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学人风采> 正文

关槐秀:一生最爱是当体育教师

www.jyb.cn 2016年01月18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师报

  关槐秀,1934年生,满族。北京教育学院朝阳分院特级教师,北京市中小学体育协会副主席。1987年被全国总工会授予“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荣获五一劳动奖章。1999年在国庆50周年筹备组织工作中荣立一等功。她用“玩”的形式极大地丰富了儿童教育内容,撰写了儿童游戏专著多部。

    “爱上了就要爱得深,干上了就要干得好。”提起体育,关槐秀脸上永远洋溢着激情。在她眼里,做体育教师就是极大的人生享受,这辈子都离不开。

  “我就是喜欢当体育教师,一辈子待在学校,不动摇。”去年10月27日,“特级教师关槐秀从教六十余载教育人生座谈会”举行,一袭黑色大衣映着满头银丝,走起路来风风火火,谈起曾经的教育往事,说到动情处掉下眼泪,讲到高兴处开怀大笑,81岁的关槐秀对体育的痴迷和热爱,让人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叹和欣赏。

  “第一次认识关老师,我不到30岁,关老师不到50岁。”北京教育学院朝阳分院院长曹士贤自言,关老师给自己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激情”:“上周还在中国传媒大学附中编传统游戏,81岁了还依然坚持在教学一线,这种精神几个人能有?”

  “做体育教师,做到优秀不容易。但关老师真正做到了优秀,做到了极致。她一辈子都是体育课程改革的先行者、探索者。她的身上有许多教师没有的精气神,全身都是正能量。”北京市朝阳区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姜继为感叹地说。

  关槐秀,北京教育学院朝阳分院特级教师,1987年获“全国优秀教育工作者”称号,编导的儿童跳橡皮筋表演曾在首届全国运动会上展示,受到周恩来、贺龙等老一辈国家领导人的赞扬。共和国四次国庆大典的前导方队,关槐秀是总指挥;她还曾七次代表中国专家去孟加拉、毛里求斯、坦桑尼亚等国家设计团体操,荣获突尼斯政府颁发的“国家最高荣誉奖”。有人用“传奇”来形容这位英姿飒爽的老太太,但她更愿意给自己的称呼是——“体育教师”。

  “体育教师是阳光底下最高尚的职业,爱上了就要爱得深。”这句话早已成为关槐秀的名言。

  18岁,要当就当体育教师

  冥冥之中,关槐秀似乎就注定了是做教师的料。

  作为满族后裔,关槐秀的爷爷辈中有一半从事教育,九爷关鲁峰创办了当时的艺文中学校,姑姑编写了北京市第一本幼儿教材,父亲是足球运动员,也是一名体育教师。

  艺文中学校创办之初,与其他学校不同,关鲁峰先找的是音体美教员,然后找的才是校长。这给关槐秀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而父亲的身份,更让她从小对体育充满了兴趣乃至敬畏。

  18岁的关槐秀,选择的第一份职业就是体育教师。而父亲当时对她说的话是:“当体育教师,就要勤奋一生,爱学生,第一不能误人子弟,第二不能白拿人民的小米。”还送给她一个礼物:三只大小不同的哨子。

  那时的关槐秀,出生牛犊不怕虎,刚进学校没多久,就想搞教学实验,做点不一样的体育教学改革。1953年,学校领导看到这个年轻姑娘的冲劲,专门给她布置了任务——实验苏联五年一贯制体育教材。关槐秀马上着手准备、选点、实施,她的想法很简单:为什么那么好玩的体育,师生都不感兴趣,一年级的小学生一会儿稍息、立正,一会儿齐步走,大人这样做都会感到乏味,怎么能引起孩子的兴趣呢?

  而参加全运会的经历,给了关槐秀很大的启发。

  1959年新中国成立10周年前夕,关槐秀参与了首届全运会团体操的设计。按照常规,她当时正在给孩子们编拔萝卜舞,全运会总指挥贺龙听说她是搞儿童体育的,找到了她:“孩子王,现在墙上、书皮上、铅笔盒上都是拔萝卜,一拔多少年,你能不能创创新?”见她一脸茫然,贺老总笑呵呵地说:“我看小孩跳皮筋挺好的。”她茅塞顿开,马上编创了一套“皮筋操”,竟成为全运会的亮点。此后,逢年过节或给外宾表演节目,周恩来总理都亲点“皮筋操”,毛泽东主席也接见过跳皮筋的孩子们。而关槐秀也因此收获了一个美称“跳皮筋大王”。

  “跳皮筋大王”关槐秀开始想得更多:为什么不在体育教学中注入音乐、舞蹈、游戏甚至民族体育的内容,把体育教学贯穿于德育、美育、技术和社会教育之中,如果实验就从小学一年级开始,让刚入学的孩子就对体育有兴趣,那该多好!

