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文化艺术> 正文

飞虎老兵本尼达一家的感恩之旅

www.jyb.cn 2016年11月25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美国飞行员被新四军救助后

  ——飞虎老兵本尼达一家的感恩之旅

  2011年12月,中央电视台播出战争纪录片《飞虎情缘》。2015年9月,在中国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最隆重的月份,36集电视剧《生死血符》在各大电视台播出。两部片子的主人公都是一个叫格伦·本尼达的美国飞行员。

  飞虎队员都知道,如果必须弃机跳伞,就要向上帝祈祷,千万不要落在日本人手里。若能被中国军民救助,就意味着生还,可以回到美军基地。他们每个人都领到了救命的血符,上面印着“来华助战洋人,军民一体救护。”

  时任新四军第五师师长的李先念,在本尼达养伤期间多次看望,还托他将一把从日军手里缴获的军刀,转赠给陈纳德将军。后来,陈纳德和陈香梅在上海举办婚礼,就用这把军刀切开了结婚蛋糕。

  “我小时学过兵乓球,打得还挺好,当然不是世界水平,但能打胜不少中国士兵。尼克松访华前,中美之间开展乒乓外交,就是我教他们的。”本尼达总爱这样开玩笑。

  2010年,本尼达已86岁,做过两次心脏手术,搭了9个支架,心脏还装有起搏器。他预感到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决定携家人重返故地,最后一次看望救助过他的中国人民。 他总是说,“是中国人救了我,给了我最好的礼物——生命。”“真正的英雄是中国人民。”

  遵照本尼达的遗愿,他的部分骨灰安放在湖北省红安县的李先念故居纪念园。

  2016年6月,本尼达的儿子和孙子在南京抗日航空纪念馆捐赠军服、勋章、照片等珍贵文物。“这是我父亲的军服。”儿子爱德华娓娓介绍道,“是他在中国穿的。纽扣是金色的,因为父亲是军官。士兵军服的纽扣为绿色。军服上的领章、肩章和臂章,都是真的。不是仿制品!” 

  2011年12月,中央电视台播出战争纪录片《飞虎情缘》。2015年9月,在中国庆祝抗战胜利70周年最隆重的月份,36集电视剧《生死血符》在各大电视台播出。两部片子的主人公都是一个叫格伦·本尼达的美国飞行员。他和中国的情缘,从1943年来华抗战开始,千回百转,延绵至今……甚至在他让家人把骨灰洒在湖北省红安县后,他的故事还在更新着。

  一.19岁的援华飞虎,被日机击中

  格伦·本尼达(Glen Beneda, 1924-2010),抗战飞虎队的飞行员,出生在美国中部内布拉斯加州宁静的小镇麦库克。珍珠港事件爆发后,刚上大学一年级的本尼达,被燃烧的战火打断了学业。他加入了美国空军,于1943年来华抗战,年仅19岁。在陈纳德领导的第14航空队(也称飞虎队)中,他担任第23战斗机大队第76中队的上尉。

  本尼达的战机为P-40B战斧,升空高,火力强,是日本零式战斗机的克星。和其他飞虎队的战机一样,他的战机机头也漆着醒目震慑的鲨鱼嘴。他曾和飞虎队顶级的王牌飞行员德克斯·希尔、艾德·瑞克特、约翰·埃里森等,一起出征,出色地完成了80次战斗任务。但在1944年5月6日,在他执行第81次任务时,却遇到了麻烦:

  “我们出动了大批B-24和B-25轰炸机,去轰炸汉口的日军基地,由P-38闪电、P-40战斧和P-51野马战斗机护航。我这次飞的是P-51。离汉口上空约5分钟时,与日机遭遇。P-40护送轰炸机去轰炸,他们完成任务后就离开了,没有一架受损,因为我们P-51和P-38牵制了大约25到30架零式日机。日机向我们俯冲,击落了3架P-38。我挑中一架零式,准备射击,但我的机尾被打中,起了火,飞机急速下降。情况很糟糕,火焰蔓延到了驾驶舱,发动机一会好一会坏,最后干脆停转了。我不得不跳伞。跳出时,飞机的尾翼刮伤了我的右腿。”

