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学人风采> 正文

李喆:闲敲棋子落灯花

www.jyb.cn 2016年04月07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师报

  3月9日,一场别开生面的“人机大战”开赛,谷歌公司的人工智能计算机AlphaGo挑战韩国围棋职业棋手李世石。结果出乎意料,计算机以4:1的比分击败李世石。这场比赛引发了新一轮的“围棋热”,我们也邀请到现就读北京大学哲学系的职业棋手李喆,请他谈谈围棋的审美体验和文化精神,这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动人之处。

  

李喆,职业棋手,现就读北京大学哲学系

  第一手落子天元。

  李喆石破天惊的开局让所有观战者瞠目结舌。

  接着,李喆围绕天元一子布局,用华丽的构思与招法战胜对手。

  最年轻的本赛选手、新人王冠军、围甲最佳主将、围甲最佳棋手……一系列的战绩和头衔让李喆成为同龄棋手中的佼佼者,在他身上一直环绕着“天才”的美誉。飘逸奔放、才华横溢,围棋界对李喆从不吝惜溢美之词,甚至认为他将成为开启一个时代的棋手。

  然而,在李喆棋力蒸蒸日上之时,他却选择了读书。他考入北京大学,就读哲学专业。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上学必然会分散精力、影响比赛成绩。但李喆作出上学的选择时,几乎没有一丝犹豫。

  “比起胜负,我更在乎能否下出有创造力的棋局。”

  “有时我在思考,下棋的目的是什么,赢棋之后又能获得什么?”

  从竞技到艺术,从艺术到哲思,这就是李喆的选择。

  半掩上一扇窗,李喆却推开一扇门,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在这个世界,李喆原先在棋盘上的思考,瞬间“活”了起来。

  纵横19道,棋盘上361个交点如繁星般熠熠生辉,李喆仿佛就站在正中心的天元一子之上,仰望整个宇宙。

  在李喆看来,“近些年,围棋在竞技的道路上蓬勃发展,在文化的道路上却停滞不前”。于是,李喆深入研究围棋历史,开办专栏“喆理围棋”,定期举行“围棋沙龙”,试图构建自己的“围棋学”理论。

  与此同时,李喆参加围棋大赛的成绩却不尽如人意。“缺乏胜负心,缺少专注力”,类似的批评不绝于耳。然而,李喆的心态愈发淡泊,苏东坡所言“胜固欣然,败亦可喜”,李喆庶几近之。

  于围棋竞技而言,或许少了一名长胜棋手;而于围棋文化而言,或许将多了一名饱学的大棋士。得之失之,“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旧忆桃花泉畔行,来听风雨变秋声。

  人生万事如棋局,一子闲敲忘姓名。

  中国教师报:上个月,谷歌公司的人工智能计算机AlphaGo战胜韩国围棋职业棋手李世石,引发了一场围棋“地震”,也让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围棋。能给我们谈谈,您心中的围棋是什么样的吗?

  李喆:从棋子、棋盘上就可以看到围棋的魅力。棋子是圆的,象征“天圆而动”;棋盘是方的,象征“地方而静”。黑白两色棋子代表阴阳,而棋盘正中央一子称为“天元”,是万物之始的意思。围棋是有思想的,如果棋局没有温度、没有情感,对弈双方如冷冰冰的机器一般,围棋的意义也就丧失了。

  中国教师报:也就是说,围棋除了竞技属性外,还应该有许多其他内涵?

  李喆:其实仅从竞技性来说,围棋的欣赏门槛较高,远不如其他运动。许多人喜欢围棋,可能更欣赏的是对局双方的身份:地域对抗、门派对抗、国别对抗。

  其实,围棋的价值远不止于此。古人下棋时,争胜负只是一个方面,更看重的是“穷其变、尽其变”,努力下出最精妙的变化。围棋有许多脱离于胜负框架之外的内涵,这就是围棋的“审美体验”。

  中国教师报: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琴棋书画并提,属于一种文人雅趣,您对这种“雅趣”有何看法?

  李喆:围棋之雅,大约开始于魏晋时期。那时玄学兴起,文人开始寄情山水、放浪形骸。于是,围棋被提炼出一种审美价值,是一种超越世俗的艺术。围棋又叫手谈、忘忧、坐隐,都体现了围棋的艺术性。

  许多文人并不擅长下棋,但他们从对局双方的气质中能体验出一种单纯的审美。像苏东坡说“胜固欣然,败亦可喜”,钱谦益称“余不能棋而好观棋”,都是这种审美。

  在这种审美之下,围棋与写诗、饮酒、弹琴、绘画一样,成为文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雅事。将一种竞技游戏艺术化、审美化,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动人之处,令人悠然神往。

  中国教师报:在您看来,围棋可以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是这样吗?

  李喆:是的。传说围棋起源于上古时期,“尧造围棋,以教丹朱”,也就是说,围棋最早承担着教化的意义。其实,围棋在各个时代的价值并不相同,这与那个时代的精神倾向有很大关系。

  在汉代,围棋能够体现儒家的价值观,班固就写过《弈旨》一文,认为围棋有许多象征意义,包括天道、等级、人伦、教化等。当时也有人对班固的说法提出反对意见,认为围棋玩物丧志,尽含诡诈之道,不符圣人之训。

  魏晋时,围棋有了更多的“审美体验”,而到了明清时代,民间文化、世俗文化兴起,围棋的竞技性、游戏性开始凸现出来。但围棋一直都体现出一种文化修养,与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道家文化密不可分。

  中国教师报:不仅拥有文化内涵,围棋还可以看作一种人生修养?

  李喆:围棋有文化属性、艺术属性、哲学属性等多重属性。基于对棋局的经验判断,围棋可以抽象出“虚实、死活、轻重、势地”等二元标准,这是人类理解围棋的独特方式。

  “围棋十诀”中有“逢危需弃、入界宜缓、不得贪胜”等理论,不仅能应用于围棋,更能用于修身与修心。通过围棋,我们可以陶冶情操、开阔视野、控制欲望、调整情绪,体会许多为人处事的道理。

  吴清源大师曾提出围棋的“中和”理念,认为围棋与自然契合,每一颗棋子都应该在适合的时间落在适合的位置上。就人而言,“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这是一种理想的棋局状态,也是一种理想的人生境界。

  学习围棋不是为了争强好胜,我们应该抛开胜负的执念,在围棋的世界中体味文化韵味和人生道理,不断升华自己的精神世界。

  如果棋局没有温度、没有情感,对弈双方如冷冰冰的机器一般,围棋的意义也就丧失了。

  围棋有许多脱离于胜负框架之外的内涵,这就是围棋的“审美体验”。

  将一种竞技游戏艺术化、审美化,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动人之处,令人悠然神往。

  “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这是一种理想的棋局状态,也是一种理想的人生境界。(中国教育报记者 金锐)

  《中国教师报》2016年4月6日第16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杨文怿}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