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校长讲坛> 正文

一名村小校长的心声

www.jyb.cn 2016年11月16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在城镇化进程中,农村学校的学生逐年减少,学校规模也不断缩小,大量农村学生向县城、乡镇所在地的中心校集中。许多人认为,这些农村学校可能会成为被遗忘的角落。然而,“西部乡村教育支持计划”“薄弱学校改造项目”“西部计划”“三支一扶”等政策的不断落实,为乡村教育注入了新的活力,农村学校办学水平逐年提升,群众满意度持续上升。

  我所在的王川小学,位于甘肃省静宁县西部偏远乡镇甘沟镇,是一所在校生仅有40人的村小学。通过近几年修缮校舍、硬化场地、美化校园,学校技术设施建设和办学水平得到了跨越发展。我校还实施了薄弱学校改造项目,对教师宿舍、学生教室进行了修缮,硬化了主巷道路面,修建了通向花园的小径,用砖铺了院子,新建花园两处,新建种植园一处,改扩建植物园两处。现在的校园,古朴的青瓦,雪白的墙壁,干净的院落,红花满园,四季常青。雨天一身泥,晴天满园土的现象已成为历史。

  这些年,在良好的外部环境支持下,我们着力创建书香校园,全面开放图书室,大力发展特色教育。学校建立文化宣传栏两处,文化墙三处,处处充满文化气息;学校图书藏量1884册,生均图书47册,生均图书比值远远超过城区小学;我校以二胡为特色,足球、象棋、书画等社团活动全面有序开展,完善了音体美室,篮球、足球、排球、羽毛球、跳绳、软垫等,如果想玩,应有尽有;教学设备得到完善,每间教室都安装了先进的电子白板,与班班通网络资源对接,实现了网络远程教学;建立了计算机室,生均每12人可以使用1台电脑;还有每天那一个鸡蛋、一包牛奶、一块面包的营养餐。这都凝结着党和人民对孩子们的关爱。

  记得刚刚大学毕业时,和大多数在岗乡村教师一样,我从城市走向农村,从大学校园走向小学校园。乡村的夜晚静得有些可怕,宿舍昏暗的灯泡下面,摆着一本教科书,一本教案,还有一摞厚厚的作业。为了第二天的教学,还得加班,写呀,改呀,批呀,直到自己觉得满意为止。吃的呢,因在大山深处,离乡镇集市比较远,每到周日就得准备好一周做饭用的菜和干粮。同事中间流传着一句话:“周一周二大吃大喝,周三周四凑凑合合,一到周五没吃没喝。”可就这样,一干就是12年。

  2014年秋,改变我人生的机会有了——35岁以下的教师可以报考警察岗位当警官,远离这寂寞之地。起初我心动了,在乡教委开了证明,怀里揣着介绍信,准备去人事局报名。但当我看到校园的巨大变化,想到12年来那一路的艰辛以及孩子们期盼的眼神,还是选择了坚守。

  这两年,随着国家和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对农村教育的日渐重视,我更坚定了信心,并且经过向专家学习,明白了小规模学校不但是当前我国农村教育的现状,而且办好这类学校也是我国教育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

  随着科技飞速发展,农村互联网日益全面覆盖,交通运输越来越便利,偏僻已不再是学校教育发展的制约因素。各种教育资源、信息、资料都随手可得,农村孩子能够和城里孩子一样共享教育教学优质资源。相比之下,农村小规模学校还有自己的独特优势:农民善良,民风淳朴,没有网吧、酒吧的影响,农村乡土气息浓,传统文化根基深。“小班小校”又是现代学校的基本面貌,不少欧洲国家小学的设置标准就是100多人。在农村,小规模学校与家庭、乡土和社区的关系密切,更利于实施生活教育,做有根的教育。就拿我校来说,全校共有教师7名,学生40名,平均每6名学生就拥有一名教师资源,教师有时间和精力手把手、因材施教地教好每一名学生。

  静宁是国扶贫困县,我们这些小规模农村小学承担着贫困家庭子女的教育工作,我们的认真工作,直接关系到教育扶贫的实际效果。“中国的根基在农村,农村的希望在教育”,作为一名工作在农村扶贫前沿的教育工作者,我对农村教育的明天充满信心,有理由、有义务扎实工作,为扶贫攻坚、全面进入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努力工作。(作者系甘肃省静宁县甘沟镇王川小学校长)

  《中国教育报》2016年11月16日第5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罗彦琳}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