特征。目标同向原则着重强调目标的方向性。所谓目标同向原则,就是在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过程中三地必须朝着同一正确方向的境地或标准行进。应特别指出的是,目标同向与目标一致有所不同。目标一致表示目标一样、方向一样,而目标同向表示方向一样、目标不一。

  这就要求京津冀务必协同做到:一是同向而行,即朝着同一正确方向的目标前行。“在管理过程中,首先必须保证目标方向的正确性,因为管理绩效=目标方向×工作效率。”[1]这就要求三地必须朝着三地协同、“两个率先”的世界级教育城市群这同一正确方向的目标迈进。二是大小不一。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的目标具有向量性特征。所谓向量,就是由方向与大小构成的量。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的理想状态是在朝着同一正确方向的目标前行中,三地的大小不一,即北京在前,天津随后,河北紧跟。换言之,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应该是异步发展,而非同步发展,更不是齐步发展。这也可以称作先后发展。三是形成合力。从协同学的观点审视,京津冀三地教育协同必须形成复杂的、开放的、有序的系统。因为只有这样的系统,才能形成合力,并产生“1+1+1>3”的协同效应。这一效应在协同论中被称为倍增效应,是指“系统的整体性功能是由各子系统功能耦合而成的全新的整体效应,这种耦合能使系统整体功能生成倍增。”[2]否则,三地假如各自只考虑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势必会出现类似俄国著名寓言家克雷洛夫笔下的天鹅、梭鱼与大虾往各自方向用力拉车而车却纹丝不动的内耗问题。例如:假如三地均想率先建成世界一流大学,采取高薪拉人、彼此拆台的恶性竞争策略,结果只能是谁想建成都有困难。

  统筹兼顾原则

  所谓统筹兼顾原则,是指在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过程中必须总揽全局、科学筹划、协调发展、兼顾各方,把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视为一项系统工程。系统工程,是指“为了更好地达到系统目标,而对系统的构成要素、组织结构、信息流动和控制结构等进行分析与设计的技术。”[3]推而论之,京津冀教育是由北京、天津与河北三个子教育系统构成的区域教育系统。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就是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环境下,搭建平台,通过协调、整合、优化等协同手段,实现京津冀教育由原来的各自为政、分而治之的旧结构,走向统一布局、整体思维的新结构的过程。这就要求京津冀务必协同做到:一是成立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协调领导小组。通过建立健全京津冀区域教育协同形成、实现与约束三大机制,共同制定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规划,加强顶层设计,进行整体布局,建立协同基金,共建协同平台,克服无序乱象,走向有序协同。例如:当下的京津冀三地教育界已经出现了近20个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研究中心,甚至出现了一天有3个研讨会同时召开的景象,建议京津冀三地联合建立“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研究中心”,集中力量,集思广益,合作攻关。二是建立京津冀教育数据库。大数据管理是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的必然趋势,建议京津冀三地教育界携手共建动态的京津冀教育数据库,摸清各级各类教育以及与教育相关的教育出版机构、教育科研机构等的家底,为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研究打好坚实的基础。三是厘清三地协同的类别。众所周知,协同是指协调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不同主体,共同完成某一目标的过程。从不同的角度划分,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首先,属于异质协同发展。既要顾及城区教育发展,又要兼顾城郊、乡村教育发展。其次,属于异步协同发展。各地发展程度不一、发展速度不同。再次,属于结构协同发展。各地发展层次不一、发展水平不同,必须把三地的教育看成一个系统,整体谋划,共同建构,建立秩序,统一发展。最后,属于最优化协同发展。三地教育协同发展要求京津冀三个子系统之间协调协作,排除离散、冲突、掣肘、摩擦等的干扰,达成个个获益、整体加强、共同发展、合作共赢的目的。此外,统筹行政指令、市场意愿和法律意志,以法律意志为基本保证,以行政指令为顶层谋划,以市场意愿为协同活力,也是贯彻统筹兼顾原则的重要举措之一。

