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文化艺术> 正文

郭大好:一条从选择到执着到传承的钢琴之路

www.jyb.cn 2016年11月25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中国教育新闻网讯 (记者 孙军)郭大好,旅美钢琴演奏家,美国·完美音国际艺术交流中心总监,北岸国际钢琴音乐节创始人、总监。郭大好拥有美国伊斯曼音乐学院钢琴演奏硕士及学士学位及那撒勒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师从于著名钢琴教育家、布索尼钢琴比赛金奖获得者国际著名钢琴演奏家、教育家托马斯·舒马赫教授及世界著名钢琴演奏家、室内乐大师、教育家,范·克莱本钢琴比赛银奖获得者百瑞·施奈德教授。他曾与多位世界著名音乐家如克里斯蒂安·齐默尔曼,阿尔弗雷德·布伦德尔等交流学习并多次与各国著名音乐家合作。罗切斯特时报著名音乐评论家给予了郭大好高度评价:“郭先生的演奏,充分地展现了现代钢琴家应当具备的一切天赋,他以精湛的演奏技巧与无与伦比的音色控制与当今其他中国钢琴家的演奏旋风似的席卷美国。” 中国著名钢琴教育家但昭义教授曾如此评价他的演奏:“拥有热情奔放、激情澎湃的气势同时不失细腻的音色变化及丰富的情感色彩”。他曾以世界首演的身份演奏“21世纪新音乐作曲新人奖”获奖作品;他还受邀参加“斯坦威中国十周年“庆典,并与三位国际著名钢琴演奏家同台演奏由安德鲁·佩吉改编的“炫技的帕格尼尼”双钢琴八手联弹亚洲首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郭大好的演奏曲目极为广泛,近年来专注于演奏美国作曲家的现代钢琴作品,他的技巧精湛、风格独特,演出足迹遍及亚洲、欧洲及北美。他在诸多国际钢琴比赛中担任评委,包括MTNA全美音乐教师协会国际钢琴比赛、北岸国际钢琴比赛、纽约·帝国州钢琴比赛、美国国家联邦钢琴比赛、大连国际钢琴公开赛等。

  记者:郭先生您好!非常感谢您能够接受我的采访。据了解,今年将是您在美国的第十二个年头,想必您对美国的钢琴音乐市场一定非常了解。在最近几年,您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国内外钢琴界,无论是以钢琴演奏家、钢琴教育家还是以音乐节总监的身份。我想许多读者都会好奇,为何您当初选择的是美国,而不是音乐的起源地欧洲?

  郭大好:首先非常高兴可以通过对话的形式表达我对古典音乐及中美音乐市场的一些见解。是的,今年将是我在美国的第十二个年头。回首十一年前所做的那个到美国学习音乐的决定,仍然让我感到无比的自豪。在真正的到美国学习之前,我与其他很多年轻的音乐家们一样,都希望能够到音乐的起源地欧洲学习音乐。因此,带着家人对我的期望,只身来到了欧洲,开始了我的海外音乐学习生涯。但也许是由于个性的原因,在欧洲的那段学习让我感受不到我所认为的音乐应该有的那种自由,而更多的是对音乐表达的诸多条条框框。我开始慢慢怀疑我自己对音乐的认识。

  2003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后来成为我的导师,并且到今天为止都仍然对我在演奏及人生道路上都有着很大帮助的美国著名钢琴演奏家托马斯·舒马赫教授。与他的相识,让我认识到音乐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我开始慢慢的了解到美国与欧洲音乐文化上的不同;我感受到美国是一个给予年轻钢琴家如此多的表现机会的国度。2004年9月,我毫不犹豫、信心十足的放弃了欧洲,开始了自己的美国音乐学习生涯。

