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文化艺术> 正文

“马兰花”开六十载:童年从未走远

www.jyb.cn 2016年06月10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在说话,请你现在就开花。”这句耳熟能详的歌谣,回荡在许多人的童年里。一代一代的童年远去,这首儿歌却随着童话剧《马兰花》在不同年代的复排、重排,被新一代儿童继续传唱。

  2016版《马兰花》今年六一儿童节首演,虽然是六十年前的剧本,台词却句句说中现实。观众席上的爸爸妈妈甚至爷爷奶奶带着怀旧的心情来看这部小时候看过的戏,孩子们则张着新奇的眼睛第一次惊喜地看见马兰花开。

  童话剧《马兰花》是任德耀根据民间传说创作的,首演于1956年,与中国儿童艺术剧院同龄,也是新中国第一部大型童话剧。这部剧一上演就受到小观众的喜爱,并在“第一届全国话剧汇演”中获演出一等奖。

  作为经典保留剧目的《马兰花》堪称中国儿艺的“镇院之宝”。什么是儿童剧经典?著名戏剧评论家童道明说:“我以为儿童剧经典的思想性是单纯而又永恒的,是对于真善美的赞美,真善美是要赞美一辈子的……”

  时代在变,不变的是始终向着明亮处的童心。《马兰花》带着永恒的价值走过六十年,温暖了几代人的童年。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童年

  当身着一袭白袍的马郎突然出现在马兰山上时,妈妈和小女儿同时惊呼:“哇!好帅啊!”当一只银色的小舟在水雾波光中缓缓驶来,观众们仿佛置身于山林之中。2016版《马兰花》在音乐、舞美设计、人物造型等方面都有创新。舞美界泰斗级人物苗培如的设计充满了现代感,整个舞台以一棵树的意象为主体,结合多媒体与布景,营造出符合现代审美又带有魔幻色彩的舞台空间。舞台上还结合影像展现出马兰花的神奇,比如马兰花会救人,马兰花还会变出很多礼物等。

  钟浩在1990版中扮演狗尾巴草并兼任副导演。“在排练中陈颙导演提出要改革、要创新,所以这个戏的创作过程比一般的戏创作时间要长很多。”作为2016版《马兰花》的导演,在排练过程中,钟浩的脑海中常闪过这些历史的记忆,这使他对《马兰花》的主题和人物有了更深的认识。

  在人物关系、情节设置以及故事的主题方面,他感触良多。“生活中有很多宝贵的东西,但往往我们不断求新,反而忽略了它们,比如‘勤劳’这两个字。”剧中王老爹说:“只要有手,什么都会有的。”钟浩认为,这不是说教,而是真理,在任何时代都是。

  祖孙三代一起来看演出的老观众张正地说:“《马兰花》演了六十年,还是那14个角色,还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还是那段经典的歌谣……就是这么一个以热爱劳动为主题的故事,居然常演常新。我的小孙子才两岁半,竟然不吵不闹地从头看到尾。”

  和普通观众一样,《马兰花》也是戏剧评论家童道明少年时代看过的戏,“我女儿小时候也看过,后来我小外孙也看过”。他认为这是一部适合全家人观看的童话剧,每一位家庭成员都能从中汲取营养。

  “希望观众们走进剧场时,能感受到舞台的美,能看到马郎和小兰的心灵美,并且能记住这个美。等他们长大了,再带自己的孩子来看。”这是导演钟浩的心愿。

  在中国儿艺原党委书记吴隆章看来,如今复排的《马兰花》与1956版有了太大的不同,“但只要孩子们喜欢,只要能把马兰花的精神传递下去,就是成功”。

  褪色的幕布不褪色的童心

  “《马兰花》是我人生中看的第一部话剧。”66岁的马金芬今天还记得6岁那年母亲带着她和妹妹到北京儿童剧场观看《马兰花》的情景。

  她说,当时由于年龄太小,对戏的内容并没有太深的印象。但是精美的舞台布景,仙境般的美丽色彩,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翩翩起舞的蝴蝶,自由飞翔的小鸟,蹦蹦跳跳会说话的小兔和小猴子,美丽的花草树木……尤其是后来那只大黑猫竟然从舞台上跳了下来,它是那么大,让我又惊又怕。虽然后来我又看了《马兰花》的电影和故事书,对剧情有了理解,但第一次的观看感受却永远挥之不去,无可替代。