  飞虎队员都知道,如果必须弃机跳伞,就要向上帝祈祷,千万不要落在日本人手里。若能被中国军民救助,就意味着生还,可以回到美军基地。他们每个人都领到了救命的血符,上面印着“来华助战洋人,军民一体救护。”有些飞虎队员把血符缝在军服上,而本尼达喜欢把血符放在衬衫口袋里,随身携带。

  1944年5月6日中午,湖北省监利县罗家村的农民正在田间劳作,忽然看到一架冒着黑烟的飞机,摇晃着栽进了下凤湖。跳伞的飞行员落在了稻田里。见到跑来的村民,本尼达放下了匕首,掏出了血符,并拿出了地图和中英对话手册,上面有美国国旗。他用中文大叫着“美国!美国!”村民们一下子明白了这位“大鼻子天兵”的身份。

  这里离日军据点仅一两个小时路程,村长罗瑞世立刻决定,把受伤的本尼达抬到自己家中,给他做了香喷的白米饭和鸡蛋。他们平时都是吃野菜的。可本尼达害怕,一口都不吃,他右腿的伤口流血不止。村民们把他抬到附近的周老嘴镇,找到了抗日游击队。5天后,游击队把他交给前来接应的新四军战士,再由他们接力护送。先后有70多位老百姓和士兵,一路护送本尼达,用担架抬着他,跋涉了400多公里,穿过了一道道日本封锁线,终于把他送到了大悟山的新四军第五师师部。

  二.得到新四军师长李先念的救助,伤好后打乒乓

  而这时,第14航空队正焦急地等待本尼达的消息。毫无音讯!

  20天过去了……美国华盛顿作战指挥部给本尼达母亲发去了电报,告知“本尼达在1944年5月6日执行任务中失踪”。电报到达那天,本尼达全家陷入悲痛之中。本尼达的妹妹一路哭着上学,父亲被击垮,母亲则说不要告诉镇上的人,暗暗祈祷着爱子能奇迹地回来。

  30天过去了……第14航空队指挥官陈纳德亲自给本尼达的母亲致信,“我们已经尽一切可能寻找您的儿子了,但他安全返回的希望十分渺茫。您的儿子是美国空军的骄傲,我们授予了他空军奖章。他是一位深受爱戴的好军官,是真正的美国人。”

  而本尼达则永远忘不了——中国军民救助护送他的日日夜夜。

  “我躺在担架上,有四个人轮流抬我。因为怕被日本鬼子发现,都是夜里赶路。一天夜里,护送队途中休息。我突然听到,右边传来机枪突突突的声音。我赶快翻下路边,滚到麦地里,一个护卫一直跟着我。到第二天早上,枪声才停下来。护送队告诉我碰上了伪军。谢天谢地,护送队把他们赶跑了。”

  “中国人对我太好了!给我鸡蛋吃,如果我第一天吃完两个鸡蛋,第二天他们一定会给我三个。所以,我每次都留一点点不吃完。”要知道,在物资极度匮乏的抗战时期,就连鸡蛋都是老百姓舍不得吃的。但他们舍得给美国飞行员吃。本尼达的战友路易斯·毕晓普在被中国村民救起时,一天吃了12个鸡蛋。开轰炸机的大卫·海华德回想起援华抗战时,也说,“每天能吃到鸡蛋就很幸福了。”

  时任新四军第五师师长的李先念,在本尼达养伤期间多次看望他,不仅和他聊天,谈家庭,谈抗战,谈国际形势……还送他地图、竹斗笠等许多礼物。李先念还托他将一把从日军手里缴获的军刀,转赠给陈纳德将军。后来,陈纳德和陈香梅在上海举办婚礼,就用这把军刀切开了结婚蛋糕。

  在新四军的悉心照料下,本尼达腿伤很快痊愈,竟然能和新四军将士们打乒乓球了。这是一段让他特别开心而难忘的时光。

  “我小时学过兵乓球,打得还挺好,当然不是世界水平,但能打胜不少中国士兵。尼克松访华前,中美之间开展乒乓外交,就是我教他们的。”本尼达总爱这样开玩笑。

  临别时,李先念将缴获的一把日本手枪送给本尼达留念,并亲自题赠自己的一张照片送给他。照片上,李先念一身戎装,露出了亲切而睿智的笑容。本尼达搭乘B-25轰炸机,安全返回了重庆白市驿的美军基地。还有5名美军飞行员,也得到了李先念的救助,顺利归队。为此,陈纳德特地致电朱德总司令,向他表示“不胜感谢”。