  合作共赢原则

  合作是指双方或多方互相配合做某事或共同完成某项任务。而共赢是指合作的双方或多方能够共同获得利益。所谓合作共赢原则,是指京津冀三方在教育协同发展过程中必须做到互惠互利、相得益彰,以实现三方的共同收益。这是保证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的稳定条件。依据谈判学,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之合作共赢取决于以下方面:一是三方各有所需;二是三方既有共同的利益,又有分歧之处;三是三方都有解决问题和分歧的愿望;四是三方能够彼此信任,愿意合作行动;五是三方可以达成互利互惠。这就要求京津冀务必协同做到:一是寻找教育协同点。所谓教育协同点,就是京津冀教育相交的地方。这既包括京津教育协同点、京冀教育协同点、津冀教育协同点,还包括京津冀三地共有的教育协同点。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的关键在于寻找到这些教育协同点,并在教育协同点上下功夫、做文章。“京津冀是一个利益共同体,是命运共同体。”[4]因此,寻找到京津冀各级各类教育的协同点是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合作共赢的起点与归宿。例如:京津冀职业教育的协同点是建立从招生、教育到就业合一的跨地区职教集团。京津冀高等教育的协同点是共建共享共用慕课资源。京津冀终身教育的协同点是建立课程共享、学分互认的机制。二是建立舍得思维。所谓舍得思维,就是既要各取所需,又要适当让步,有所舍弃。这就要求京津冀三地在教育协同发展过程中,必须建立磋商机制,各地既要有所舍,又要有所得。这样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才会长远。假如三地都只求得不求舍,即各自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思考问题;或者高尚到只求舍不求得,即一切从他方的利益出发思考问题,这两种错误倾向都将使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化为一句空话。三是整合化协同。整合就是把一些零散的东西通过整顿、协调等方式重新组合,从而实现资源共享和协同工作。“其主要的精髓在于将零散的要素组合在一起,并最终形成有价值有效率的一个整体。”[5]整合化协同,也可以称为抱团化协同,就是整顿、协调各种零散的教育资源,建立联盟,分工合作,互惠互利,共同发展,进而把联盟做大、做精、做强。例如:京津冀的留学生教育占中国留学生教育的比例为1/4,建立京津冀留学生教育联盟十分必要。再如:北京中医药研究资源十分丰厚,天津的中医药产业非常发达,可以与河北的中医药研究资源,尤其是河北安国的药材资源整合起来,共建世界上最大的中医药研发与产业基地。

  错位发展原则

  所谓错位发展原则,就是京津冀三地依据各自教育实际以及经济与社会发展的需要,打破属地管理的阻隔,寻找各地的比较优势,采取有效的扬长措施,达成三地教育各有特色的发展态势。依据市场细分原理,错位发展,就是京津冀教育界的人士认真研究教育消费者的需求差异,把整个京津冀的各级各类教育划分为由教育需求大致相同的消费者组成的若干细分市场,进而确定教育目标市场的过程。这一原则要求京津冀的教育界人士,依据本地的教育基础及需求,从供给侧对各级各类教育进行重新定位,扬长发展的过程。这就要求京津冀务必协同做到:一是洞察本地的教育基础及差异,这是错位发展的关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官网的数据,2014年,京津冀三地的教育,河北体量最大,北京生均公用经费与生均教育经费最高,三地生均公用经费与生均教育经费差异显著。从教育质量上审视,三地各级各类教育也存在差异。以高等教育为例,“985工程”高校,北京8所,天津2所,河北0所。“211工程”高校,北京26所,天津3所,河北2所。三地在高等教育质量上存在明显差距,这是在短时间内无法弥补的鸿沟。错位发展势在必行。二是依据三地教育实际注重差异化发展。趋同发展或同质发展是教育协同发展的大忌。差异化发展就是要求京津冀三地在教育协同发展过程中必须各有侧重、各扬所长。