  说起《马兰花》的历史,中国儿童艺术剧院舞台美术家沈尧定如数家珍:

  1955年六一儿童节,苏联戏剧专家鲍·格.库里涅夫让他执教的表演师资训练班学员方掬芬、宋廷锡等,把尚未写成的《马兰花》剧本由任德耀临时编排即兴演出了几场,逗得看戏的孩子们乐不可支,库里涅夫也乐得闭不拢嘴,这是《马兰花》出世前的雏型。后来由苏联专家推荐给“中国儿童剧团”作为建院剧目。1955年10月正式建组,由鲁亚农担任导演,库里涅夫与舞美专家阿维.雷柯夫为艺术指导。

  1959年复排导演是范景宇、陈颙,1978年复排导演是陈顒、尚鸿佑。这三次排演都是沿着歌颂勤劳与善良、鞭挞懒惰与邪恶的充满民族风情的路子走的,虽然每一次导演都有新的解释与发展,但基本风格没有改变。

  1990年、2000年的第4次、第5次复排,陈顒、尚鸿佑两位导演以巨大的勇气对《马兰花》进行了“要突破,要与时代的脉搏、审美意识的变化同步”的改革。陈顒认为,马兰花形象是大自然赤诚的儿子,小兰与马郎的婚姻是自然与人间美好情操的结合。为了醒世,老猫由一个改为四个,并用分解组合的办法突出老猫的邪恶与卑鄙。她加快了演出节奏,强调时空变化的自由和心理空间,把《马兰花》升华成一部全新的童话音乐剧。

  漫长的童年永远的纯真

  连德枝进入中国儿艺后,参加演出的第一部戏就是《马兰花》,她被分配演出一只调皮的猴子,这个角色她从上世纪50年代演到90年代。刚接演这个角色时,动物园成了她经常出入的地方,她常常在那里一泡就是大半天,仔细观察、模仿着猴子挠痒、鼓腮瞪眼、互相争食的动作、表情,动物园里的猴子成了她最好的老师。1956年《马兰花》首演时,活蹦乱跳、顽皮可爱的小猴一出场,就引起观众的阵阵笑声,每个动作、每个反应都被她演绎得惟妙惟肖。

  1991年的一场演出令连德枝印象深刻,那天,剧场迎来了200多名来自聋哑学校的小观众,他们在台上演,老师在舞台旁边打手语,演出结束,演员被孩子们团团围住,拉着她的手不停地打着手语,好像有一肚子话要讲。她还记得有一次在学校演出,教室两边的窗户变成了上场门和下场门,演员们上场下场都要跳窗。

  这就是儿童剧演员的世界,有时候他们会真的以为,自己一直就是个孩子。

  连德枝说她最欣赏法国画家柯乐的一句话:“我每天祈求上帝的,就是让他永远留我做一个小孩子,使我能够用一个小孩子的眼睛来看来画这个世界。”

  方掬芬在回忆录《漫长的童年》中写道:“我的童年是漫长的,因为我终身所从事的是儿童戏剧事业。我一生都在观察儿童,体验他们的心灵,揣摩他们的动作……”

  曾经演过《马兰花》中的兔妹妹,后来成为戏剧评论工作者的程式如认为,儿童剧院的使命是为少年儿童提供戏剧的服务,这个服务是精神的、灵魂的服务。

  几年前调入中国儿艺的编剧冯俐总有种错觉,似乎中国儿童剧场这座建筑上方的天空,都比别处晴朗、湛蓝许多。她以为,这是儿童戏剧的魅力。(中国教育报记者 王珺)  

  《中国教育报》2016年6月10日第4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杨文怿}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