  本尼达失踪60天后生还的电报,令全家人喜极而泣。喜讯传遍了家乡小镇,报纸以头版头条刊载了这一令人振奋的消息。

  1944年9月,本尼达返回美国,和女友埃莉诺结婚,育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孙儿孙女绕膝,享受着天伦之乐。可是,他从没有忘记中国军民曾经无微不至地救助他60天,总想回去探望他们,还有他无比敬爱的“李将军”。

  这60天情,让他珍爱了60年,期待了60年。

  三.60年后做感恩之旅,骨灰洒在湖北省红安县

  2001年9月,在美国飞虎队援华抗日60周年的座谈会上,湖北监利县71岁的罗必书老人说,他父亲和村民救过一个美国飞虎队员,当时他仅6岁。参加营救的很多人都已去世,他很想知道那个大鼻子飞行员在哪里。专家们对坠机上的三挺机枪进行研究,从依稀可辨的机枪编号查到与之匹配的飞机编号,最终查明飞行员的名字是格伦·本尼达。

  2005年,朋友来到本尼达的家中,激动地递给他一份华文报纸《美中晚报》,上面写着“中国监利人民寻找格伦·本尼达”。年迈的本尼达落泪了:“监利人民没有忘记我,我要马上回去。”

  2005年,恰值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中国人民对外友协邀请援华老兵访华。81岁高龄的本尼达就在邀请之列。

  一天天盼望着,一夜夜梦想着。60年后,本尼达终于带着家人,重返湖北监利县罗家村,亲自看望和感谢当年救助过他的中国人民!朴实热情的村民自制了滑竿,像当年抬他一样,行进在绿油油的田头。

  “没有当年中国人民的救助,我就不会有他,也不会有我们这个家。”本尼达夫人埃莉诺非常动情。本尼达当年的救命恩人罗福世之子罗必书老人也赶来与之相会。本尼达的后辈多次走到罗必书面前,握着他的手反复说:“谢谢,谢谢,非常感谢……”

  也正是在2005年,本尼达见到了李先念的女儿李小林,她时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协副会长。紧紧的拥抱、激动的泪水、跨洋的忆念、同仇敌忾的岁月……这60年不渝的战友情、兄弟情、生死情,令在场的所有人为之动容。

  2005年访华感恩之旅过后,本尼达久久不能平静。2010年,他已86岁,做过两次心脏手术,搭了9个支架,心脏还装有起搏器。他预感到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决定携家人重返故地,最后一次看望救助过他的中国人民。他忍受了13个小时越洋飞机的疲劳,还有随时可能发作的心绞痛,来到湖北。他坐在轮椅上回到监利,和乡亲朋友们依依话别、合影。他拜访红安县的李先念故居纪念园,缅怀后来成为国家主席的救命恩人,并将李先念赠送给他的手枪,交给纪念园做永久收藏。

  同赴这次感恩之旅的,还有他的夫人、儿子、儿媳、孙子、弟弟、弟媳、侄女共10位家人,他们都戴着带有飞虎队标志的棒球帽,犹如传递飞虎情缘的生力军。本尼达常告诫家人,“是中国人救了我,给了我最好的礼物——生命。”“真正的英雄是中国人民。”只要有机会,他的妻儿和孙辈总是做着同样的表白。

  2010年10月23日,在最后一次中国之行回美后的第三天,本尼达心脏病突发。去世前,他说,“这次心脏病和中国之行,没有任何关系。它本来就会发生的。”妻子埃莉诺握着他的手反复说,“我爱你!”本尼达走后,她每晚睡觉前,依旧拍拍他的床铺,向他道晚安。

  湖北省红安县被称为“中国第一将军县”。遵照本尼达的遗愿,他的部分骨灰安放在湖北省红安县的李先念故居纪念园。2011年5月11日,由李先念的女儿李小林等陪同,本尼达夫人携二子爱德华和亨利,来到纪念园。蓝天如洗,阳光明媚,二子将飞虎父亲的骨灰,徐徐洒入了他深情眷念的土地。洁白的大理石墓碑上,本尼达英俊的军装照片熠熠生辉,仿佛随时可以应声而起,再次驾驶战机遨游在辽阔的碧空。