  记者:在您经历了全美竞争最激烈、学业最繁重、全球音乐学府排名第一的伊斯曼音乐学院的学习生活后,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中美音乐教育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郭大好:我最大的收获有几点:第一点,我掌握了对音乐的独立思考的能力。这一点要感谢伊斯曼音乐学院“繁重”的文化课程,例如对古典文学,西方历史,艺术历史,绘画、建筑等各个方面与艺术相关的学习。这些使我有了一个全面的对艺术的鉴赏及分析能力,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艺术修养的积累。第二点,学习做人的谦卑。在艺术面前,我们是渺小的。在追求艺术(当然这里包含了音乐)的过程中,这种谦卑的态度会促使我们不断的去探求及达到更多更高的艺术成就。第三点,我个人觉得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一种可以将压力变为动力的能力。很多我接触过的没有留学经历的孩子们都缺少这个能力,往往大家遇到困难及压力后,很自然的选择退缩或放弃又或者给自己找到很多不去面对的理由。留学生活真正让我体会到了父母那一辈才会体会过的在生活上、学习上等各个方面要面对的种种困难。正是这些经历,让今天的我不会那么轻易的被困难击倒。至于您所问的中美音乐教育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我觉得区别肯定是有,但是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是在学习音乐的过程中,不同阶段的不同需求产生的不同的教育方式及核心理念。我们国内现在的音乐教育方式及体系,在很多方面已经完全与国际接轨,甚至已经超越很多国家。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如果没有我在沈阳音乐学院附中学习期间所打下的扎实的钢琴基础,我不认为我会在美国得到我今天所取得的一切成就,在美国立足。同样,在我接触过的很多非常优秀的毕业于国内音乐学院的年轻钢琴家中,很多人都缺少音乐上的独特的个人风格及独立的音乐追求。就这一点而言,美国的音乐教育体系相比之下确实有很多优势。所以,我觉得中美音乐教育最大的区别是对音乐的切入点以及核心理念的不同,没有好坏之分,更多的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 。

  记者:就您的经历而言,您有什么建议可以与我们国内的这些学习音乐的青少年朋友分享?

  郭大好: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我觉得是作为音乐家,我们要尽可能多的与外界交流,开阔自己的音乐视野,提高自身音乐修养,多参加国际性的音乐活动。音乐是世界语言,音乐是用来交流的。也许我们有一些朋友没有可以留学的机会。但是通过参与国际比赛及音乐夏令营,参与国际钢琴大师班等都是很好的拓展音乐视野的途径。美国我觉得在这一点上,发展的已非常成熟。每年在美国都有很多优秀的国际钢琴比赛。世界最著名的几大钢琴音乐节,很多都在美国举办。正是因为这些成熟的因素,激励并启发我可以为促进中美音乐文化交流做一些事情。每年我都很兴奋的可以看到我们国内钢琴家们的在美国的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才华。我在美国加州创办的北岸国际钢琴比赛暨北岸国际音乐节,每年都会吸引到来自世界各地优秀的钢琴家们的参与。在与世界各地的钢琴学子及钢琴大师们的交流过程中,不仅收获颇多,更重要的是向全世界展现了我们中国钢琴家们的音乐水平。

  记者:我想您一定与中国其他著名的钢琴演奏家们一样,例如:郎朗,王羽佳,李云迪等,都有着艰苦的童年钢琴学习的经历。是什么支持着您一直走到今天?音乐对您来说到底是什么?如果要您与现在的年轻人分享一些经验及见解,您会对他们说些什么呢?

  郭大好:如果要回答刚刚的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但也很复杂。我认为归根结底就是两个字 —“ 热爱” 。支持着我走到今天的一定是我对音乐的热爱与执着,你必须达到一种痴迷的热爱,才能够在这个竞争残酷的音乐世界中存活下来。当你对自己的未来产生怀疑,甚至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时,唯一能够驱使你独自回到琴房继续每天7-8小时练琴的便是你对音乐的爱。很多人问我,你每天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练琴,不枯燥么?我常常反问他们,你每天都在做你热爱并为之疯狂的事情,

  你会觉得乏味枯燥么?音乐是我的精神食粮,让我得到满足与享受,乐在其中。听众能够通过我表达的音乐与我产生共鸣与交流,令我感到无比的兴奋。就好比当我们需要倾诉时,你倾诉的对象理解并体会到你的感受,这是多么美妙的感觉。

  记者 :但是练琴确实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情啊?

  郭大好:是的。但要看你如何练习以及你练习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你只是为了达到某种速度、某种标准或仅仅为了能够获得某个比赛的大奖。我相信,练琴可以变得很枯燥。但是如果将练琴看成是某种实验:你想要探索如何让钢琴做出更多的音色;你想要探索如何将乐句的表达方式更加丰富;你想要探索如何将音乐中的形象更加多样化,等等等等。我相信,练琴是可以很有意思的。正是因为音乐有着这些有趣的值得反复琢磨的变化与多样性,我慢慢的越来越热爱音乐,越来越离不开音乐。它让我着迷。我想要了解它的一切,我想要它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直到今天,我仍然在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探索。如果要我与琴童及年轻钢琴家分享经验与见解的话,我希望告诉他们,通过了某个级别的考试,赢得了某个钢琴比赛,都不应该是学习音乐的目的及终点,音乐应该是你一辈子去追求的事情。

  记者 :通过您近几年的音乐会演奏曲目可以看出,美国作曲家的现代钢琴作品在您的演奏会曲目中占有了很大的比重。不知您能否可与我们的读者交流一下您在设计演奏会曲目时的出发点是什么以及您的初衷又是什么呢?您是否在给我们国内的钢琴音乐爱好者传递某种信息呢?

