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研究 > 专家论道> 正文

汤敏:政府如何应对慕课

www.jyb.cn 2015年11月18日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政府如何应对慕课

——访国务院参事、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

  慕课所涉及的领域,都是在政府深度参与和主导的教育领域。比如大学、研究院、各级各类终身教育机构等,都有着慕课的身影。可是这些领域是意识形态、宣传教育、公共财政等的重要领域,影响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政府的参与和主导是不可避免的。能否对慕课这一新鲜事物进行科学、有效管理,是检验教育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的一个重要方面。汤敏对这些问题,有深入的思考。  

  记者:政府为什么要关注慕课的发展?

  汤敏:当慕课大规模推广应用时,必将会有千万量级的网民参与。慕课在全球迅速普及,将直接或间接地改变一个国家的教育观、学术理念,不得不引起注意。同时,这些数据的价值是不可估量的,也是涉及数据主权的。国家应当充分考虑在线教育数据的潜在价值,努力建设并推广应用我国自己的慕课平台,避免过度依赖国外产品。但是,面对慕课大潮冲击,目前国内很多企业、高校、教育机构参与多是自发性的,缺少顶层设计和战略安排。  

  记者:其他国家的政府重视慕课的发展吗?

  汤敏:各国政府都在把目前的教育变革上升至国家层面。韩国宣布将废除纸质教材。日本大学本科毕业要求的124个学分中,可以通过“远程教学”取得60个学分。美国总统奥巴马2013年曾表示,希望在未来4年内,有99%的美国学生通过互联网完成教育学习。  

  有学者提出,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作为政治和战略资源应该引起国家的高度重视。  

  记者:不适当的管理会造成什么后果?

  汤敏:慕课毕竟只是一个传播工具,是一种教育的方式与技术,与互联网、计算机、网店等大体上是一样的。通过慕课会引进一些国外的优质课程。考虑到一些文化因素,可以先引进科技类、技术类、知识类的课程。必要时可以组织专家审查,把意识形态很强的课程排除在外。慕课刚刚开始发展,很多的方法都还在试验中,很多的问题需要进一步了解。管得过严、过死,就会阻碍慕课的发展,说重一点,有可能使下一代失去掌握世界一流知识的机会。  

  记者:对待慕课,政府该干什么?

  汤敏:正因为慕课是新鲜事物,有可能介入其中的网民数量庞大,涉及方方面面,政府应该承担起对慕课的管理使命。  

  第一是做好顶层设计。有关主管部门应当提前考虑在我国发展慕课的战略问题,尽快出台推进慕课发展的指导思想、框架原则。政府的重点应该是根据我国国情,以解决国家与企业发展最急需的而市场又解决不了的问题为主。  

  二是允许试验,鼓励试验。有关部门应该鼓励试验,特别是跨界的试验。创新往往是跨界的,应该允许非教育界的机构与人参与小规模的教育试验。  

  第三是组织对各种试验的评估。这些评估最好由有关部门邀请第三方独立进行,避免利益冲突。最好有两个以上评估,且同时独立进行。  

  第四是关注农村,关注贫困地区,关注弱势群体。如果让市场的力量自然地推动下去,慕课一定是先走“高大上”的路,先好学校,先一线城市,先优秀学生,慢慢地推广到二线城市,推广到县城,最后才能普及到乡村。现在的一种说法是,新的一代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从小就熟悉网络的一切。但是,现在的原住民只是城里的孩子。建议政府利用行政的力量,让这些技术尽早地惠及农村学校,用慕课的方式先解决贫困地区的师资不足等问题。取得了新发展、开发出了新产品,政府有关部门要先想到如何很快地引到农村去。这条路会很长,很曲折。  

  第五是提供一定的资源。慕课的试验需要一定的资源支持。政府的政策与资源应该来弥补市场的不足,支持和引导一部分的试验在贫困乡村的教育、农民工培训以及有很大社会价值但短期内看不到很大商业价值的领域进行。政府可以通过服务外包的方式,引导一部分社会机构参与试验。  

  第六是开始逐渐建立一些规则,推动慕课方式在较大范围内推广。比如,教育部已出台《关于加强高等学校在线开放课程建设应用与管理的意见》,推进在线开放课程学分认定和学分管理制度创新,让选慕课的学生可以得到学校的学分。组织“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认定,等等。其实,还可以尝试,经过认证的课程可以在我国任何一所大学中给予学分。同一门课学生有权选择慕课,也可以选本校老师开的课。只要考试合格,在获得学分上应该一视同仁。  

  第七是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教育部门应该与电信部门合作,优先解决所有学校宽带接入问题。对于特别难入网的山区学校,一些教学点,可以考虑通过卫星接入。可以考虑把发免费课本的经费转成发平板电脑。数字鸿沟问题已成为国际反贫困领域非常关注的问题,推广电子书包有助于解决贫困地区与贫困学生的数字鸿沟问题。  

  第八是保护竞争。慕课正在挑起一场新的教育革命。不排除有一些人担心自己的工作机会被替代,习惯于传统教学方式的一些老师对这些新的教学方式有抵触情绪。政府应该鼓励有创新能力的学校与老师去创新。要保护竞争,防止一些人用行政手段,用手中的权力来阻止新的教学方法的进入。  

  记者:在慕课这个领域,政府不该干什么呢?

  汤敏:对慕课的管理,也应该遵循这一思路,市场能干的让市场干,社会能干的让社会干。   

  第一是不该过早地大规模推广,甚至强行推广慕课。应该大胆、大量试验,小心谨慎推广,让市场慢慢形成,“让子弹飞一段时间”。  

  第二是不要过早地定出过多与过细的规则。这个领域变化特别快,很多问题我们现在实际上还看不清楚,对慕课教育还有一个逐步认识的过程。过早地制定出过多、过细的规则,会扼杀很多创新。  

  第三是尽可能减少一刀切式的政策。我国幅员辽阔,各地情况差别很大,可以让各省进行试验,逐渐制定本省的政策。在国家层面,更多的是组织交流各地成功与失败的案例,总结经验。香港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教授把内地各地方之间的经济竞争解释成改革开放30年中国取得重大成就的一个关键点。慕课改革也可以借鉴这种方式,通过各地的试验与竞争,自下而上慢慢地形成一些全国统一的规则。有些地方的特殊规则,可以根据实际情况长期存在。(记者 杨桂青) 

  【本系列阅读提示】  

  6月3日七版 《慕课对传统教育有何冲击》

  6月17日七版 《慕课能实现教育公平吗》  

  7月15日七版 《高考改革让慕课“生正逢时”吗》  

  9月23日四版 《慕课真能免费吗》 

  《中国教育报》2015年11月18日第7版



【字体: 】【打印】【发表评论】【推荐】【纠错】【关闭
{编辑:刘继源}

教育信息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教育报刊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XX(非中国教育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如作品内容、版权等存在问题,请在两周内同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10)82296588

细览版权信息