  四.本尼达家人来华扫墓,含泪听献诗

  2014年5月,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亲切会见本尼达的长子爱德华并合影留念。2015年9月,92岁高龄的本尼达夫人和两个儿子,应邀出席了9·3纪念反法西斯战争暨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9月8日,三人再次来到红安县的李先念故居参观,并为本尼达扫墓。在祭扫仪式上,已是中国友协会长的李小林感慨道,“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

  “父亲一直心系中国,我们一直对中国有特殊的感情。真正的英雄是中国人民。”长子爱德华(曾当过直升飞机驾驶员、消防队员)代表家人表达了感恩之情。在场的少先队员向本尼达墓碑献上鲜花,庄重地行队礼。本尼达家人的眼睛湿润了。

  2016年6月,本尼达的长子爱德华再次来到中国,一来拜谒本尼达墓,二来捐赠本尼达的军装、勋章、照片等一批珍贵的文物。

  这是爱德华第三次祭扫父亲墓地了,但与前两次不一样的是,母亲因年事已高未能前来,同来的是儿子约书华。约书华从小就听说了爷爷的飞虎经历,熟知爷爷的那些飞虎战友、各种战机型号和功能。

  “你知道吗?爷爷执行80次任务飞的都是P-40战斧,执行第81次任务飞的是P-51野马,那是他第一次飞P-51。结果就被日机打中了。”

  “爷爷乒乓球打得好,像中国人一样直拍。那是因为他小时个子矮,抓横拍打不到球,就改直拍了。”

  “这是飞虎队援华65周年的海报,上面都是爷爷战友的签名,德克斯·希尔是76中队队长,艾德·瑞克特是75中队队长,约翰·埃里森在湘江上迫降过,因个子矮,差点被当成日本人。他们都是爷爷的好友,可现在都去世了。”

  约书华第一次来到中国,心情特别激动。站在本尼达的墓前,父子俩和随行的中国朋友,聆听了笔者在谒墓当天而作的中英文献诗:

  站在英雄的墓前

  ——献给李先念主席、飞虎老兵格伦·本尼达先生,以及所有为和平而战的人们

  高空骄阳,征途漫漫,

  滔滔绿水,巍巍青山,

  难忘抗战,英雄红安!

  华夏儿女,美国战友,

  血洒热土,杀寇蓝天,

  飞虎遨游,万众齐欢。

  昆明首捷,桂林获胜,

  衡阳争夺,汉口激战。

  壮哉勇将!壮哉红安!

  敌机纷落,敌气日衰,

  军民同仇,枕戈待旦,

  收复失地,还我河山!

  千万牺牲,八载抗战!

  芷江受降,日寇白幡!

  中国胜利,中国凯旋!

  中国胜利,中国凯旋!!!

  当年壮士,当年友谊,

  千秋承载,万里绵延。

  漂洋过海,翻越重山,

  儿女重聚,拥抱红安!

  李先念将,本尼达君,

  旧物仍在,音容宛然,

  碑铭作证,祭拜永年,

  青史流芳,万古长传。

  英灵安息,伟功永念!

  继承遗志,携手并肩,

  开创未来,中国梦圆,

  和平万岁,盛世在前!

  他们听着,不禁热泪盈眶。

  约书华·本尼达小心地把献诗收好,哽咽地承诺道,“我一定要把这首诗带给奶奶。”

  五.父亲节来宁捐赠珍贵文物

  历史名城南京——是本尼达家人向往的地方。

  2005年9月,格伦·本尼达曾随美国飞虎老兵代表团访问过南京,在南京大学参加了欢迎会,并到位于紫金山北麓的南京抗日航空纪念馆参观。在南京大学,本尼达经历了终生难忘的一幕:一名大学女生走到飞虎老兵面前,说她的爷爷就救过飞虎飞行员。她边说边流下了悲喜交加的泪水。飞虎老兵拍拍小姑娘,紧紧地拥抱住她。在场的观众都感叹不已。

  当年,南京抗日航空纪念馆(下简称“南京抗馆”)还未完全建成。格伦·本尼达在中美飞行员携手抗日的雕塑下留影。他满脸皱纹,银发萧疏,可他尽力挺直身体,胸前的飞虎标志也仿佛要腾飞起来。在照片的背面,儿子爱德华·本尼达写道,“酷爱此照!!”