  1960年,25岁的关槐秀被借调到教育部编写十年制中小学体育教材,这更给了她便利条件。次年,她便选中北京市朝阳区一所小学,准备进行5年实验。

  实验如火如荼,但刚刚进行了3年,因为此前编导团体操的经历,关槐秀又被借调到第二届全运会编导大型团体操,但回校不久,“文革”开始了,实验被迫就此中断。

  尽管如此,关槐秀却一直想着体育、念着体育。她不甘心,自己的体育教学改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没了?

  47岁,还在进行体育教学实验

  1979年,全国体育教材会议在大连召开,因为是“文革”后召开,大家既兴奋又唏嘘。一别十几年,关槐秀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被调到北京市朝阳区进修学校负责中小学体育教师的培训,身材发胖,显然已经不是那个当初矫健灵活的“跳皮筋大王”了。

  “时间还不晚,我40岁开始写书,解放后才开始研究中小学体育,你还等什么,拿出自己的东西来。”同行的话点燃了关槐秀的体育改革梦。

  尽管已经调到进修学校做教研员,但关槐秀重返北京芳草地小学,带起一个体育实验班,从一年级带到六年级,开始了长达6年的体育教学改革探索。

  47岁的女教师教小学体育,遇到的困难可想而知。为了把游戏、舞蹈、技巧和提高身体素质结合起来,关槐秀认真设计每一节课、每一个动作,三年级的教学大纲中有足球运动,她就去找运动员学足球,现学现教。为练习脚内侧踢球、脚底停球几个动作,她在操场上练习近两个多小时,练习加上课,几个45分钟下来,简直累得都迈不开步。

  有人看不下去了,劝她:“快50岁的人,别跟自己过不去。”但关槐秀却笑着说:“我这个人就是有这种瘾。”

  成为关槐秀体育实验班的孩子们,体验到的是非同寻常的体育课——“体育即兴课”,这种课一反往日的教师讲、学生练,而是把学生的兴趣、需求放在第一位,把体育课变成了游戏课、舞蹈课,甚至是品德课。

  1985年11月4日的《北京晚报》描述了关槐秀的“体育即兴课”:上课时,关槐秀把事先选好的歌曲和规定的地点、情节、意境告诉学生,让他们经过8分钟的思考,在音乐的伴奏下,按自己的想象,用平时所学的舞蹈动作组合在一起即兴表演。

  当过体育教师的人都知道,传统的徒手操练习已经不能吸引学生的注意力,更不能活跃课堂气氛。而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关槐秀已经让学生创编徒手操,她把九节徒手操的名称写在黑板上,让学生任选一节思考创编动作,然后各自即兴表演。孩子们的热情被点燃了,在做徒手操的上肢运动时,创编精彩纷呈,比如学生王瑞海就结合自己每次睡醒伸懒腰的动作,自编了“爱睡觉”操。

  这样积累下来,孩子们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可想而知。每一次上课,全班分成若干小组,每组抽一道题,到了五六年级,题目就更“难”了,学生的表演更丰富、更多元。比如“春游”“捉蝈蝈”“放风筝”“动物园里看猴子”等,这种课堂把体育和生活连接在一起,不仅有身体素质的锻炼,还有情感的表达,能力的培养……不仅孩子们乐在其中,家长们也慕名而来,一年里有100多位家长到学校观摩体育课。

  体育教学的改革尝试让关槐秀“火”了,《一堂体育课的学问》《改革体育课结构的尝试》……媒体的连续报道让大家知道了,原来体育课还可以这样上!

