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文化艺术> 正文

克孜尔石窟:还有多少秘密等待发现

www.jyb.cn 2015年11月2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一带一路”文化走廊

克孜尔石窟:还有多少秘密等待发现 

  10月下旬,“丝路·思路”2015年克孜尔石窟壁画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中国美术学院揭幕。这是百年来第一次完全由中国主办,境内最具规模的关于克孜尔石窟壁画的国际学术研讨会,来自中国、美国、德国、英国、意大利、日本和中国台湾等11个国家和地区的100余名专家、学者在此汇聚。

  随着研讨会的揭幕,一个神秘的国度——“龟兹”也揭开了面纱。龟兹,我国古代西域三十六国之一,是丝绸之路北道中段的咽喉。季羡林先生曾经说过:“龟兹是古印度、希腊-罗马、波斯、汉唐文明在世界上唯一的交汇地。”

  研讨会的主角克孜尔石窟就坐落在龟兹古国,它是中国历史上最早、地处我国最西端的佛教石窟群。去年6月22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克孜尔石窟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被列入了《世界遗产名录》。

  中国古代石窟艺术的起点

  “相比如今人们熟知的敦煌石窟,龟兹地区的石窟艺术要早200到300年。”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王赞说。2008年当他第一次走进克孜尔石窟群,即被石窟壁画艺术所震撼,“这些石窟壁画历史之悠久、技艺之精湛、文化内涵之丰富都让人叹为观止。”王赞赞叹,“石窟壁画虽然历经一千七百多年的历史,至今依然保持着鲜艳的颜色,是研究中国岩彩画的活化石。敦煌学的很多谜团,上溯到克孜尔,便能迎刃而解。”

  石窟,又称石窟寺,是古代佛教寺院的一种类型,因开凿于山间崖壁上而得名。石窟的开凿不仅适应了僧人修习禅定的需要,也为世俗信众的礼拜、供养活动提供了场所。因寺院是佛教活动的中心,因而僧侣和广大信众倾其所有进行造寺、塑像和绘画等佛教艺术活动,加上当地统治者的大力支持,佛教寺院常常聚集着当时最为优秀的艺术家进行佛教艺术创作,其作品往往是那个时代艺术作品的代表或精华。

  世界上最早的石窟保存在印度伽耶的巴尔巴拉山,是公元前3世纪阿育王开凿的。新疆的克孜尔石窟开凿于公元3世纪至公元9世纪,虽然在国内克孜尔石窟的名声远不及敦煌,但它在国外的探险家和学者眼中却是宝贝。19世纪末,德国探险家勒柯克在发现了克孜尔石窟时称,这是他们“在中亚任何地方所能找到的最优美的壁画。”上世纪中叶,意大利学者马里奥·布萨克在其《中亚绘画》中认为:“在所有的中亚艺术中,龟兹绘画实实在在可划入其高水平之列。龟兹艺术是中亚艺术高峰之一”。

  “克孜尔石窟是中国古代石窟艺术的起始点。”龟兹研究院院长徐永明说,“龟兹石窟壁画艺术不仅代表了古代中亚和西亚艺术发展的顶峰,在我们看来,她还是中国佛教文化的摇篮,对中国古代石窟艺术的发展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徐永明介绍说:“反映佛教经典的本生故事画,是克孜尔千佛洞的精华,在世界上堪称一绝。它不仅艺术水平高,别具一帜,而且数量也最多。它比敦煌、龙门、云岗3处石窟的总和还要多出一倍,在全世界实属罕见。”

  据徐永明介绍,克孜尔石窟壁画的艺术成就可以概括为两个因素:一是深厚的本土文化底蕴;二是对外来文化的兼收并蓄与融合。早期洞窟,有类似于阿富汗巴米扬窟形,壁画人物形象具有明显的西来印记,尤其是犍陀罗佛教造型艺术的影响。壁画中还出现了我国中原地区汉代以来所流行的不同纹饰,反映当地特点、当时社会世俗生活的石窟建筑和画面内容,都说明克孜尔石窟艺术是在本地区艺术传统基础上深受中原文化影响,又吸收了外来文化而形成的艺术结晶。

  徐永明透露,历史上克孜尔石窟曾经遭遇过两次劫难。公元10世纪,随着伊斯兰文化越过帕米尔高原向东传播,在近两个世纪的佛教与伊斯兰教的宗教纷争中,伴随着龟兹佛教的衰败,克孜尔石窟逐渐被废弃,并由此遭遇较大的人为破坏。“这是克孜尔石窟在历史上受到的第一次浩劫。”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外国探险队不断地在龟兹地区疯狂进行石窟壁画文物的盗劫,劫走了包括克孜尔石窟在内的龟兹石窟大量精美的壁画和彩绘泥塑及珍贵文物。这也是克孜尔石窟在历史上遭遇的第二次劫难。解放前,克孜尔石窟一直处于无人看管状态。新中国成立后,石窟才受到了有效的保护,并于1961年被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古代“丝绸之路”的独特见证

  克孜尔石窟位于新疆拜城县城东约60公里,距克孜尔乡约7公里处的木扎提河河谷。北靠明屋塔格山断崖,南与却勒塔格山隔河相望。

  古龟兹境内河流众多,农业、畜牧业发达。同时,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其丝织业也很发达。最为重要的是,古代龟兹位于沟通欧亚的丝绸之路上,是丝路中道北段的重镇,商业发达。正是在此基础之上,古代龟兹文明得到了极大的发展。