  2016年6月,本尼达的长子爱德华和孙子约书华光临南京,在南京抗馆参加“飞虎后代捐赠”的活动,同来捐赠的还有第14航空队飞虎摄影师迪克·帕斯特(Dick Pastor, 1918-2008)的儿子和儿媳。南京抗馆副馆长罗朝均放弃周末休息,亲自迎接远道而来的飞虎后代。

  “这是我父亲的军服。”爱德华娓娓介绍道,“是他在中国穿的。纽扣是金色的,因为父亲是军官。士兵军服的纽扣为绿色。军服上的领章、肩章和臂章,都是真的。不是仿制品!”

  大家都被逗乐了。

  罗馆长抚摸着军服,惊讶于它质地优良,保存得如此崭新完好。

  爱德华大方地请罗馆长试穿。罗馆长想着这是珍贵的文物,便婉谢了。

  爱德华又举起一个精美的镜框。镜框中,整齐排列着格伦·本尼达年轻时的数张军装照,第14航空队的飞虎标志,军服配件,以及他荣获杰出飞行勋章、紫心勋章等7枚金质勋章。

  “这些也都是原件。”

  罗馆长和在场的人不由得又笑了。

  帕斯特夫妇捐赠了父亲迪克·帕斯特的20多张老照片。迪克·帕斯特是第14航空队照相大队的队员,1944-1945年驻扎在昆明。他和另外几名飞虎队员(尤金、贝尔、海曼、艾德尔曼),与西南联大的学生结识。这些学生中包括马识途(作家和书法家,今102岁)、张彦(记者,今94岁,报道重庆谈判、芷江受降、开国大典、万隆会议等,为《人民日报》驻美首任记者)。贝尔、海曼和艾德尔曼三人1945年还在重庆受到了毛泽东主席的接见。迈克·帕斯特此行拜访了马识途、张彦等父辈朋友,并特地把有关史照捐给“南京抗馆”。

  南京抗馆为他们颁发了收藏证书,并回赠以南京抗馆胸针、《抗日航空英烈传》,以及图文并茂的南京抗馆英文书,让他们十分赏爱。

  捐赠当天,刚好是父亲节。问及两位捐赠者的感受时,爱德华·本尼达像过去一样充满了感恩,“如果不是英勇的、慷慨的、友好的中国人民,今天我也不会站在这儿。中国人民给了我父亲最珍贵的礼物:生命。相比较中国人民的赐予,我今天的捐赠是微不足道的。我想把我父亲的爱献给中国人民,我爱中国人民,非常感谢你们。”

  迈克·帕斯特则表示,“我父亲和中国友人的深厚感情,说明友谊是可以跨越国界的。我很希望借自己的微薄之力,对增进这样的友谊做出贡献。”

  抗馆展厅陈列有飞虎队的大量图片,其中两张令本尼达的儿子和孙子格外兴奋。一张是李先念和美国飞行员的合影,虽然那名飞行员不是格伦·本尼达,但却是他的队友。还有一张是第14航空队76中队的合影,格伦·本尼达就在其中。

  在烈日下,本尼达的孙子约书华爬上山坡,代表家人拜谒了南京抗馆的英烈碑,寻找着他熟悉的飞虎烈士的名字。巨大的黑色大理石英烈碑有近40块,镌刻着1万多名中外航空烈士的英名。其中,中国飞行员和地勤人员牺牲6000多人,美国援华空军牺牲近3000人,苏联援华空军牺牲200多人。

  约书华在英烈碑前深深地三鞠躬。

  他说,“下次要把他的两个孩子带到中国,让他们感受中国人民的勇敢、智慧和深情厚谊。”他还有一个心愿:就是希望看到36集电视剧《生死血符》的英文版,他爷爷就是里面的主人公,他很想了解中国军民到底是怎样舍身救护爷爷,而且剧中的恋爱情节是爷爷从未讲过的……(作者:赵庆庆)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杨文怿}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