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校长讲坛> 正文

刘坚红:左手引领 右手实践

www.jyb.cn 2015年07月02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课改是个系统工程,绝不仅是“改课”那么简单。在观念没有转变之前,强迫教师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是艰难而痛苦的。通过对教师的观念引领和不断尝试,课改发生了,并且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学生、教师和学校。

  我是一位“轻负高质”课堂教学改革的坚定拥护者和践行者。作为校长,我不想让学生在书山题海中痛苦挣扎,而是希望他们健康快乐地成长,因而我钟情于课改。可课改是个系统工程,绝不仅仅是“改课”那么简单。

  生拉硬扯走不动

  2010年7月,我刚到这所初中当校长。由于是“第一次”,而且年纪也才三十出头,对这个新岗位心里没底。记得第一次全体教师会议,面对着绝大多数年龄长于我的老师们,我抛出课改这一话题时,明显感觉到他们脸上的茫然与不屑,自己心里不由地一沉。会后有中层干部告诉我:“这里的老师太安逸了,已经不想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我没有气馁,每次教师会议都提一提课改的事情,和老师们分享我课改的体会和心得,希望他们对课改后的教育教学生活有所憧憬。终于,一个月后的某天,一位五十多岁的老教师找到我,对我说:“刘校长,我看你人不错,特意给你提个醒儿。你说的课改,听起来不错,理念很先进,可我们这里的老师你应该有所了解,大家一不想进城,二不想发财和出名,只是想默默地教好自己的书。课改这么复杂,事情又多,不会有人想去做的。”

  “课改成功了,我们老师的工作效率会更高,学生和老师的负担也会更轻。这是一种先进的理念,更是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我斩钉截铁地回答。

  哪知这位老教师马上反驳说:“我们都知道这是好东西,但就如我们走路走习惯了,骑自行车骑习惯了,你突然给了一架飞机,我们不想开,也开不来啊!”

  这番话让我陷入了沉思:原来,在老师们心中,课改竟是像开飞机一样先进而又高不可攀!看来我还是太急躁了。慢慢来,让老师们先了解课改,接受课改,才能真正开始课改。于是,我决定把课改实质性的工作放一放,先慢慢渗透着。

  水到渠成才轻松

  课改过程中,最难的就是教师理念的转变。

  在观念没有转变之前,强迫教师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是非常艰难而又痛苦的。为此,学校在每次教师会议上渗透课改理念,并专门在校园网上开辟了一个“校长推荐”栏目,每周推荐一两篇关于课改的文章帮助教师“洗脑”。同时,我们也把一部分有兴趣的教师派到课改做得好的学校去体验,让他们现场感受课改给教师和学生带来的巨大变化,先让他们有心动才可再有行动。

  为了保证效果,我决定从青年教师入手,逐个谈心,渗透课改理念,并鼓励他们先一步尝试起来。起初,我逐个听课,手把手地引导和帮助,让青年教师的课堂越来越有“课改味”。经过一段时间,他们品尝到了课改的甜头,这也让原来犹豫的教师逐渐向课改靠拢。

  既然大动作的课改会导致老师的质疑,那就从小的方面改起。从2011年开始,学校提出“瘦身课堂”口号,即减少教师在课堂内低效甚至无效的行为和言语,多留一点时间和空间给学生自主学习、合作讨论等,并且所有的校内公开教研活动都以此为主题。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课堂起了变化。更可喜的是,一部分走在前面的老师所培养出来的“小老师”有突出表现,令其他老师羡慕不已。

  教师理念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2012年,我们开始倡导和鼓励老师采用小组合作学习的模式。刚开始,大家的认同度和实践积极性都不高,我们决定还是从青年教师开始。随着一个又一个新问题冒出来,我们跟老师一起探讨解决。一段时间尝试后,学生学习的积极性逐渐提高,小组的凝聚力在不断增强,同时,每位学生在组内展示和锻炼的机会更多了,让他们更加自信和快乐。

  学校里“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又有更多的老师加入到这一行列中来。班级里,学生以六人左右为一组的相互帮扶学习,各小组间你追我赶的竞争意识,使学生的学习态度发生了很大变化。不爱学习的少了,自我放弃的几乎没了,从“要我学”到“我要学”的变化居然就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

  后来,我们逐渐把学生的生活、纪律、卫生等都加入了小组考核,让组长真正负起本小组同学一切事务的责任。结果,学习成绩上来了,其他纠纷和问题越来越少了,许多活动的组织和开展都由小组长担当,教师真正可以“遥控”管理了,师生幸福指数直线攀升。

  众人拾柴见效果

  其实,我校就是一所薄弱的农村初中,而且其薄弱堪称全市之最:位于城乡接合部,18个班级,其中90%的学生住校;因为计划生育等原因,近几年本地生源不但越来越少,每年还有部分学生到其他学校借读,所以现在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已占全校学生的一半以上。尤其是2012年义乌市实施“阳光招生”政策,同时城区初中扩招,来我校借读的生源数量和质量再度下降。以2013年秋季招生为例,学区生只有九十多名,而招收的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近一百四十名。在这些学生中,从民工子弟小学毕业的要占三分之一,基础相当薄弱。

  但就是因为课改,学校变得“硬气”起来——

  几年来,没有任何关于教师违规带生、办班的举报;校园内没有发生一起重大学生打架事件或学生故意损坏公物事件;校内绝无教师私自给学生征订学习资料,学生课业负担轻松;晨跑、大课间、课外活动一样不少,学生每天的体育锻炼时间必定超过一小时。每周晚自习,学生能进阅览室阅读自己喜欢的书刊;每周“快乐星期三”——少年宫活动基本正常开展;每月学生还能看一次电影;学校每年的文化艺术节、科技运动会、田径运动会、趣味运动会、班际足球赛、班际篮球赛等丰富多彩;每年学生有一次外出远足活动,九年级学生中考前也照例参加。学校里的校园广播站工作完全由学生“包揽”,校刊《荷韵》也全部由学生主持编写。此外,我们还主动向教育局申请每年参加科教中心和劳动基地的活动——这原本只有城区学校才能参加。

  众多的活动会不会“挤占”学生的学习时间,会不会影响学生的学业成绩?会不会让基础本就薄弱的学生无法面对中考?2014年学业考试,我校总平均分位列全市第五,公办学校第四,而其中全科合格率和D等率均为全市公办初中第一!我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课改的效果。

  (刘坚红 作者系浙江省义乌市荷叶塘初级中学校长)

  《中国教育报》2015年7月2日第7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李烨}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