  郭大好:是的,在音乐会的曲目安排上,我确实下了很大的功夫。从曲目的时长,到曲目的风格,再到曲目的多样性,我都严谨的考虑。这一点我深受我研究生期间的恩师美国著名钢琴演奏家百瑞·施耐德教授以及钢琴大师霍洛维茨的影响。我认为一套好的音乐会曲目就好比一顿上等的法国大餐,从选材(音乐风格)到制作过程(音乐会音乐气氛的发展),从前餐(开场作品)到正餐(大型乐曲)再到甜品(返场安可)都必须要有非常精细的设计,没有人愿意坐下就吃上一个汉堡接着一块油腻的牛排。

  记者 :您的这个比喻真的是非常的形象的!

  郭大好:我希望通过我对音乐会曲目的设计及理解,可以让很多年轻的学习钢琴爱好者或钢琴家对自己所学习的曲目及音乐风格可以有更多的设计与把握,无需仅仅为了展现自己的才能而只学习及演奏那些最难、最长、最有名的音乐作品。我曾经去过的一场音乐会,被称为钢琴音乐史上最多音符的一场钢琴音乐会。这样的设计当然很有特色,但是我认为这样的音乐会将失去了最初的对音乐的追求。一个真正的音乐家的音乐会曲目应当是风格多样,音乐表达形式变化无穷的,就好似我最欣赏的伟大的钢琴大师霍洛维茨一样,你永远猜不到他下一场音乐会将给你呈现什么。

  记者 :在近几年的您的音乐会中,您的音乐会曲目加入了很多美国作曲家的作品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您是因为在美国多年的原因而选择演奏这些美国音乐作品?

  郭大好:应该是有一些影响。但也不完全是。记得在我刚到美国的那几年,我2005年第一次回国的公开演出中,我演奏了美国作曲家塞缪尔·巴伯的钢琴奏鸣曲,这是一首著名的作品,但让我惊讶的是在台下的许多听众不知道这首作品。更让我惊讶的是在音乐会结束后的几周中,很多出席了我音乐会的朋友及听众都希望我能够将这首作品的乐谱送给他们以便今后学习弹奏。这让我意识到,美国作曲家的很多优秀作品应该在中国得到更多的重视、推广及认可。从那之后,我都有意识的在我的音乐会中加入尽可能多的美国作曲家的音乐,这也使得我的音乐会的风格有了更多的变化。从更高的层次来说,作为一位受过美国音乐文化熏陶的中国钢琴家或音乐家,我觉得是应该有责任成为一个纽带和桥梁将中美音乐链接起来并且发扬光大的。我们应该将中国的音乐带到美国,让美国的听众听到不一样的音乐色彩;也将美国的音乐带回亚洲,让中国的听众了解到不仅仅只有贝多芬、肖邦、李斯特等古典音乐,还要有美国作曲家的音乐作品。

  记者:那您能对教育工作者和青少年读者说一说您对美国钢琴音乐的理解?

  郭大好:之所以我非常喜欢美国作曲家的音乐,很重要的一点是因为美国钢琴音乐曲目让我充分的感受到音乐应该有的那种多样性及自由度。

  记者:您在之前也提到了音乐的自由。

  郭大好:的确,美国是一个由多民族构成的、典型的移民国家,很自然音乐中便渗透着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音乐文化与风格,而美国作曲家又巧妙的将这些风格融合在了一起,自由的表现出来。比如我之前所提到过的巴伯钢琴奏鸣曲。在第一乐章中你可以很明显的听到德国古典音乐所特有的那种深厚的音乐风格及音响效果。而第二乐章中,巴伯又穿插了一些肖邦(波兰)的那种悠长美妙的旋律。在第三乐章中,如果对于一个不了解这首作品的听众来说,往往很容易以为这是一首法国音乐作品。甚至巴伯自己在这个乐章的开始处注释“此段音乐要像法国香槟一样晶莹剔透”。而到了第四乐章,古典音乐之父巴赫的影子与美国最著名的音乐形式——爵士乐又被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这就是我所说的音乐的自由。在这种音乐中,我感受到了音乐无国界及音乐那极其强大的张力。我希望更多国内的年轻钢琴家们可以多的了解这种音乐,更多的去接受这类音乐。作为我自己来说,我所能做的便是尽可能的打开他们的视野,让美国作曲家的音乐得到最大的传播与认可。

  记者:再次感谢您接受我们的专访,也希望借此机会能够让中国更多的钢琴爱好者及年轻钢琴家了解您的用心。希望您的钢琴演奏事业可以不断的得到世界的认可。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张春铭}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