  佛教于公元前6世纪在印度起源,约在公元前3世纪开始向外传播。公元前一世纪传入塔里木盆地,不久传入龟兹,并逐渐成为当时社会的主流意识形态。据古代文献记载:龟兹“俗有城郭。其城三重,中有佛塔庙千所。”“寺甚多,修饰至丽,王宫雕楼缕立佛像,与寺无异。”当时的龟兹国,佛教节日成为固定的国家节日,国家大事必与高僧商议后才公布于众,龟兹也因此成为西域的佛教文化中心之一。与此同时,开窟造寺、雕镂画像,也非常兴盛,创造出独具特色的龟兹佛教艺术,克孜尔石窟正是其中的代表。

  “克孜尔石窟是已消逝的‘丝绸之路’和古龟兹文明的独特见证。”徐永明介绍说。从克孜尔现存的早期洞窟可以见证,佛教文化自印度、中亚经新疆传入中国的历史;源自波斯的大量颜料证实了沿丝绸之路中亚贸易往来的历史;叙利亚画师在此创作的证据反映了沿丝绸之路中西艺术交流的历史。

  龟兹研究院申春认为,克孜尔石窟壁画中大量商旅图像以本生故事的形式出现,虽然没有宏大的场面,没有庞大的商队场景,但通过描绘遇险的商队、两三个商人的形象和驮载货物的马、牛、驴等动物形象,这些画面客观展现了古代丝路上“使者相望于道,商旅不绝于图”的场景,是古丝绸之路历史的真实写照。

  “值得关注的是,介于敦煌石窟和阿富汗巴米扬石窟之间的克孜尔石窟,既是古代丝绸之路的独特见证,也是世界四大古代文明(印度文明、希腊罗马文明、波斯文明、中华文明)通过丝绸之路这一载体,进行传播、交流与融合的产物,它的文化是相当多元的。”申春认为,“克孜尔商旅的图像出现在公园4至5世纪,属于克孜尔石窟的发展期,而在石窟的初创期4世纪之前并没有商人题材的出现。这说明4世纪以后,随着丝绸之路的发展,活跃在这条古道上的龟兹商人逐渐影响并繁荣了沿线的佛教石窟艺术。”

  千年岩彩画重现艺术魅力

  与研讨会同时揭幕的,是一场“千年叙述——中国岩彩绘画作品文献展”。此次展出的300多件壁画和文献展品,是对新疆龟兹研究院老、中、青三代画家多年来孜孜不倦的临摹和研究成果,以及中国美院岩彩画教学所取得的突出成绩的一次展示。

  岩彩画是指用天然岩石矿物研磨成粉,以胶质调和后绘制的作品。王赞认为,长期以来,中国的“文人画”以其独特的文化内涵、民族特色区别于世界绘画。然而,“文人画”并不是中国绘画的全部,还有墙壁上的岩彩绘画和其他绘画艺术。“新疆克孜尔石窟壁画的色彩表现让我们感受到了中国传统岩彩绘画的魅力。”

  2012年6月,王赞再次率队赴新疆龟兹研究院,与该院签订了中国美院“2011协同创新中心·视觉中国”项目战略合作基地,在国内高等美术院校首开传统岩彩画教学课程。

  美院的岩彩画教学首先从临摹入手,通过“大漠寻源”的实地考察,让学生深入理解体会原作的精神、技法的丰富性,通过实地考察、临摹,学生们对古代岩彩画的表现形式有了充分的认识,对古人技法的运用、材料表现、画面构成、内容题材、时空肌理等,有了直接而生动的感受。通过临摹,既把人类创造的艺术作品传达至未来,又是对中国古代美术史的最好、最直接的研究与学习。

  “岩彩画是一个五彩缤纷的多彩世界。”中国美术学院岩彩画研究所所长王雄飞介绍说,岩彩画具有丰富的矿物色相及辅助材料,自由多样的技法,用胶粘合各种矿物色,结合金银铜铝箔的使用,可以厚涂,也可以薄画,可以堆砌,也可以描绘,胶与矿物色的流动性可自由泼洒,在融化渗透之中获得乐趣,待胶干后又可用水砂纸研磨。因此,岩彩画与其他任何画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王雄飞认为:“中国古代岩彩壁画博大精深,是我们取之不尽的绘画宝库。”宋元之前中国传统绘画中使用矿物颜色极其丰富,尤其在古代岩彩壁画中使用的材料、技法相当精湛。现代岩彩画的许多技法基本来源于古代岩彩壁画。比如现代岩彩画中做蛤粉的过程和古代岩彩画做“底子”和底色的方法如出一撤;绘画中的起稿、拓稿、描稿的方法也完全一致。此外古代岩彩画在构图和形式上,还有很多精彩和巧妙之处,值得现代人借鉴。

  徐永明认为,当代岩彩画是建立在对中国古代壁画语言的挖掘和对当代日本画学习基础上的一种古老而又年轻的绘画形式。它与处于一千多年前的克孜尔重彩壁画有着惊人的共性,形成了一个默契的跨时空链接。克孜尔石窟壁画作为中国传统重彩艺术的杰出典范,不仅成就了中国古代美术发展辉煌的历史,也为我们当代岩彩画教学、研究与创作提供了丰厚的土壤。

  “中国古代的岩彩画如能借鉴和发挥得当,将会极大地丰富现代岩彩画的创新与创作。”王雄飞说。随着时代的发展,现代岩彩画在材料使用、观念和理念上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在材料上,现代岩彩画与古代虽然都是使用矿物质材料进行绘画,但现代矿物质在数量和种类上已经大大丰富,古代矿物一般是“一石一色”,而现代矿物是“一石多色”,从粗到细有18个色阶,使得现代岩彩画的创作色彩空间极大扩展。王雄飞强调,在汲取中国岩彩画营养的同时,我们还要与其他画种融汇联姻,创作出反映时代精神,具有不同表现形式的新的绘画语言,拓展岩彩画的自由度和表现力。(栏目主持:梁杰,记者:梁杰)

  《中国教育报》2015年11月20日第4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李烨}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