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校长讲坛> 正文

张景和:专业的舞台更宽广

www.jyb.cn 2016年06月08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校长职级制改革——

   

  职级制是校长专业发展的助推器,让我找到了校长的专业尊严,也感受到了专业发展的力量。

  2010年年底,我被调到山东省昌邑市第一中学当校长,其时正值潍坊推进第二轮校长职级制改革。此前,我在昌邑教育局任业务局长,分管校长职级制改革多年,深知其推进的艰难。在第一轮改革推进过程中,有很多校长不理解这项改革,认为取消行政级别,地位降了,没面子;社会上也有人认为这不过是做做样子……凡此种种,导致这项改革推而不进。潍坊市委、市政府和教育局不断出台诸如“校长遴选”“校长后备人才”“职级评定”“薪酬工资”等一系列配套制度,加强宣传和引导。到了我任昌邑市第一中学校长时,整个潍坊的校长职级制的良好生态已基本形成。

  因为有着分管校长职级制改革的这段工作经历,我更能体会到制度变革的力量。怀揣着对教育的梦想,我开启了我的校长之旅。5年的校长经历使我深切感受到,职级制是校长专业发展的助推器,让我找到了校长的专业尊严,也感受到了专业发展的力量。

  领导教育思想,向“专家型”迈近

  校长职级制使校长从“职务”走向“职业”。作为一名职业校长,最重要的职能是什么?是教育思想的领导。

  2014年10月18日,我在第五届全国新学校论坛上作了《校长的办学思想从哪里来》的发言。在和同事们的实践探索中,形成了昌邑市第一中学“立德树人”核心价值体系,总结提炼了“方向比力量重要、内生比激励重要、土壤比化肥重要”三条基本经验,提出并践行“三维质量观”,即学业质量、状态质量、发展质量。春节前后,我又进一步阐释“质量观”,明确它是来自于师生共同的“灵魂的高贵、思维的力量、生命的旺盛、情感的丰富”。在我看来,这些都属于校长在教育思想方面的领导。

  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最深的是,校长对教育思想的领导并不容易。首先,校长既要有顶层设计,又要在实践中反思凝练,构成学校发展的一整套可解释的框架。其次,校长要用明确的语言文字将思想表述出来,在传播中形成文化,确保学校“立德树人”的方向不动摇。要把反思凝练教育思想的过程,看作校长专业化螺旋上升的过程。这样,校长就能自然而然地成长为“专家型”校长了。

  与教师“合奏”,用专业化驱动成长

  校长职级制助推校长领导下的学术力量的增长。校长的专业领导力从哪里来?校长必须和教师合奏、共舞,而与教师共舞需要一个舞台。2012年,昌邑一中潍水研修学院举行揭牌仪式。借助这个舞台,我校组织了36次主题研修。2015年,我校开通了“昌邑一中潍水研修学院微信研修平台”,用“互联网+”思维促使教师、校长的专业成长从“要素驱动”的路径依赖,转向“专业驱动”的自主发展。

  合奏、共舞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2015年,我校尹秋华老师获“全国杰出中小学中青年教师”称号。山东教育电视台作了专题报道《尹秋华和她的物理团队》,特别提到了张兴颂老师。2014年,工作4年、年仅29岁的张兴颂,首次执教高三物理并任高三(13)班班主任,遭到了学生和家长的强烈质疑。换还是不换?校务委员意见不一。在和张兴颂的交流对话中,我发现他骨子里有一股不服输的韧劲儿,但家长的不信任,也给他施加了沉重的外界压力。在生长的“疼痛”节点,他需要我作为校长的“专业”认可。2015年高考,张兴颂所教的两个班取得了优异成绩,他自己也在磨砺中成长起来。

  这件事给了我启示:校长职级制的核心是校长的专业化,校长的专业化追求往往会引领全校教师的专业化追求,而校长对教师的专业引领又“倒逼”校长不断走向“专业化”之路。在这个过程中,校长有定力,教师就不浮躁,大家才能静下心来寻找“教育”,守望生命,收获成长。

  重塑组织架构,充分运用办学自主权

  校长职级制释放的最大红利就是赋予校长更大的办学自主权。“枷锁”打碎了,“权力”下放了,校长有了自由“跳舞”的平台。怎样把“权力”用好?我的体会是,校长必须重塑组织架构,让渡权力。

  5年来,我们沿着学校发展规划的线路图,以建立现代学校制度为契机,重塑组织架构和工作流程,推进学校理事会、校务委员会、教职工代表大会、家长委员会建设。以“四会一章程”为主体的现代学校治理基本架构初步形成。2013年,我们以“质量”“制度”“课程”为学校发展的关键词,推进了239个管理项目,修订完善了96项管理制度,一步步把“分校负责制”转向“年级部负责制”,在“条块结合,以块为主,线面并行,以面为重”管理模式的基础上,逐步构建“线面融合、条块联动”的工作新格局,推进以班主任、教研组长、学生班长、职员干事为核心的四个“作业组”建设,形成了“后勤围着前勤转、科室围着年级转、领导围着教师转、教师围着学生转、全校围着育人转”的校本管理架构。

  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最深的是,校长要担当好领导者、谈判者、诊断者、实践者等不同角色,这些角色的变换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力图使学校这个“生命体”的能量和信息能够与外界自由交换,使其能够自我呼吸、自我生长、自我担当。校长在各种角色的不断变换中,内生动力源源不断地被激发出来,就会“被迫”走向自身的专业化发展之路。

  回忆我13年业务局长的经历,我一直是在“指挥”“命令”“敦促”别人如何当校长。当了5年校长,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自身的专业化成长。这种成长,来自于个人的一线教育实践,更来自于校长职级制培育的丰厚土壤。在这里,我找到了一名校长的职业乐趣——探究。在对教育规律、师生成长规律、科学管理规律的探索中,我开始找到了校长专业成长的尊严与力量。

  记得任校长两年后的2013年12月19日,山东广播电视台一名记者就校长职级制来校作专题采访,“冷不丁”地向我提了一个“二选一”的问题:“当局长还是当校长更能够实现您的价值?”“当然是当校长了!局长是个行政职务,很大程度上得服从各级的安排。当校长能够让我领着一群人实现自己的教育梦想。”

  陶行知先生主张教育要“先行而后知”,如今,我对这句话似乎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作者张景和 系山东省昌邑市第一中学校长)

  《中国教育报》2016年6月8日第8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李柯}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