  更难得的是,关槐秀还专门建立了体育记录卡,用数字记录学生的生长、发育、体育成绩,并对学生身体的各项指标进行纵向追踪对比,与全市同龄学生进行横向对比。

  6年的实验结果显示:实验班的孩子在反应力、注意力、想象力、创造力等方面都明显优于对照班。

  “许多人问我,我的体育课为什么那么受孩子欢迎?其实很简单,就是我热爱孩子,了解孩子,和他们一起唱歌、跳舞、游戏,用生动、有趣的方式教会他们做动作。做体育教师,不仅仅是用动作教学生,更重要的是用心血浇灌孩子们的心灵!”关槐秀不止一次这样说。

  正是因为付出了心血,在孩子们的心中,当年近50岁的“关老师”是他们记忆里最为深刻的风景线。

  58岁,体育路上再出发

  “如果一个教师总是牵着学生走路,那他就是不懂得儿童,不了解儿童,一定要给儿童提供独立活动的机会,尊重他们的需求,尊重他们的兴趣。”这是关槐秀1961年12月在笔记本里写下的话。

  而关槐秀用将近20年的思考和实践证明:自己是懂得儿童、了解儿童的教师。

  但如何让更多的体育教师懂得儿童、了解儿童,关槐秀接下来的精力都用在了培训教师、研发课程上。

  1992年9月,关槐秀光荣“退役”,在全国政协礼堂举办了“从教40年答谢会”,时任国家体委副主任荣高棠、北京市教委主任陶西平等到会讲话,当时的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光英等为其书写寄语。所有人以为,老太太干了一辈子,可以画上完美的句号了。

  但关槐秀说:“退役不是目标的结束,而是更高一级目标追求的开始。”而这个更高一级的目标还是——体育。

  关槐秀以58岁的年龄重新出发,乐此不疲。

  北京、河北、辽宁、上海、广东……到处留下了关槐秀的身影。她自己统计了一下,仅2003年至2011年的9年间,参加各类培训任务593次,累计培训教师24万,对4076名中小学体育教师做过77场面授培训。

  在培训方式和内容上,永不吃别人嚼过的馍的关槐秀依然是创新先锋。教材是将900多例新体育游戏制作成的小卡片,在培训中以小组为单位抽取。游戏器材是自备拉杆式游戏“百宝箱”,一箱器材,至少可以变做100个游戏。至于培训策略,则是体验互动、自主合作,用9/10的时间带领大家做游戏,理论讲述仅占1/10。

  “中小学体育教师最讲究实际,他们常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于是,每到一地,关槐秀常常被“将军”,要抽出一个乱班让她进行现场上课。当然,实验的效果常常很具震撼性,70多岁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对学生的了解程度,对体育的熟稔程度,尤其是上课时的精神头儿,立马收获粉丝无数。

  “原来被人们视为‘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教师,也是可以成为专家的。”经常陪关槐秀一起出差的徒弟、上海市宝钢第三中学教师吴纪安感叹说,跟着关老师干活,才能真正了解和体验到什么是专家型体育教师,那简直就是铁人老牛。

  这一点,是所有接触过关槐秀的人的共识。

  “年龄大了,该歇歇了。”从50岁开始,关槐秀就开始听到这样的劝告。

  但直到81岁,这位体育特级教师依然深耕在教学一线。

  “爱上了就要爱得深,干上了就要干得好。”提起体育,关槐秀脸上永远洋溢着激情。她说:“做体育教师就是极大的人生享受,这辈子是离不开了”。

  【记者手记】

  享受体育的美好

  在关槐秀的身上,永远找不到“懈怠”两个字。

  这是后辈们很难想象的,一个人怎么对体育、对工作、对孩子有如此高的激情?虽几经磨难,几经曲折,依然不改最初之志。体育之于关槐秀,早已不是职业,而是镌刻在她生命里的信仰。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信仰,给孩子们上课,她要做最好的体育教师;组织教师调研,她要做最好的指导教师;编排团体操,她要求精益求精、尽善尽美。

  正是因为有了这种信仰,在别人眼中的副科——体育,成了关槐秀的毕生追求。她说,体育教师绝不是简单的教书匠,更不是单一的训练员;体育不是什么副科,而是学校的半边天;体育,就是通往幸福生活的一条路。

  这位体育教师是真的在用生命享受体育的美好,同时影响着、引领着更多的人去享受体育的美好。

  师之大者,不在于技,而在于德。关槐秀这种引领不仅仅是理论的深刻、实践的探索,更有德行和人品的熏染。

  她曾写过101次入党申请书,但因为家庭出身等原因,直到1984年才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员。

  她把自己辛苦珍藏的1796卷(件)资料和实物,无偿捐献给北京市朝阳区档案馆,因为“能为中小学体育教学研究发挥点作用”。

  她甚至要把自己的遗体捐献给医院,期待能为患者做一点小小的贡献。

  “因为,我是教师!”这句简单的回答或许能让我们更能明白生命的意义、教师的意义。(中国教师报记者 康丽)

  《中国教师报》2016年1月13日第14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杨文怿}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