  高等教育领域,京津冀本为中国高等教育的第一高地①。当下,京津冀三地的高等教育差异化发展必须在注意与本省市功能定位相匹配的基础上,北京应以建设一流大学及学科为重点。天津应充分利用改革开放前沿的优势,以建立中外高教合作办学特区为主,鼓励京津冀高校在特区与国外高校合作办学,迅速缩短与长江三角洲及珠江三角洲的差距②,兼顾在滨海新区建立大学产学研对接园区,承接京津冀高校研究生院、重点实验室、创客中心等。河北则应在北京周边地区采取飞地策略,与北京共建大学城,大量承接北京本科教育外迁。

  职业教育领域,京津冀在顾及与产业就业相协调的基础上,北京重点发展中高本硕博贯通职业教育,尤其是硕博职业教育。天津具有滨海新区开发开放、先行先试等得天独厚的优势,已被列为国家现代职业教育改革创新示范区,并率先建成了全国第一所应用技术大学: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应以海河教育园区为平台,以全国职业技能大赛为抓手,以京津冀共建职业教育集团为纽带,以吸纳海外优质职业教育为重点,围绕先进制造研发、国际航运、金融创新等,建设中国职教第一高地。河北则应以现代商贸物流、产业转型升级、城乡统筹与农村职业教育为发展重点,打造中国农村职业教育高地。

  重点突破原则

  所谓重点突破原则,是指京津冀三地必须抓住教育协同发展过程中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合作攻关,共同创新,力争在某一点上取得较大进展,然后以点带面,逐渐达成全面整体协同发展的理想。这就要求京津冀务必协同做到:一是网络共享突破。伴随着科学技术尤其是移动网络技术的高速发展,通过建立京津冀慕课联盟、翻转课堂联盟等,实现三地教育资源共享,各自拿出本地的优质教育资源,借助网络供三地的师生、家长等共同分享,应该说是最佳路径。二是人才共用突破,教师是协同发展的重点。京津冀可以充分利用三地的地缘优势以及未来一小时高速交通圈的便利,一抓培训协同,二抓你有合用。建议采取人才共有合用策略,达成教育人才的共享。三是属地管理突破,即逐渐打破属地管理的阻隔,尝试采取异地办学的飞地策略、一校多区的跨区办学策略、共建京津冀职业教育与高等教育大招生圈等,实现京津冀三地教育协同发展。四是分类合作突破,寻找各级各类教育的最佳突破口。分类合作突破的重点是基础教育数字化、高等教育联盟化、职业教育集团化、终身教育学分化等。

  本文系天津市教育委员会2014年度社会重大项目:“慕课背景下学校教育改革与创新研究”(课题编号:2014ZD49)的阶段性研究成果(作者:王毓珣,单位:天津市教育科学研究院)

  【注释】

  ①京津冀地区,“985工程”高校10所,占25.6%;“211工程”高校31所,占28%;高校262所,占1/10;培养研究生的大学97所,占1/5;培养博士生的大学58所,占1/4;留学生人数占2/5。

  ②目前,长江三角洲拥有的中国合作大学有:宁波诺丁汉大学、上海纽约大学、昆山杜克大学与温州肯恩大学,宁波正与麻省理工学院共建宁波(中国)供应链创新学院。珠江三角洲拥有:深圳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深圳吉大昆士兰大学。除此之外,湖南大学与美国罗切斯特理工学院拟在深圳合作开办工业设计特色学院,华南理工大学与美国罗斯大学也打算在深圳合作办学,而且华盛顿大学、墨尔本大学等也都在和深圳洽谈合作中。另有,北师大香港浸会大学联合国际学院则设在珠海、广东以色列理工学院设在汕头。而京津冀只有在建的天津茱莉亚学院研究生院。

  【参考文献

  [1]韩延明,王志华.高校目标管理导论[M].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1996:7.

  [2]李忱,田杨萌.科学技术与管理的协同关联机制研究[J].中国软科学,2001(5).

  [3]王雨田.控制论、信息论、系统科学与哲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6:407.

  [4]史静寰.京津冀教育协同发展的共同体和契合点[J].天津市教科院学报,2015(3).

  [5]百度百科.整合[EB/OL].[2016-04-16]http://baike.baidu.com.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杨文怿}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